王熙凤居住环境描写,《红楼梦》中人物居住环境与性格有关联性吗?

。@唐清泉。
我欧女神对大观园的流水山石设计、室馆命名和红楼梦中主要人物的关系做了很多研究。详见『大观园专题』。

【王熙凤论文】论王熙凤--圆形人物的性格及其悲剧

摘要:曹雪芹的不朽巨著《红楼梦》,是我国封建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成功塑造了一大批个性鲜明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书中,作者极尽笔墨,真切刻画出了王熙凤这一封建王侯家族女管家的圆形人物形象。王熙凤既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坏人,她是贾府这座封建大厦不可或缺的支柱,也是严重腐蚀这支柱的蛀虫,同时集美丑、善恶于一身。作者通过不同的事件,将王熙凤的美貌、口才、心机、干练、毒辣等表现得淋漓尽致,人物跃然纸上,其命运悲剧的根源和意义更令人深思。
关键词:《红楼梦》;王熙凤;圆形人物;性格;悲剧。
引言。
曹雪芹的不朽巨著《红楼梦》,是反映我国封建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成功塑造了一大批个性鲜明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以“使闺阁昭传”为主旨,谱写了一曲曲女子的赞歌,在“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群芳髓(碎)”的人物命运中,揭示了这些女子梦起梦破,难圆难续的人生悲剧。在《红楼梦》女性群像中,王熙凤可谓独树一帜,光彩夺目。她既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坏人。作为《红楼梦》典型的圆形人物,美丑互渗原则在这一人物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她深刻的命运悲剧,还蕴含着作者思想意识上和人生体验上的悲切感受。
一、王熙凤其“美”其“才”。
“不朽的艺术形象是一面集中的镜子,它不仅不减弱原来的颜色和光彩,而且把它们集中起来,凝聚起来”(雨果《克伦威尔序言》)。在王熙凤未出场之时,作者就借冷子兴之口对其作了介绍(第二回):“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极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第六回)时又从周瑞家的口中对她作了一番侧面描写:“这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出场时通过林黛玉之眼(第三回),作者对她的肖像作了详细的描述:“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袖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色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掉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曹雪芹用画家的三染法在前几回就对王熙凤作了极力渲染,而在第十一回“见熙凤贾瑞起淫心”等,通过贾瑞等人之眼的侧面描写,着力突出凤姐之美。脂砚斋也一再评出:“传神之笔,写阿凤跃然纸上,”“所谓‘绣幡开遥见英雄俺’也”……所以,把她比作“冰山”上的“一只雌凤”,借秦可卿之口将她称为“脂粉队里的英雄”。在此,作者大笔墨描写王熙凤的外形美,同时与其“美”相联系的,还着重写了王熙凤“都知爱慕此生才”的“才”。
凤姐之“才”首先就表现为“好刚口”的口才。她出场一开口就与众不同(第三回):“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的打量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这短短几句话,既有对林黛玉的恭维,又有对贾府众姐妹的关照,同时也不忘讨好“老祖宗”,这一席话可谓“一石三鸟”,果然是“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
