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剑舞,在人物体力超强的作品里怎么描写剑术?

现实中的剑术其实不是五花八门的。
标准的各种流派剑术,其实只是在发挥武器形制的特性;。
例如清剑的前置重心(相对于欧剑)的大威力劈砍和大幅度的小臂挪移避免被打手。
迅捷剑的超长剑刃导致致命的突刺距离远比一般的武器多。
长剑的五大秘剑其实只有长剑才可以完美的进行同击。
每个人的剑术,其实都在发挥各自的优势,力量,体重,臂展,根据自身特点在标准剑术里边进行取舍。
超速移动,超级跳跃这种能力只要双方都有,那么对剑术就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就只能凭脑洞了。
影响剑术的因素其实很简单,。
就是剑刃的杀伤力和角色的防御力的平衡,。
如果剑刃砍得动目标几乎所有的部位,就是无甲剑术。
砍得动部分部位,就是有甲剑术。
完全砍不动,那要剑术何用??。

一舞剑器动四方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出自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描述的就是“剑舞”。
“剑舞”又称“剑器舞”,是唐宋时期的民间舞蹈。因执剑而舞,故名。舞者身着战服,手持短剑,呼喝碰击。与优美俊逸的舞姿相辅,时而端庄悠然,时而杀气腾空,给人以特殊的享受。
追根溯源,“剑舞”应与“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典故有关。公元前208年楚汉相争,项羽率40万大军开往咸阳,被刘邦所阻。项羽设鸿门宴,席间让项庄舞剑助兴,乘机杀掉刘邦。幸得樊哙解围,刘邦借机脱身。项庄的“舞剑”,应该就是“剑舞”。
​逝者如斯,今已不能亲见当年“剑舞”之风采,仅凭杜甫诗中所书“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也能窥见“剑舞”神采之一二。
美品大赏:青花釉里红剑舞图鼻烟壶。
光绪年制青花釉里红剑舞图鼻烟壶,器高8厘米,宽3厘米。
周身绘制“剑舞”场景:一人执旗呼喝,两人身着宋代服饰持剑热舞,手舞足蹈、衣带飘飘。身后旌旗猎猎,剑气弥空。
器身青花发色浓艳,略显虚浮,釉里红成色浅淡,局部点染。
底足修胎略不规整,书“光绪年制”青花款。
文物的宝贵之处,就在于其承载的文化符号,即使远隔千年,依然让我们能够隔空触摸。

并不是卖萌卖肉就能为所欲为的——精灵使的剑舞

初看《精灵使的剑舞》这部作品,个人觉得它的设定与《黄昏色的咏使》这类的召唤、契约类作品比较相似,从另外的一些方面看也总会让人联想到细音启的作品。但说实话,个人感觉这部作品与《黄昏色的咏使》仍相去甚远。本作让我联想到细音启,除了这种魔幻精灵的世界观之外,主要是因为本作一个比较大的看点在于男主与自己过去精灵之间的羁绊。但感觉在各个方面,无论是对于世界观的渲染还是对于人物情感的渲染,本作都显得稚嫩了。
武器少女、曾经很强的男主、后宫这三大核心构成了这本小说的主体,虽然在剧情发展的同时不停地丰满世界观,但事实上这些为剧情发展服务的细节也是主流味道十足,并没有让人看到足够的亮点。
