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对人物的描写,要怎么学习红楼梦里面的人物描写?

题主你的描写不是人物描写而是环境描写。你尝试的是用环境描写来体现人物性格。但既然你问的是如何学习《红楼梦》中的人物描写那么首先我们要清楚《红楼梦》里面的人物描写特点是什么样的,然后再对其进行仿写,仿写熟练以后再尝试独立描写,以下是我的复习笔记,应该是从教科书中整理而来的,记不大清了:。
曹雪芹对人物的独特性格反复皴染,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如贾宝玉的“爱博而心劳”的性格特征是通过他那特别敏锐和细腻的思维和感情,通过他那乖张可笑的言语和行为,反复加以渲染。作者对主要人物性格的反复皴染,不是通过惊险的故事情节作出线条的勾勒,而是通过日常生活细节精雕细凿的刻画人物,如通过周瑞家的送宫花雪雁送手炉等生活细节,把林黛玉的敏感尖酸的小性儿表现的淋漓尽致。
曹雪芹善于将不同人物特别是相近人物,进行复杂性格之间的全面对照,使他们个性的独特性在对比中突出出来,如迎春和探春两人同为庶出,一个是戳一针也不吱一声的“二木头”,一个是可爱又扎手的“玫瑰花”。作者不仅能够异常分明的写出人物各自不同的性格,而且也能在相似中显出独特性。同时具有温柔和气这一性格侧面的少女紫鹃的温柔和气,在淡淡中给人以亲切,而袭人的温柔和气中者带有一种令人腻烦的驯顺习性。为了突出主要人物的独特性格,作者还采用了类似衬托的所谓影子描写术,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的幻设,实际上就是写各种人物类型在另一个品味层次的影子。
红楼梦完全改变了过去古代小说人物类型化,绝对化的描写,写出了人物性格的丰富性,如探春有胆有识,有才有智,她对封建大家庭自杀自灭的预言,击中要害,使人感到清醒;她的理家使人佩服;她的豪爽使人感到可爱。在抄检大观园时,她的作为使人感到扬眉吐气,但她对维护封建纲纪的坚定和无情,又常常使人感到讨厌,因此探春也成了《红楼梦》中争论不休的人物,所谓“说不得善,说不得恶”,是性格中不同因素的互相渗透,互相融合,才写出了真实的人物。
对人物心灵及其矛盾冲突的描写,中国古代小说比较薄弱,《红楼梦》却取得巨大进步,首先《红楼梦》写出人物心灵深处情感因素与理性因素的真实搏斗。宝钗一方面想把自己塑造成完美的淑女的形象,这是她的真实的社会欲求,但是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个有生命的人,她不能摆脱生命赋予的本性,于是两种欲求便在心灵深处发生冲突。其次作者善于表现人物微妙的心理活动。宝黛之间的爱情可谓心心相印刻骨铭心,然而他们却爱的那么痛苦那样哀怨:欲得真心却瞒起真心,以假意试探,结果求近之心反成疏远之意,求爱之意反成生怨之因,如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二十九“回痴情女情重愈斟情”等都是描写心理活动的杰作。
关于题主的练习,我建议可以这样稍微修改一下(btw题主的风格确实更像张爱玲而不像曹雪芹):。
雪洞般的房间,一览无余。空落落的除了床和柜子,不见一花一叶摆设。厚重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世界,只有一丝阳光勉强挤过缝隙洒落在地板上。隐隐约约昏昏暗暗,桌椅躲在看不见的角落;另一边的角落里一个蒲团对着一个小香炉,旁边书籍和经卷叠放得一丝不苟。床是旧的,却没有掉一点漆或是裂开口子......可以说,所有东西都是旧的,却件件都不染纤尘。

浅谈《红楼梦》里细节、对话的描写,对人物性格的刻画

曹雪芹《红楼梦》里细节对话的描写,暗含深意,刻画了人物性格。
文诗绿凤。
鲁迅先生说《红楼梦》是一本为人处世的智慧奇书,诗绿凤每天与你分享红楼精华。