在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王熙凤超常的语言才能以及应变能力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王熙凤一见到刘姥姥便责怪她不经常来走动。意思是说,我们是亲戚,亲戚之间本应该多走动的,而你不来就是你的不对了。点明了她和刘姥姥之间的亲戚关系,也拉近了她和刘姥姥之间的距离。王熙凤对刘姥姥的来意心知肚明,在刘姥姥诉说家道艰难走不起亲戚的时候,也不失时机地向对方告艰难:“不过赖着祖父虚名,作个穷官儿,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何况你我?”王熙凤尽量贬低自己,一方面可以使自身利益不受损失,而另一方面又不至于得罪对方。在短短几句话里王熙凤既表现出在年逾半百的穷亲戚面前的谦逊,又维护了自己的利益,这充分表现出她超乎常人的语言才能。
这位琏二奶奶在老太太面前“插科打诨”的能力也是一流,常逗得贾母开心大笑,连下人们也爱听琏二奶奶讲笑话。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琏二奶奶的一套“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引得说书的女先儿也不禁感叹:“奶奶好刚口。奶奶要一说书,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没了。”而击鼓传花时,“小丫头子们只要听凤姐儿的笑话”,一个“聋子放炮仗”引得众人大笑。凤姐的诙谐风趣在《红楼梦》中是不胜枚举,俯拾皆是。凤姐的好口才无疑也是博得贾母宠爱欢喜的重要原因。除了口才之外,王熙凤还具备了一个当家人最出色的组织管理才能。
“裙钗一二可齐家”,虽平素争强好胜,爱揽事,好卖弄才干,也是因为王熙凤自身具备这种能力。最典型的就是“协理宁国府”第十三回。她对宁国府的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事无专职,临期推诿;需用过当,滥支冒领;事无大小,苦乐不均;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的五大弊病,条分缕析,深中腠理。她一眼看出了宁府纷乱的问题症结所在,并在办理事务时“挥霍指示,任其所为”,把混乱不堪的宁国府“筹划得十分整齐,于是合族中上下无不称叹”,显出她“洒爽风流,典则俊雅,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表现了她那出色的组织管理才能。并有脂批道:“写凤姐之珍贵,写凤姐之英气,写凤姐之声势,写凤姐之骄大。”在这些地方作者和评者对王熙凤给予高度赞美,王熙凤这种处理事务的才能,在大观园里确是出类拔萃,不但是贾府中尤氏、邢夫人、王夫人之类所望尘莫及,即使贾赦、贾琏、贾珍一类的“须眉男子”也是瞠乎其后。
二、王熙凤的性格特征。
作为《红楼梦》中一个立体可感的人物形象,王熙凤其“美”其“才”得到了曹雪芹的赞赏和肯定,而她性格的“丑”和“恶”也是被鞭笞和批判的,美丑互渗在这个圆形人物身上展露得尽致淋漓。
在曹雪芹笔下,王熙凤的性格里既有自然属性,也有社会属性,是善恶共存,美丑兼具的。
首先,在王熙凤的性格世界里,既有自然属性的一面,也有社会属性的一面。在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曾有脂批曰:“阿凤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声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故只有‘柳藏鹦鹉话方知’之法。略一皴染,不独文字有隐微,亦且不至污渎阿凤之英风俊骨。”这说明凤姐既有“着意于风月”的自然属性,又有“英风俊骨”的社会属性,否则王熙凤便将不成其为王熙凤,就不是她的为人了。