至于《精灵使的剑舞》中的人物,始终被拘束在“自我”身上,跳不出一个模子的版刻,灵魂显得十分苍白。只能作性格类型的标本来看,觉不出些新意,只有现轻小说中常有的御姐、傲娇、腹黑、刚毅等等……基本上一个词就可概括其任务人物特色,乏善可陈。在这人物方面的类型良作,轻小说中有谷川流——《凉宫春日物语》系列,后宫类型小说也有西尾维新——《物语系列》等意识流佳作,该上两系列作者较为重视人物各自的思想,而不是由作者自行安排人物反应。
总的来说《精灵使的剑舞》的人物可以说任务种类很多,但是趋近于多而不精,如同是为了这个属性的角色而增加了这个属性的妹子。整部作品的人物就像是杂糅了当前众多时髦角色的人物大全,但是《精灵使的剑舞》又没有能拿出手的绝对角色的存在。作者很努力的给各位角色贴上各色的标签,但是却在最后只达成了标签化的人物,却忘记人物中蕴含的灵魂。
就像人物描写的一样,剧情也是按部就班的一点点的走着。有伏笔,但是并不令人惊叹,伏笔简单易懂。有着期待的妹子们的接连出现,有着杀必死。有主角的主角光环的爆发,当然也有赢在起跑线上系列。总的来讲《剑舞》剧情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主线,围绕着主线稳妥的前进,而作者虽然很努力,但是整体的只能说一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结果。在整体文章的进行的过程中世界一点点的展开,而主角团队从地下感到天上,作者通过不停增加敌对势力的层位和女性角色的数量来不停的延续书的寿命。
总的来说这部作品比起一部独立的作品,更接近于一个时下流行的元素所拼凑的作品。虽然作者很努力想要把这个作品写好,但是不只是因为商业因素的影响还是其他的压力,使得作者在剧情、人物、设定构成的时候使这部作品像这里、像那里,想要把当下时髦的东西都包含上,结果导致一种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精的四不像的局面。这部作品读起来会很爽,因为它对应着当下所有容易接受的元素,但是把这部作品剥离开的话就会发现各部分都和最时髦的作品稍微差一点点,缺少个性是这部作品最大的不足。
我的爱好是读一些经典文学或传统文学,所以对文字艺术的艺术性有着相当强烈的感应。诚然,这篇小说的艺术性是相当令人绝望的——我并不否认轻小说的主旨是“轻松”,能够让人感到毫无压力、读起来有很强的娱乐性,甚至成为一种下班回家令人放松的精神食粮。
笔者对轻小说的的定义——轻松、享受、娱乐。轻小说的轻的确如此,但后缀还有两个大字“小说”。也就是说即便加上了一个“轻”字,我们别忘了这是一种文学,是一种艺术。所以,如果整篇小说单纯地追求放松,追求娱乐而毫无艺术性质那么我们可以将其看为“笑话”。而这部《精灵使的剑舞》则当之无愧地被称之为“笑话”。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本作中的主人公们大多数都是女性,大多数都很不幸地遇上了男主人公,大多数都与男主人公“坦然相见”,大多数都与男性发生过某种令人瞎想的暧昧关系。并且以上的大多数都被作者毫无保留地细细记述在文章中,让这些应该减少分量比重的描写反客为主成为了通篇小说的主旨——肉欲。
轻小说是可以成为令人放松的精神食粮,但是如果把这种通篇记叙色欲、暧昧,并将其无限发扬光大的文章作为食粮,那么我们的读者将会像老舍笔下的祥子一样逐渐失去灵魂,不辨好恶,贪图情欲。坦而言之,我将诸如《精灵使的剑舞》的类型文章列为“心灵泡面”。不说是“心灵鸡汤”是因为它徒有味道而欠乏营养,可定义为精神上的垃圾食品——闲来读读看,不必天天啃,否则必然内伤。

有哪些剑术上的事实,没有一定武学知识的人不会相信?