鲁迅先生说:”高尔基很惊服巴尔扎克小说里对话的巧妙,以为并不描写人物的模样,却能使读者看了对话,便好像目睹了谈话的那些人。中国还没有那样好手段的小说家,但《水浒》、《红楼梦》的有些地方,是能使读者由说话看出人来的。“。
造词大师曹雪芹通过人物对话的巧妙描写,传神地刻画了人物性格和精神面貌。
【一】通过人物对话,刻画人物性格和心理状态。
一、栊翠庵妙玉招待贾母喝老君眉。
《红楼梦》41回,贾母宴请刘姥姥吃了一些美味珍馐,包括精工制作的茄鲞,美味可口又油腻的点心,吃完后,贾母就约着刘姥姥来到了栊翠庵。
到了栊翠庵,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
妙玉听老祖宗这么一说,考虑到贾母是老年人脾胃不好,才吃了油腻的东西,就选了名贵的老君眉给贾母喝。
老祖宗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
六安茶,品质优良,是我国名茶之一,属于绿茶。若吃了酒肉后饮绿茶,就容易消化不良,拉肚子。贾母年纪大,老年人胃肠功能较差,不适宜喝绿茶,再加上老君眉不仔细看,泡出来形状是有些像六安茶。贾母年高当时没带老花眼镜,误把妙玉茶盅里的茶,看成是六安茶,所以贾母说不吃六安茶。贾母似在质疑妙玉:听说你很精通茶艺,才来你这要茶喝,没想到你连这点最基本的喝茶常识都没有?看来是空有虚名罢了。
妙玉随即自信满满回答了贾母的质疑。“知道”二字,体现了妙玉对自己茶艺的自信与自傲。妙玉意在说,知道你老人家吃完油腻之物脾胃功能差,怕停食,怕闹肚子,更不能喝六安茶那样的绿茶,所以给您准备了老君眉。老祖宗你也太小看我妙玉在茶艺方面的造诣了。
老君眉不是绿茶,是当时进献給皇帝享用的贡品,贵族之家以能饮用到此茶为乐事,并且老君眉谐音很吉利,暗示祝贾母高寿之意,由此可知妙玉给贾母喝老君眉考虑得极为周到用心。
通过妙玉与贾母的对话,刻画了贾母对妙玉清高的不屑,也同时刻画了妙玉对自己茶艺的自信,以及考虑问题用心周到。
二、宝钗通过对话表现出见识高于探春、李纨。
王熙凤因小月兼下红之症无法管理荣国府的内部事务,王夫人便让李纨、探春、宝钗组成三驾马车掌管荣国府的事务。探春、宝钗的管理才能得到充分展现。曹雪芹通过探春与宝钗评论赖大家的花园的对话,刻画了宝钗的老于世故,探春的血气方刚略显稚气。
探春对赖大家的花园发表观后感,认为天底下万事万物都有其不可或缺的作用,就连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皇商大户出身、有着鸢飞戾天胸怀的薛宝钗,从小就耳濡目染经纶事务,听了探春说的这些略带小家子气的话后,就不露声色地讥讽了探春的稚嫩狭隘。
宝钗道:“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难为你是个聪敏人,这些正事,大节目事竟没经历,也可惜迟了。”宝钗给探春的定论是,探春虽然聪明,可惜年轻狭隘缺乏实践经验。宝钗说探春“这些正事,大节目事竟没经历,也可惜迟了”,无形中就显摆拔高了自己比探春成熟稳重、见多识广的优越感。
三驾马车的首脑李纨听后不做评判,只是笑道:“叫了人家来,不说正事,你们且对讲学问。”。
李纨这话,不知是打圆场呢,还是本人没听明白的抱怨。在论教育上,李纨不如宝钗幸运,宝钗有一个情缘相投让她学习各种文化知识的开明好父亲。李纨的父亲李守中虽贵为类似今天北大校长的一个知识分子,但对女儿李纨实行的却是一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呆板教育。因此李纨论聪敏的确略逊于宝钗、探春,所以思想境界、理解悟性自然也不如她们。也从一个侧面刻画出李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去认真听,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宝钗听后正色回应李纨道:“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