由此看来,王熙凤并不是完全所谓的“风月人物”。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写道,贾琏的情人多姑娘留下的头发被平儿发现,藏了起来,救了贾琏。贾琏趁机求欢,平儿不肯,跑到窗外。贾琏骂凤姐是“醋罐”并说:“她防我像防贼似的,只许她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她就疑惑,她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不怕我吃醋了?以后我也不许她见人!”平儿回答:“她醋你使得,你醋她使不得。她原行得正,走得正,你行动便有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她了。”这说明贾琏和凤姐都和异性交往,但性质完全不同。贾琏一心寻花问柳,凤姐一心拉帮结伙。贾琏关心的是情欲,凤姐关心的是权欲。可以这么说,与异性的交往凤姐是放纵而不放荡,风流而不淫荡,蛮横霸道而不红杏出墙。
王熙凤的性格又是善恶兼具的。王熙凤在《红楼梦》里办的头件大事就是毒设相思局,害死贾瑞(第十一、十二回)。如果说贾瑞的死也是由于贾瑞自身的无赖品行招致的恶果,王熙凤的手段有几分“自卫”维护其二奶奶的管家主子尊严,那王熙凤“弄权铁槛寺”逼得一对有情人自尽,就是她金钱、权力欲望的膨胀(第十五、十六回),而“闻秘事”将“苦尤娘赚入大观园”,“弄小巧用剑杀人”(第六十七回至六十九回)则真是十恶不赦。在如何对付尤二姐事件上,王熙凤的心机表现得尤为突出。一得知贾琏偷娶尤二姐,她马上讯问家童,进而打听到尤二姐的住处。王熙凤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这位“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的凤奶奶,一面赶到尤二姐住处,对尤二姐甜言蜜语,骗取了她的同情,使尤二姐“认她作是个极好的人”,把二姐骗入贾府住进了大观园,控制在自己手中;另一方面,派人打听尤二姐的底细,并指使家奴怂恿张华到官府告状,然后借机大闹宁国府,却说自己用了五百两银子平复了此事。
在贾母面前,她搬弄是非,却又假装好人,骗过了贾母,也骗过了贾琏。在尤二姐面前,她以姐妹相称,背地里却唆使丫头欺侮二姐,并怂恿秋桐咒骂二姐,借剑杀人,使尤二姐生不如死,最终逼其吞金自尽。在整个过程中,王熙凤两面三刀,阴险毒辣,工于心计的个性得到充分展现。当然,如果不是贾琏三心二意,喜新厌旧,凤姐也不会打翻“醋坛子”如此,贾琏是逼死尤二姐的罪魁祸首,第一责任人;但从人道主义角度来说,王熙凤的一连串计谋却是害死尤二姐的直接动因,王熙凤对其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这种“恶”和“丑”并不是王熙凤性格的全部,在她身上也同样具有“善”的本性。
在巧姐的判词中有一句“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第五回),在这句词中作者突出的“济”,因为有了王熙凤“济”之善举,才有了刘姥姥救巧姐之福报。虽然王熙凤对刘姥姥的捉弄可划为“恶迹”,但对刘姥姥的接济却应该确认为善举。当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对于这种疏远的转弯亲,凤姐一次就给了二十两银子(第六回),待刘姥姥进大观园时,凤姐与鸳鸯合计对刘姥姥恶作剧,也不过是凤姐和鸳鸯想借此为贾母及其他夫人、小姐们凑些笑料罢了。直至刘姥姥回家去,王熙凤更是为这村妇多方打点(第四十四回)。由此可见,我们就能更客观地理解判词中刘姥姥感恩报德了。王熙凤与平儿的关系也是善恶兼济的。作者借李纨之口称平儿是王熙凤的“一把总钥匙”,“两只膀子”(第三十九回),来说明她们之间的关系。