虽然世人眼中的谪仙都是一把青莲剑打天下的,的确,他对敌也用不着其他的功夫,李白的剑道修为就已举世难寻敌手,还因此有着‘剑仙’的尊称。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盛大的朝代,特别是在开国后的一百多年里,万象更新。两晋南北朝时期那种靡不振的文弱风气被一扫而光,整个社会充满了蒸蒸日上、朝气勃勃的阳刚之气。唐代的文人们不但用笔来歌颂兵刀弓马的军旅生活,写出了大量的边塞诗篇,而且非常喜爱武艺,许多著名的文人都是一手握笔,一手提剑。被誉为“诗仙”的李白,15岁就喜爱击剑,25岁仗剑远游,走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36岁时还“学剑来山东”。他不仅剑术高明,而且善骑马,能射箭。唐代的民间武术在套路化、娱乐化的方向上又朝前迈进了一大步,这突出地表现在剑术方面。唐代以前已经有了娱乐化的种种表现,如在战国时已有叫兰子的宋国人可以同时玩弄七支剑,其间总有五支在空中飞舞,有些像今天的杂技表演。这种表演到东汉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张衡的《西京赋》里有对边走绳索,边做这种抛剑表演的生动描写。到了唐代,持剑舞蹈成为一种社会风气,友人宴饮时也舞剑助兴,如大诗人李白每至酒酣耳热之际便拔剑起舞“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玉壶吟》)“万里横歌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南陵别儿童入京》)。李白的剑术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当他“起舞拂长剑”时,便“四座皆扬眉”。就是体弱多病的杜甫,在年轻时也曾“把臂开樽饮我酒,酒酣击剑蛟龙吼。”(《相从行赠严二别驾》)唐代这种表演性剑术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境地,精通剑术的人很多,其中最著名的剑术家就是裴将军,剑一到他的手中,就像有了生命。《独异志》中对他的剑术有生动的描写,裴将军的剑术、李白的诗和张旭的草书在唐代被人们称为“三绝”。我们应当看到裴将军的剑术与实战已经有了相当的距离,带有明显的娱乐化、艺术化特征,所以能够吸引数千人。剑术与艺术的进一步结合便是剑舞,也可以称之为艺术化的剑术套路表演。唐代的剑舞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大诗人杜甫看了著名的公孙大娘的舞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过了50年后,在看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的表演时不禁回首当年,记忆犹新,写下了千古名篇《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使我们今天似乎还能看到公孙大娘的剑舞如雷霆震怒,蛟龙出水,观众惊讶失色的生动情景。杜甫说,大书法家张旭就是因为常去观看公孙大娘的剑舞而收到启发,草书大为长进。公孙大娘的剑舞因为是舞蹈,需要高度的艺术化加工,自然与军事武艺完全不同,就是斐将军的剑术也与实际的作战技术有较大的差距,这与后来紧紧扣住攻。
防格斗为主题发展起来的武术套路有明显的区别,这说明唐代的套路武术还不成熟。但是武术,尤其是套路武术,需要极为丰富的动作素材,唐代舞蹈的高度发达,特别是武舞达到一个高峰,为后来武术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条件。在今天的世界武术锦标赛设置的20个武术套路项目中,便有男子剑术、男子太极剑、女子剑术、女子太极剑四个套路项目是练剑的,占了全部套路项目的五分之一,剑术讲究“潇洒飘逸、吞吐自如、剑法清晰、刚柔相济”。国际武联从世界锦标赛的项目中向国际奥委会推荐8个武术套路个人项目列入奥运会比赛项目,其中便有女子剑术(另七个推荐项目为男子长拳、男子南拳、男子刀术、男子棍术、女子长拳、女子太极拳、女子枪术)。