宝钗对李纨道出了理论指导实践的真谛。在她看来,做学问应学以致用,大道存于世间。换言之,百姓日用即王道。她告诉李纨说:“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了一层。”意思就是说,要会学以致用,“小事上用学问一提”就上升到“理论”层面了,“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
宝钗满腹学问,凡遇大事小情都会引经据典提升到“学问”上来,给俗事以“理论”上的总结。通过宝钗与探春、李纨的对话,刻画出了宝钗识见高李纨等众钗,经济头脑远超“敏探春”。
三、柳嫂儿的性格特征通过对话淋漓尽致展现出来。
柳五儿的妈妈柳嫂儿其实是个很幽默风趣的妇人,可惜只是个大观园地位低贱的厨子,她的接触面也就是些个下等丫头诸如莲花、小燕以及看门的小幺儿等这样一些最底层的社会阶层,身处这些暗淡人群中,被这些人隐没了她身上的亮点。
柳嫂儿说话最幽默风趣的一回是与一个看门的小幺儿的一段对话,她用了很多妙趣横生的俚语俗语,让人读来幽默风趣会心一笑,曹雪芹通过她与看门小幺儿的对话,刻画了一个幽默风趣、泼辣爽朗的妇人形象。
这小厮且不开门,且拉着笑说:“好婶子,你这一进去,好歹偷些杏子出来赏我吃。我这里老等。你若忘了时,日后半夜三更打酒买油的,我不给你老人家开门,也不答应你,随你干叫去。”柳氏啐道:“发了昏的,今年不比往年,把这些东西都分给了众奶奶了。一个个的不像抓破了脸的,人打树底下一过,两眼就像那黧鸡似的,还动他的果子!昨儿我从李子树下一走,偏有一个蜜蜂儿往脸上一过,我一招手儿,偏你那好舅母就看见了。他离的远看不真,只当我摘李子呢,就屄声浪嗓喊起来,说又是‘还没供佛呢’,又是‘老太太,太太不在家还没进鲜呢,等进了上头,嫂子们都有分的’,倒像谁害了馋痨等李子出汗呢。叫我也没好话说,抢白了他一顿。可是你舅母姨娘两三个亲戚都管着,怎不和他们要的,倒和我来要。这可是‘仓老鼠和老鸹去借粮----守着的没有,飞着的有’。”柳嫂说的这段话极为风趣让人笑喷,原因就在于她在对话中多次活用俗语,让人不笑都不行。小幺儿想让柳嫂儿从大观园里偷几枚杏子给他吃,杏子都有专管,岂是想偷就能偷的,而且管果园的就有小幺儿的亲戚,他不找亲戚要,却找不管果园的柳嫂要,柳嫂儿听罢气不打一处来,就与小幺儿拌起嘴来,虽是骂人发牢骚,可因为柳嫂儿话说得太精彩,实在让人生不起气来。
发了昏的、一个个的不像抓破了脸的,人打树底下一过,两眼就像那黧鸡似的,还动他的果子、屄声浪嗓喊起来、倒像谁害了馋痨等李子出汗呢。
柳嫂儿这些话形象地把那些承包果园里几个果子整日里小心看护、提心吊胆的人的嘴脸形象地描述出来,让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真是精彩。言为心声,由此可见柳嫂儿的品性,也不是个善茬。
柳嫂骂小幺儿的声口,像个风流放诞的妇人,在对来吩咐她做一碗嫩嫩的炖鸡蛋的莲花的声口,她又看人说话,没说脏话,对话稍微显得有些涵养。
莲花揭起菜箱一看,只见里面果有十来个鸡蛋,说道:“这不是?你就这么利害!吃的是主子的,我们的分例,你为什么心疼?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柳家的忙丢了手里的活计,便上来说道:“你少满嘴里混说!你娘才下蛋呢!通共留下这几个,预备菜上的飘马儿。秦司棋想吃鸡蛋羹,派小丫头莲花来吩咐柳嫂儿炖一碗嫩嫩的鸡蛋羹。柳嫂是个看人下菜碟的主儿,她知道司棋也不过就是迎春的一个副小姐,而迎春本就是个懦弱不招人待见的主儿,就说鸡蛋吃紧做不了。莲花就说她欺负人,四处找发现还藏着十来个鸡蛋,就质问柳嫂,明明有鸡蛋,你为何说没有了?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柳嫂儿就对莲花说,你少胡说,这是预备着做菜上的飘马儿。曹雪芹通过写柳嫂儿与莲花的短短几句对话,把柳嫂儿看人下菜碟的势利嘴脸刻画了出来。
【二】红楼梦里小细节的描写传深意。
一、通过尤二姐初见王熙凤时的细节描写,刻画人物性格。