凤姐在荣国府位高权重,她自己都深知多行不义,在众人中很孤立,有不少人在背后嚼舌,只有平儿对她永远忠心耿耿。平儿对凤姐无微不至的照顾,千方百计的呵护,眼到心到的关爱,聪明的凤姐比谁都清楚。凤姐这个最讲究权势的人,经过长期跟平儿风雨同舟,已“多年主奴成姐妹”。虽说“凤姐泼醋”打了平儿,但凤姐之后却又愧悔不已,并当着众小姐给平儿赔不是(第三十九回)。在探春理家(第五十五回)平儿对王熙凤称“你”被凤姐挑刺,平儿却回答:“偏说‘你’!你不依,这不是嘴巴子,再打一顿,难道这脸上还没尝过不成?”平儿不管是开始无意还是后来有意地在称呼上打破主奴界限,都不是犯上作乱,正是平儿对她的深情表露。所以,凤姐听了平儿的话后,立即示好说:“你这小蹄子,要掂多少过子才罢?”然后,凤姐邀请平儿跟自己同桌吃饭。这等于承认平儿对她叫“你”是对的,她们是平等的姐妹,可以同桌共食。此时平儿“屈一膝于炕沿之上,半身犹立与炕下”,陪同凤姐吃饭。凤姐想打破主奴界限,平儿仍严格遵守主奴界限,这是个温馨而又有礼法的场面。王熙凤对宝玉、黛玉、迎春、探春、惜春等人的关心照顾,以及跟大观园里大丫头们的关系,也是善为多,而恶极少。即使她与邢夫人不和,她仍怜惜邢岫烟“家贫命苦,比别的姊妹们多疼他些”(第四十九回)。
抄检大观园,作为执行者的王熙凤,却基本站在王善保家的对立面。对探春的抗抄、晴雯的激愤、入画的哭诉她都抱着同情的态度(第七十四回)。所有这些都证明,王熙凤绝非全恶,而是善恶集于一身。
从伦理角度来看是善的恶的,从审美角度来看就应该是美的丑的。所以,王熙凤的英风俊骨、聪明才智,王熙凤的性格世界,又是美丑兼具,美丑互渗的。
王熙凤的性格并非是单一的,而是多方面的,无论她善或恶,美或丑,都是围绕其性格核心而波动。王熙凤的性格核心便是她的权势欲和金钱欲,她所有的性格表象,情感变化,都由她的权势欲和金钱欲而支配而变化。她作恶,固然是为攫取金钱、权势;行善,则因为她有钱有势。她卑谦恭顺,俯首贴耳,是在邀怜取宠,巩固权势。她心高气傲,争强好胜,怡然自得,情致勃发,是顺利得势时的表现;她心灰意懒,畏葸难前,赧颜生愧,着气含悲,是受挫时的表露。正是这种对金钱和权力的贪求构成了王熙凤性格的稳定因素。
三、王熙凤形象的动态性和开放性。
邓遂夫在《红楼梦主题辨》一文中,曾经提到《红楼梦》的主线是宝黛的爱情和婚姻悲剧,即《红楼梦》的明线,还有一条暗线同样是贯穿全书,即贾府的盛衰。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当家人,其美丑、善恶都是围绕其性格核心的权势欲和金钱欲而波动,而权力和金钱的得失,则与贾府盛衰直接关联,这就决定了王熙凤形象发展具有动态性和开放性。
王熙凤作为封建家族的成员,荣国府的当家人,她始终与她所处的那个贵族家庭的兴衰存亡同步发展。张泽芳曾在《王熙凤性格结构论》一文中说:“王熙凤的专横跋扈、敛财无度,激化了贾府的内部矛盾,加速了贾府的衰亡。而贾府由盛而衰的演变,又促成了她性格的演变。与贾府的兴盛—衰微—瓦解的过程一致,王熙凤的性格也发生了强横—消歇—绝望的变化。”。
从《红楼梦》的情节发展来看,王熙凤在《红楼梦》里的重要性是不亚于贾宝玉的。王昆仑在《王熙凤论》中说:“《红楼梦》在家族内部生活结构中少不得王熙凤这一根从屋顶置于地面的支柱。如果把王熙凤这一人物从书中抽了出去,《红楼梦》的全部故事结构就要坍塌下来。”王熙凤的命运与贾府等四大家族的兴衰休戚相关,而且每每关键之处,还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开始的故事情节中,首先展现于我们面前的就是王熙凤。作者通过刘姥姥的“头悬目眩”和“屏声侧目”把贾府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豪华气派和王熙凤这位管家奶奶的风致神逸,凛凛威严相互映衬地展现出来。第十一到十五回,“毒设相思局”、“协理宁国府”、“弄权铁槛寺”等情节,作者对这个“脂粉队里的英雄”从人品到才干乃至内心世界都进行了深入的刻画。这是王熙凤权势上最为得意之时,也是贾府等四大家族至盛至兴之时,因为“母舅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直到第五十三、五十四回,“除夕祭宗祠”、“元宵开夜宴”、“效戏彩斑衣”,这里就到了全书的转折点。俞平伯说过“《红楼梦》下半部的开始,我认为应该在五十四、五十五回之间,即到此五十五回已进入下半部”,“以后便要急转直下了”。脂砚斋也批道:“家族自此‘恰似黄钟大吕后,转出羽调商声’。”而与之相应的便是王熙凤,一向口齿伶俐的她到此时也开始显出言拙口钝,其笑话中的两个“散了”也道破了“清商变徵之声”的到来。第五十五回一开篇就是“凤姐便小月了”,贾府也从此进入了多事之秋。