在起源于唐代传奇的中国武侠小说中,剑这种兵器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一直是兵器中的王者,符合了剑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地位,风起于民国年间的旧派武侠小说中出现了很多能飞剑诛敌的剑仙和仗剑江湖的剑客,起源于五十年代香港的新派武侠小说的几位大师也十分钟爱于剑,下面谈谈长青眼中的武侠小说中九大著名剑客:。
一:越女。
越女即金庸短篇作品《越女剑》中的越女阿青,因《剑侠传》中称她是来自赵国的,所以也叫赵处女。她可以说是中国有史以来年代最早最著名的一位剑术大家,《吴越春秋》中记载她回答越王“夫剑之道如之何?”的问题时说“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这是一段非常精彩的剑术综论,说出了最上乘武学的道理,无怪越王赞道“当世莫胜越女之剑”。
金庸在《越女剑》中对越女的剑术也有精彩描写,越国的剑士只学到了越女的一丝一忽的剑法影子,便成为了天下无敌的武士,则越女剑法之高,已无需任何赘言。越女在中国剑术史上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到了后世,越女剑法成为了剑法中的一大宗,义守襄阳的大侠郭靖便精于此剑术,越女可说是开创了剑术天地的。
一代宗师,长青列她为第一剑客。
二: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是金庸作品中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从未在作品中真正出现,然而其境界之高,令人无限神往。传下的两个传人更是分别在各自的江湖中大显身手,出尽风头。此傲视群雄之一代剑魔,入榜当无疑义。
且看剑冢独孤遗刻“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乎!”对其剑术无须任何说明,此遗刻足矣!。
三:杨过。
第三次华山论剑的“西狂”,独孤求败的第一个再传弟子。中剧毒在先,断右臂于后,随时可能倒毙于地,正是人生最低谷之际,得遇独孤求败之剑冢。习得了令其扬眉吐气、傲视群雄的玄铁剑法。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个字道出了剑学中的一番新天地,历来剑法无不以千变万化的招数取胜,而玄铁剑重达七十余斤,比战场上使用的长枪大戟尤重数倍,便是臂力再强之人也万难用这柄剑使出什么精妙招数,杨过习剑,未得一招一式传授,完全是在大雕的督促下学得了使用重剑的方法,又在瀑布急流中借助大自然的神威增长剑力,终于悟得了“大巧不工”的剑学精义,杨过使剑完全凭借沛然莫能与御的浑厚内力,在这等内力运使下已不需要任何花巧剑招,随便一劈一刺都威不可当,重阳宫一战,杨过大显神威,潇湘子、尼摩星、尹克西之流总也算是武林中一号人物,在玄铁重剑下竟是不堪一击!金轮法王五轮齐出,还是抵敌不住神剑威力,在玄铁剑下,他的五轮简直如同豆腐一般,杨过以一柄剑压住金轮法王、达尔巴、霍都三大高手,意气风发,十余年后小郭襄听母亲讲到这段往事时仍是不禁悠然神往。
杨过持玄铁重剑几乎无敌于天下,仗剑魔神技,连威震江湖数十年的裘铁掌也败在他剑下,后来又精修到木剑胜铁剑、无剑胜有剑之境界,料想武功已不在当年独孤求败最盛之时,此为傲视武林狂剑客也。
四:令狐冲。
独孤求败的第二个再传弟子,除已隐居的风清扬外“独孤九剑”的唯一传人,在金庸笔下,可以说令狐冲是最符合“剑客”这一称谓的主角,剑客以剑为生命,人剑合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金庸作品中使剑高手虽多,但似乎还没有如此依赖于剑的,郭靖、杨过、张无忌都精于剑术,甚至萧峰在聚贤庄一战中也使用了长剑,但是他们单凭掌力或是使用其他兵器仍然是绝顶高手,唯有令狐冲,一身本领全在一柄长剑,手中有剑,几乎可无敌于天下,手中无剑,便是随便一个二三流高手都能轻易取其性命,正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令狐冲与他的剑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他是金庸小说中最具备“剑客”气质的人。