造词大师曹雪芹十年呕心沥血的巨作《红楼梦》,往往通过简简单单几个字描述的小细节,就暗示了深厚的内涵,不着痕迹道出了人性灵魂深处的心理状态。品读《红楼梦》这样的人情世故小说,见微知著,观细节知人心,就能读懂红楼梦。
曹雪芹在《红楼梦》第68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酸凤姐大闹宁国府”一回里,通过细节描写展示了尤二姐见到不请自来的凤姐后毫无主见的心理状态。
兴儿引路,一直到了二姐门前叩门。鲍二家的开了。兴儿笑道:“快回二奶奶去,大奶奶来了。”鲍二家的听了这句,顶梁骨走了真魂,忙飞跑进内,报与尤二姐。尤二姐虽也一惊,但已来了,只得以礼相见,于是忙整衣迎了出来。这段话里有六个关键字:一惊;只得;整衣。在曹雪芹这看似平平常常几个字里,蕴含了很深厚的内涵,刻画了尤二姐的性格。理解了这六个字,就可以看出尤二姐是什么样的个性。
1、尤二姐见到凤姐后,为什么会“一惊”?。
因为事先已有贾琏、兴儿数落凤姐是个醋缸醋瓮之言,因此,瞒着凤姐被贾琏藏在小花枝巷公馆里的尤二姐,听说凤姐来了自然害怕,且尤二姐又不是贾府明媒正娶过来的,见了正夫人自然心虚害怕;另一方面也说明尤二姐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对凤姐毫无一点防备之心。试想,如果是探春,听到凤姐不请自来,必定是镇定自若,严阵以待,早已做好等待着凤姐来兴师问罪的心理准备了。
2、为什么说尤二姐见到凤姐后“只得以礼相见”?。
当时尤二姐正沉浸在与贾琏蜜月期的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里,头脑简单的她,哪里会想到还要防范凤姐这个巨大威胁?因此面对凤姐的突然袭击,尤二姐始料未及毫无思想准备,这便怎生是好?凤姐是贾琏的正室,出于礼节,尤二姐这个没有过明路的小三不能对凤姐避而不见,或者把凤姐赶走的,是以,尤二姐“只得以礼相见”。“只得”二字,刻画了尤二姐见到不想见到的凤姐时的一种无奈心理状态。
3、尤二姐“于是忙整衣迎了出来”的“整衣”二字,刻画了尤二姐什么样的心理?。
可怜的尤二姐当时正沉湎在与贾琏山盟海誓的美梦中,什么也不会去想,还不知山雨欲来风满楼,面对不怀好意的不速之客凤姐,尤二姐见凤姐不是想着怎么来对付凤姐,她的反应仅仅是“整衣”,尤二姐想的仅仅是要穿得体体面面的去见凤姐,满心要给正夫人凤姐一个好印象。
曹雪芹通过描写尤二姐“整衣”的这个小细节,刻画了尤二姐单纯善良的心思与性格。
二、通过黛玉在贾府第一顿晚餐落座、喝茶的小细节,刻画黛玉人物性格。
从扬州老家初到贾府的黛玉,在王夫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贾府第一顿晚餐的现场,她是怎么入席落座的呢?曹公通过小细节的描写,刻画了黛玉水晶心玻璃肝的性格。
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四张空椅,熙凤忙拉了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黛玉十分推让。贾母笑道:“你舅母你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原应如此坐的。”黛玉方告了座,坐了。当凤姐作为嫂子拉黛玉坐贾母左边的第一张椅子时,黛玉是十分推让不敢坐下。黛玉当时很清楚,除了贾母的座位之外,左边第一张椅子就是首位,中国古人座位以左边为尊贵,此时舅妈王夫人和王熙凤、李纨两位长嫂都在,她一个小辈怎么能随便就先坐下去呢?是以当凤姐拉她先落座时,她就十分推让不肯做下。
直到听贾母说:“你舅母,你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原应如此坐的。”小黛玉这才放心落座。
黛玉在贾府小心翼翼吃完第一顿晚餐后,很快,就有一个小丫鬟给黛玉端来了茶水。黛玉在老家时,父亲林如海曾告诫黛玉,饭后不要立即饮茶,因为饭后立即喝茶,茶中含有一种碱能“中和”胃酸,减弱消化力,久而久之会“伤脾”,饭后要过一会再喝茶,方不伤脾胃。