贾府内部各种矛盾相继爆发,家道逐步衰微,王熙凤身心已明显交瘁,部分权力不得不被探春、李纨所取代。虽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贾府的架子尚未倾倒,王熙凤也在强硬支撑,开始觅求抽头退步了。第六十一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平儿对凤姐也是极力相劝“得放手时须放手”时,凤姐也只好说:“随你们罢!没得怄气。”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王熙凤无辜受了邢夫人的气“不觉得一阵心灰,落下泪来”。这些表现都反映出王熙凤心灰意懒,觅求抽头退步的思想情感。在抄检大观园时,她甚至对王夫人指派的事也采取了消极、敷衍的态度,大不似以前那么热心卖力、杀伐决断、骄悍飞扬了。
最后,应该是曹雪芹遗失的后半部原稿,透过前八十回的暗示,仍可窥其大概。在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脂砚斋评语透露,在遗失的原稿中有一回为“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可知这时贾府已濒临败落,王熙凤已感到天命难违却还在苦苦支撑。最终“家亡人散各奔腾”,冰山消融土崩瓦解,王熙凤这只冰山上的雌凤,在这场灾难中跌得最重,遭遇最惨。她先是获罪入狱,出狱后亦为家人所不齿,干着扫雪之类的苦役,又被贾琏休弃。“哭向金陵事更哀”这样的惨败巨变,带给王熙凤的只能是绝望、痛苦。因此,“可以说王熙凤伴着贾府的兴衰走完了她的人生历程,完成了她由强横到消歇到绝望的性格发展史,它印上了时间的轨迹”(张泽芳《王熙凤性格结构论》)。
王熙凤形象的动态性和开放性还表现在她能因人因事因境而异,呈现出不同的情致风貌,突显出不同的性格特征。特别表现在她对待几种不同的奴才所呈现出的不同性格特征。王熙凤既是荣国府的管家奶奶,她的重要任务就是管理奴才。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写凤姐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遇到两次“老奴才”闹事:宝玉奶妈李嬷嬷公开闹事;赵姨娘背地调唆贾环。这两件事都似乎不与凤姐相干,她却主动揽事,重磅出击,雷厉风行地处理。对李嬷嬷和赵姨娘这两个所谓“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的人,凤姐采取完全不一样的处理方式,对李嬷嬷,善意的哄,软中带硬的劝;对赵姨娘,恶意的训,劈头盖脸的骂。王熙凤对赵姨娘这个正牌姨娘满面秋霜,后来却对“准姨娘”袭人满面春风。袭人归家(第五十一回)凤姐帮其打理得井井有条,只是因为袭人是王夫人的人便对她高看一眼。三个奴才三种处置,生动地显示了凤姐以利益关系为中心的动机。说明凤姐的执政重心是:贾母为中心,一切考虑贾母的好恶,兼顾王夫人和宝玉的需要。
作为《红楼梦》中典型的立体可感的圆形人物,王熙凤形象的发展与家族盛衰休戚相关,其性格命运的悲剧,也体现了家族和社会的悲剧。
在《红楼梦》这座珠光闪烁,眼花缭乱的艺术宫殿里,曹雪芹不仅向我们展现了世上钟灵毓秀的罕见之美,而且又包含着辛酸描述了这稀世之美被无情地揉碎毁灭的过程。贾府的衰败是整个封建社会走向末世的一个缩影。而这一历史进程是通过一大批人物的个人悲剧表现出来的,王熙凤的悲剧恰恰是其中之一。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里第五回王熙凤的图案上“便是一片冰山,上面有一只雌凤”,而她的判词曰:“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可见王熙凤虽有才有勇,但她依靠的乃是一座冰山!冰山的消融就决定了她终将会精疲力竭,不得不拖着一声凄厉的哀鸣而沉沉坠落,最终“哭向金陵事更哀”。
再说[聪明累]曲,“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可见,王熙凤的命运不像“金陵十二钗”的其他女子那样,家族衰,她们悲,家族兴,她们也悲,而王熙凤的命运是与家族兴衰同呼共吸的。