一套“独孤九剑”,竟然可破尽天下武功,不但各种兵器、拳脚、暗器都可破,就是有质无形的内力都可破,金庸在《笑傲江湖》中创造了这套无敌的武功。在《笑傲江湖》之前,金庸小说的武功描写自成体系,总地来说内力是取胜的第一要素,内力深厚,则简单招数也能发挥巨大威力,内力不足,则招数再精妙也敌不了真正的高手,而到了《笑傲江湖》,金庸在武功描写上企图突破自己,于是创造了“独孤九剑”这套神妙剑法,不再依赖于内力,而是以无招胜有招,料敌机先,攻敌破绽,有进无退,凌厉非常。令狐冲凭此剑法,即便身无半点内力之时,仍是胜敌无数,甚至与武功惊世骇俗的任我行斗成平手,后来内力深厚之后,更是如虎添翼,龙泉铸剑谷一战,直是如鬼似魅,嵩山诸多高手在他剑下竟是挡不了一招半式。岳不群费尽心思练成了辟邪剑法,自以为可无敌于天下,但在令狐冲“独孤九剑”之下仍是缚手缚脚,甘拜下风。剑魔遗威,竟至于此,独孤九剑与玄铁剑法截然不同,但各有一套相应剑义,均达剑术之极诣,求败之称,当非虚言。令狐冲有浪子之称,生性狂放随意、潇洒不羁、放任性情、旷达洒脱,而“独孤九剑”的要旨在于“行云流水,任意所至,无招胜有招”,令狐冲的资质性格正好配合独孤九剑这套武功,正如郭靖与降龙十八掌一般,令狐冲与独孤九剑已融为一体,不可分割,正是人剑合一,浪子令狐乃金庸笔下真剑客也。
五:张丹枫。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流俗。
张丹枫是梁羽生笔下最经典的人物之一,也是整个武侠世界中一类剑客的代表人物,一身白衣,面容俊美,出口成章,剑术精妙,性情狂放,能歌能哭,在许多武侠小说中都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但唯有一部《萍踪侠影录》把张丹枫这个代表人物塑造得淋漓尽致,张丹枫亦为狂士,然绝不同于杨过之狂,杨过之狂总是带着几分偏激,我行我素,而丹枫之狂,在于他的恃才傲物,不同俗流,是一种儒生之狂。张丹枫是性情中人,当哭便哭,当笑便笑,随心所欲,任情所之,乃一放旷不羁儒剑客。同时,他也是梁羽生笔下最重要的一位剑术宗师,在梁羽生的小说中剑法冠绝武林,俨然是正派领袖的天山派的创派祖师霍天都便是张丹枫的弟子,张丹枫贯穿了《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广陵剑》四部小说,在《萍踪侠影录》中,张丹枫得了谢天华“万流朝海元元剑法”的传授,剑术虽精妙,但尚非一流高手,只有与云蕾的“百变阴阳玄机剑法”双剑合璧方能傲视武林(当然,遇到上官天野这样的盖世高手,两人再加上两人的师父四剑合并也不能胜);到了《散花女侠》,张丹枫已可以双手使双剑,一个人施展“双剑合璧”的绝学,此时方为武林一流高手;《联剑风云录》中,张丹枫已把剑法融会贯通,无须使用双剑,单剑已可无敌于天下,成为当时的天下第一剑客,连把内功练到“正邪合一”境界的乔北溟也败在他剑底;直到《广陵剑》,张丹枫已是暮年老人,已成为武林中神话般的宗师级人物,才自创了“无名”剑法,开创了剑术的新天地,成为当之无愧的一代宗师。
在性格塑造上,张丹枫在《萍》中已经非常饱满,在剑术修为上,则到了《广陵剑》才得以大成,总之,在长青看来,这位狂放而专情的俊朗儒生无愧于武侠世界中最经典的剑客形象之一。
六:西门吹雪。
“他吹的不是雪,是血。他剑上的血。”。
西门吹雪同样是一个武侠世界中非常经典的剑客形象,一提到西门吹雪,长青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场景:无边无际的雪地上有一片梅林,无数鲜艳的梅花灿烂地开着,天空兀自飘洒着鹅毛般的大雪,一个白衣如雪的人孤独地站在梅林中,仰头望着天空,若不是腰间的那柄墨黑色的剑,仿佛他整个人便要与漫天风雪融为一体。这就是西门吹雪,一个冷到极处的剑客。他被古龙称为“剑神”,他与狂放不羁的令狐冲和能哭能歌的张丹枫都不同,在他身上体现的是一个剑客的傲气,那种惟我独尊的傲气。剑就是他的生命,甚至可以说他的人便如同一柄已出鞘的三尺青锋,高洁、骄傲,西门吹雪的剑不是用来看的,他的剑是杀人的剑,他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对于他来说最美丽的事就是用剑杀人:“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着雪花在你剑下绽开,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西门吹雪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的剑,剑对他来说是神圣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练成绝世的剑法。
冷傲剑客西门吹雪,与浪子剑客令狐冲、狂儒剑客张丹枫可并称新派武侠小说中最具代表性的三大剑客。
七:叶孤城。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白云城主叶孤城,亦为古龙笔下绝世剑客,他与西门吹雪有太多的相似之处,都是一身白衣,练的都是杀人的剑法,同样的孤独,同样的骄傲,同样的冷酷,长青本想把他和西门吹雪列在一起,但是仔细斟酌,这样对叶孤城太不公平,叶孤城是光芒不是西门吹雪可以掩盖住的,他们都是绝世的剑客,武林中少了任何一个对另一个来说都是莫大的遗憾。
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在紫禁城太和殿顶的比剑,可以说是武侠小说中最经典的一场比剑,长青就生活在紫禁城所在的城市,多次闲逛紫禁城,来到太和殿前,想象着两个白衣如雪的孤傲剑客站在金黄的琉璃瓦上,四只晶亮的眼睛对视着,眼光中迸出兴奋的火花,因为这是他们人生中最灿烂的时刻。怎一个酷字了得!不禁再次为古龙的想象力所折服。
叶孤城的那式“天外飞仙”,已创剑术之极诣,一剑挥出,如青天白云,无暇无垢,西门吹雪也承认,没有人能破得了白云城主的剑法,就是他也不能,但是他剑虽无垢,心却有垢,不诚于剑,遇到西门吹雪自然唯有一败,这是叶孤城的悲剧。不过能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已是他最好的结局了。至少他到死仍然保持了绝世剑客的尊严和骄傲。
八:谢晓峰。
翠云峰下,绿水湖前,神剑山庄谢三少爷。
谢晓峰是神剑山庄第十一代主人谢王孙之子,谢家的三少爷,谢门三子二女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他是谢家唯一的希望,神剑山庄的牌匾就靠他一肩扛起。而这位三少爷也真的不负期望,天赋英才,少年时便以出神入化之剑术扬名江湖,武林公推为“天下第一剑”,但他杀戮过重,内心深感忏悔,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江湖,于是化名为没有用的“阿吉”流浪四方,在四处漂泊中体味了人生的冷暖和小人物生活的艰辛,历经磨难,终于从极度的痛苦中蜕变而出,与生平第一劲敌燕十三决战后终于大彻大悟,明白了人如何能够成圣:。
无动、无静、无欲、无念!。
和燕十三决战后,谢晓峰切断了自己的双手拇指,他已不能再使用剑,但是谢晓峰就是谢晓峰,即使不能再握剑的谢晓峰还是谢晓峰,他悟到了真正的人生意义,但求心之平静,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不能握剑的谢晓峰已不是“剑客”,而是成为了“剑圣”。
九:展昭。
《三侠五义》中的南侠客,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开封府尹包龙图的左膀右臂,严格说来,他不能算是一个剑客,至少在他成为“御猫”之后他已配不上“剑客”这一称谓,只能说是一个剑术很高的官差而已,我们没法想象令狐冲、张丹枫、西门吹雪这样的人会在一个皇帝面前耍猴似的练武,得到一个近乎于戏称的猫儿狗儿的称号便欣喜非常,实在是一副奴才嘴脸,不过仔细想想,“练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本是封建时代天经地义的事情,只不过大家的选择不同而已,有人愿意在江湖中做一个潇洒旷达的浪子,自然也有人愿意在庙堂做一个本领超凡的官差,况且展昭也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事,帮着包拯这个铁面无私的清官维持正道,功劳苦劳都不小,且算他一个九大剑客之尾。
其实想起展昭,形象主要还是来自于电视剧《包青天》中何家劲扮演的展昭:一身红色劲装,黑色高冠,手握长剑,身材挺拔,英气勃勃。展昭得以名列九大剑客,实得益于何家劲给笔者留下的良好印象。

《精灵使的剑舞》留给了我们什么?