一方面,家族的衰落、社会的崩溃决定了王熙凤悲剧命运的形成;另一方面,王熙凤命运的发展线索又集中体现了家族、社会败落的全过程。所以说,她的悲剧反映了家族的悲剧和社会的悲剧。这是曹雪芹为王熙凤设定的结局。
王熙凤悲剧的实现,首先就是由其性格造成。王熙凤的性格核心即无止境的权势欲和金钱欲。她千方百计地抓权,抓钱,擅长通过抓权获得钱。她用贾府众人的月钱银子放高利贷,协理宁国府顺手牵羊捞三千两银子,害死一对青年未婚夫妻。她在治家除弊之时,又一味地满足自己的贪欲和权瘾,中饱私囊,腐蚀家基,王熙凤起着支柱作用的同时,又起着蛀虫的作用,最终与这座倒坍的大厦同归于尽。所以王熙凤既是贾府不可缺失的支柱,但她作为一位当家人,其反动性、腐朽性又从内部腐蚀着这个家族,动摇着这座封建大厦,在末世冰消之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厦倾倒,而且因为自己“聪明累”对大厦倾倒倒推了一把,最终自己也跌得惨重。
另一方面,在这个封建夫权的社会,王熙凤因为千方百计的跟丈夫的外遇斗争,犯了“嫉妒”罪,而“嫉妒”在封建道德里属七出之首。王熙凤经常为贾琏寻花问柳的事吃醋,被叫做“醋罐”、“醋缸”、“醋瓮”,逼鲍二家的上吊、逼尤二姐吞金……这几件事东窗事发,特别是尤二姐之死的来龙去脉一旦弄清,就成了贾琏跟她彻底决裂的理由。在等级森严的贾府中,王熙凤缺乏一般女子的三从四德,也没能为贾家生下一个用以传宗接代的男孩,她少有仁慈宽厚,对下人非打即骂,到处卖弄才干、权势。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一个本需要依附丈夫才能生存的封建女性,想要争取到与丈夫平等的地位是注定要失败的。妇女要求自由平等,渴望展现个人才能,这些要求都是合理的,但实现这些要求需要一个全新的社会环境,个性与自我的解放需要以推翻整个封建统治秩序为前提,仅靠个人的聪明与手段是无法实现这一目的的。王熙凤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她既是夫权的反对者也是封建统治秩序的维护者,她希望凭借几个封建家长的宠爱来维护自己在贾府的权威,她试图通过对别人的伤害来使自己避免受到伤害。她的性格及所处的环境共同决定了她最终只能以悲剧命运收场,王熙凤的悲剧代表了当时一类女子的命运。
“末世女强人”王熙凤身上对封建男权压迫社会下的女性传统价值观的失落,甚至裂变的性格,决定她的结局必然是被男权所抛弃。而她所依附的封建王侯家族,也是末世冰消、厦倾灯尽。这个悲剧结局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是由其所处时代决定的。
结论。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一方面通过对王熙凤形象美丽、泼辣、伶俐、干练等特征的描写,热情讴歌女性的聪明才智;另一方面,又表现了对王熙凤善于算计、心狠手辣等的批判,揭露并鞭笞了其作为封建主子的罪恶本质。但从作者给王熙凤设定的悲剧结局中,还蕴含了作者对这一人物命运的深切同情,和作者思想意识、人生体验上的悲切感受。

2020湖南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名师复习(一)

1.学习目标。
小说部分共六篇作品。其中重点作品五篇,泛读作品一篇;六篇作品中古典小说一篇,现代小说五篇,现代小说中包括外国小说三篇。通过六篇小说的学习,要求掌握:(1)小说写作的基础知识;(2)提高阅读与分析小说作品的能力与水平;(3)了解并掌握有关作家的基本知识。
2.学习建议:。
(1)一定要认真阅读小说原文,夯实基础。这点要求好像是老生常谈,毫无新意,但是这是自考学习掌握任何一门课的基础,不认真阅读教材,是无法学好这门课的。因此,要在扎扎实实阅读教材方面下功夫。
(2)认真阅读课文后面的“提示”。“提示”是我们学习的“纲”。考核的知识点大都在“提示”中有所体现,也就是说“提示”中的内容也就是考试的主要内容。因此要花大力气来弄通弄懂;。
(3)在对课文掌握,弄通弄懂“提示”的基础上面,再多做些练习题,学练结合,这才是学习的正路。
(4)阅读掌握《小说的特点与欣赏》。
3.学习的难点与重点。
每篇小说的学习难点与重点见“课文辅导”。
小说部分总的学习要注意掌握:。