当使用一个大家都见过的名词时,最方便的地方在于不用自己给定义——二货酱。
大家好,二货酱参上。
如果你问在2015年的我最想看哪部作品的更新,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精灵使的剑舞》,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到2016年,我可能思考一下还是回答《精灵使的剑舞》,2017年的话,算了吧,对轻小说我很花心的。
如果要拿几句话来概括剑舞,我觉得简介足够了。
仅限冰清玉洁少女的特权----精灵契约。阿蕾西娅精灵学院、贵族大小姐们汇聚于此,进行着作为精灵使应受的训练,接受精英教育。少年风早神人、因一次偶然的意外窥视到学院生少女--克蕾尔洗澡时的样子、接着还被要求代替精灵与之缔结契约。就这样,神人成为了这个世界本不可能存在的、男性精灵使啦!「你、你……要负起夺走我……我的精灵的责任哦!」「哈?」「你,就做我的契约精灵吧!」被投入温室之花般大小姐学院之中的神人的命运会是?刻印之光・元素幻想!虽然我不知道最后这个“刻印之光・元素幻想!”是个什么玩意,但是现在看完简介我也能大致知道这故事在讲什么,无非就是后宫+奇幻战斗的故事,这类故事上限摆在这里,写得好的姑且有个R,一般作品也就是个N级别的,更差点的可能就是一喂养材料,要达到SR的级别感情线和战斗线一个都不能少,我想想,估摸着剑舞加上老玩家的情怀加成也能代表个顶端水平了,再让我想几个跟在后面的估计就是铳皇和触手龙骑士,要说比他强的我也只能想到绯弹的序曲部分(指《从天而降的少女》到《绯弹的宣叙曲》),可是铳皇我后面没看,绯弹写到现在我也就只为了亚里亚和小舞一,说白了我也懒得看你的战斗剧情,我就求求你写好感情线,看到现在还是剑舞的感情线最舒服,至少后宫名字我还记得,亚里亚我已经不记得她妹妹叫啥了。
哦,对了,我老婆是琳丝蕾特,要选精灵选蕾斯蒂亚,傲娇大小姐赛高。
然后,最近在群里听说剑舞今年完结的消息,想着写一篇什么来纪念这部作品,单提这书就像上文一样,写两句不知道该吹什么了,因为这书放到现在来看真的是没什么意思,顶多买个情怀,要说还能延续到现在的东西,也许就只有插画和信息不对称这两点了,前者我在熊腾浩:插画能拯救轻小说吗——系列书评目录这个系列里提过,那用两半脑子数一数也知道只能写后面这个。
在我之前很多篇书评中都提到了信息不对称这个概念和它对于推动恋爱喜剧作品中剧情的作用,但一直只是简单带过,一是这个想法只是在我脑中有一个雏形,暂时属于无法言传的级别,二是我很懒(。
好吧主要是我很懒。
照例,本文适用范围是恋爱喜剧作品,同样不包括王道转生后宫系。
首先,当然还是确认定义。
信息不对称(asymmetricinformation)指交易中的各人拥有的信息不同。这句话摘自百度百科。
不过这词好像是用在经济学和社会学里面的,这些我不懂,理论上来说拿专业名词来表达自己的另外观点不太好,可我也没有别的好词来形容这个思路,姑且还是用着,不过需要重定义,后文谈到的所有关于信息不对称均表示“各人拥有的信息不同”。
那么,我们来看看信息不对称在恋爱喜剧中会如何应用。
首先是上帝视角,即读者和角色的信息不对称。
我相信各位在阅读恋爱喜剧作品的时候,总会有着“你们为什么不好好把话说清楚”或者“求求你们了,快点互通心意”的心情,我也不例外。
的确,在我们看来,男女主角间的心意清楚明白地放在这里,欠缺的就是临门一脚恋心觉醒,可是男女主角就是磨磨唧唧互相试探对方,期间还插入各类不同的角色让男主角的心意摇摆不定,这就是恋爱喜剧的醍醐味啊!。
但问题是,我们得到的信息和主角是不同的。
抛去稀少的纯第一人称视角叙述,作为读者,我们可以从所有的角色处获得信息,比较典型的比如女主角很小声说出的话(这就是区分纯不纯的标准之一啦),这句话我们是可以获取到的,但是男主角不行,在这里信息不对称就发挥了作用,我们怪男主听力不行,怪女主不好好说话,男女主角呢?只能揣测对面究竟在想什么,要再说形象一点,就是装了Xposed的手机和没装的一起群聊,在没有看到消息就被撤回的时候也只能默默猜测,总不至于当做美少女同班同学对你的表白对不对?。
可是万一那天地球毁灭了真的有这么一位瞎了眼的女同学,还太害羞撤回了,你当然没看到,而技术宅(读者)们看到了,其他在线的(党争女主角)看到了,无非捏一把汗或者主动出击。
简单来说,恋爱喜剧通过将信息分散到各个角色之中,造成读者和角色的信息不对称,达到吸引读者的效果。
既然把信息分散到各个角色之中,角色间的信息不对称也就可以顺便用上了。
我先前在熊腾浩:标签化和去标签化——写在路人女主完结之后中说过:。
对于一部优秀的恋爱喜剧来说,好的人物塑造应该是有行为可预见性的,当我完全接受了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应该可以预见到他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当然这样的角色不在少数,路人女主的配角们也完美地做到了,而且在任何一部比较优秀的作品中都可以找到这样的人物形象,但在轻小说角色标签化的现在,每部作品里的角色都大同小异,套了一个比较好的壳子,再有了比较好的人物塑造之后,能够决胜的就是作者为人物们安排的事件了,至少在路人女主之前,我认为这话说的都是有道理的,然后丸户就创造出了一个不讲道理的角色,也就是加藤惠。我现在还是认为这话有道理,不过我还要扩充一下。
套了一个比较好的壳子,再有了比较好的人物塑造之后,能够决胜的就是作者为人物们安排的事件了。就是这句。
能够决胜的不仅靠作者为人物们安排的事件,还有人物们获取信息的多少。
为什么这么说?。
做得比较好的标签化角色,其行为模式是可预知的,况且各种常用事件(如烟火大会)总会在恋爱喜剧中出现,这个时候单纯地用事件来决胜就显得有点不足,作者必须把控好在这个事件发生时所有主角获取的信息,从而达到推进剧情顺便脱颖而出的目的。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的是《Gamers!电玩咖》,这是我见过的轻小说中把信息不对称玩的最风骚的。
其实我是雨亚党,可是我家亚玖璃连张横图特写都没有……。
从第一卷开始葵关南就将信息不对称玩到极致,要举例子就是表白段的四人心理活动描写,主角们的信息不对称直接作为主线直接带跑整部剧情,同时给各位读者畅快的阅读感和无限的揪心。
在所有恋爱喜剧作品中,阻碍在男女主角面前的从来就不是什么现实和理想,而是信息不对称,只有在双方对对方的信息掌握不完全的时候才会有后面拉近距离的种种发展,也才会有我们阅读时的焦急不安,如果一开始男女主角互通心意互相信任,也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
跟随男女主角从零开始不断拉近和对方的距离,再在无限地猜测和试探中迈出靠近对方的一步,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吗?。
同时,其他女性角色在了解到双方的心意之时,还是要强行靠自己挤进男女主角间本因不该存在的缝隙之中,她们的努力和知道努力是徒然的无奈,也会深深打动我们。
所以我说,这种信息不对称,就是恋爱喜剧的醍醐味。
在最后,我要提出一个猜想。
在结局公布党争的作品中,恋爱线部分中获取的信息最少的女性角色必将胜出。
然后是最后的问题:。
这篇文章和《精灵使的剑舞》有什么关系?。
寒假快乐。
怎么感觉好像都没届到我说的什么……。
这周再写一篇解释这个吧。
最后给自己打一个小广告,新专栏二货酱的小书房已经出生两周啦……。
主要分享最新的轻小说更新信息,还有懒得写书评的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88360.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