(1)小说人物的刻画。
小说人物描写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
描写人物的主要方法有:肖像描写,心理描写,行动描写,语言描写,细节描写;。
(2)小说的情节安排。
小说的情节一般是按照开端,发展,高潮,结局来编排的。
小说的情节发展一般是根据事情的发展顺序来编排的,也经常运用倒叙等手法来编排。
(3)小说的环境描写。
时代氛围:。
社会环境。
人物活动的特定场景。
《宝玉挨打》(重点课文)。
《作家作品》。
曹雪芹清代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代表作《红楼梦》(石头记)。
《红楼梦》以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为背景,以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着重展示了荣,宁二府由盛而衰,对封建社会,封建礼教进行多方面的深刻揭露和无情批判,歌颂了贵族中的青年叛逆者和奴隶的反抗行为,显示出中国封建社会走向灭亡的历史趋势。全书120回。后40回为高鄂所续。
《课文讲解》。
一,本文主旨。
通过宝玉挨打,表现在贵族大家庭中封建正统势力对叛逆者的镇压,反映了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尖锐激烈,揭示了众多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
二,课文串讲。
全文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开始——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介绍宝玉挨打的原因。
一层:“开始——只是怔怔的站着。”应酬贾雨村,应对失态。
二层:“贾政见他惶耸——便忙忙的告辞走了。”贾宝玉与小旦琪官关系密切。
三层:“贾政此时气得目瞪口歪——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贾环的挑拨。
第二部分“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经心服侍细问。”。
一层:“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你们才不劝不成”。
贾政恨打宝玉。
二层“众人听这话不好——我也不管了”王夫人哭劝。
三层“此时里面的人——方渐渐的止住。”贾母来后怒斥贾政。
四层“早有丫环媳妇等——方喏喏的退出去了。”众人将宝玉送到贾母屋里。
五层。众人将宝玉抬回怡红院。
第三部分,众人看望宝玉的情景。
逐一描写了薛宝钗,林黛玉,王熙凤等前来看望宝玉。
《学习要点》。
1,本文选自《红楼梦》。
2,宝玉挨打的导火索与根本原因。
宝玉挨打的导火索有三:不走仕途经济正路;与忠顺亲王府的小旦关系密切,得罪忠顺王府;贾环的挑唆;根本原因:封建制度,封建礼教的忠实维护者与一个叛逆者之间固有矛盾的激化。
3,宝玉的性格特征。
(1)对仕途经济非常反感;(2)同情丫环,不分高低贵贱,(3)与伶人交往,。
蔑视礼教,平等待人,尊重个性;尤其挨打后反而在叛逆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4,贾政的性格特征。
坚定而顽固的封建卫道士,道貌岸然,庸俗迂腐;恪守封建制度,维护封建礼教。同时又是十足的孝子。
5,重点掌握宝玉挨打后,从各人不同态度上,来揭示个人的内心世界。
贾宝玉:虽被打,毫无改悔之意。
贾政:不顾亲情下毒手狠打宝玉,贾母的干预,使他陷入“忠”“孝”的矛盾之中。
贾母:封建礼教的维护者,但出于对宝玉的溺爱,表现出亲情居于上风的心理。
薛宝钗:封建正统淑女,表露爱意,但十分矜持得体;。
林黛玉:与宝玉思想相近,对宝玉真爱,情急失态,痴情可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90733.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