难道是才刚吃完饭就要喝茶水吗?这是有悖于父亲的告诫的。黛玉左右观察,发现贾府里众人都在用这茶水漱口呢。原来贾府这饭后的头道茶,并不是用来喝的,而是专门用来漱口的,贾府饭后要用茶漱口的原因,是为了对口腔进行保护,黛玉这才小心翼翼也学着别人用这茶水漱了口。
黛玉发现,贾府的规矩,与父亲林如海平日里教诲的生活习惯大为不同。黛玉只得入乡随俗,因为心较比干多一窍的她知道,寄人篱下,自然就需要改变自己,来迁就对方。
紧接着,又有丫鬟给黛玉端来一杯茶水,这该是真正可以喝的茶水了吧?看众人端起茶杯喝起来,黛玉料定自己没猜错,这才小心翼翼地端起茶杯喝起来。这是贾府饭后的第二道茶,这才是真正可以用来饮用之茶。茶除烦去腻,是万病之药。更主要的是茶有很好的消食作用,故贾府饭后必饮茶。
在烜赫的官宦世家贾府饭后要喝两道茶,一道是清洁牙齿,讲卫生作漱口用;一道才是慢慢饮用之茶。
黛玉兰心蕙质,随缘改变旧习。若上第一道茶时,黛玉不用此茶漱口而是直接饮下,那么一定会遭到贾府势利丫鬟们的讥诮,认为她没有见过世面没有教养,连这最简单的生活习惯都弄错了。
见微知著,观曹雪芹描写黛玉在贾府的第一顿晚餐上如何优雅落座、如何饭后喝茶的小细节,刻画了黛玉是一个知书达理、有分寸有教养的名门闺秀,一招一式,处处透着书香门第的大家风范,惹人怜爱。
三、误认黄杨木杯子背后劳动人民的辛酸。
鸳鸯笑道:“酒吃完了,到底这杯子是什么木的?”刘姥姥笑道:“怨不得姑娘不认得,你们在这金门绣户的,如何认得木头!我们成日家和树林子作街坊,困了枕着他睡,乏了靠着他坐,荒年间饿了还吃他,眼睛里天天见他,耳朵里天天听他,口儿里天天讲他,所以好歹真假,我是认得的。让我认一认。”[蒙侧批:好充懂的来看。]一面说,一面细细端详了半日,道:“你们这样人家断没有那贱东西,那容易得的木头,你们也不收着了。我掂着这杯体重,断乎不是杨木,这一定是黄松做的。”众人听了,哄堂大笑起来。鸳鸯故意问刘姥姥“黄杨根子整雕的十个大套杯”是什么材质?刘姥姥不知道是很珍贵的黄杨木材做的,把“黄杨根子整雕的十个大套杯”误认为是普通的黄松木做的,告诉贾府众人“怨不得姑娘不认得,你们在这金门绣户的,如何认得木头!我们成日家和树林子作街坊,困了枕着他睡,乏了靠着他坐,荒年间饿了还吃他,眼睛里天天见他,耳朵里天天听他,口儿里天天讲他,所以好歹真假,我是认得的。让我认一认。”刘姥姥用她穷苦人见识短浅的思维来理解贾府奢华的事物,结果认识错误,虽如此但刘姥姥把木头拟人化的说法朴实幽默,众人对她错误认识的哄堂大笑,通过刘姥姥与鸳鸯的对话引出了很深刻的内涵,贾府的穷奢极欲道出了刘姥姥贫苦劳动人民背朝黄土面朝天的辛酸。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红楼梦120回通行本》。
红尘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诗绿凤每天与你分享自己的红楼故事。

红楼梦里细思恐极的人物关系描述,读完之后才知道曹雪芹有多厉害

《红楼梦》里最懂王熙凤最了解王熙凤的人是谁?读过书的人一般都会说是平儿,还真是,真正懂王熙凤的不是自己的丈夫,也不是自己的婆婆,更不是王夫人、薛姨妈这些娘家人,而是身边的这个丫鬟。
为什么《红楼梦》耐读,除了本身残缺之外,如果再把那些索引派也算上,也只能算是占其中很小一部分原因,对于我们这些读小说的人来说,文本才是根本,文本不好,哪怕再残缺,索引探佚这些再有吸引力,我还是不会提起兴趣来的。
就把《水浒》拿出来当一个例子来说,《水浒》前部分是好内容,但到了最后,众好汉聚到了梁山之后,突然之间人物角色就给淡化了,我们再也看不到性格鲜明的人物角色,所以读到最后,都感觉像嚼口香糖,嚼着嚼着没味了,剩下的我只想知道人物结局,其他似乎没兴趣了,这就是作者的水平问题,他已经顾及不到那么多角色了。
但《红楼梦》却不一样,我今天拿出平儿的这一段内容来说,这样的内容书中还有很多,今天就拿出一段和大家分享,是在第五十一回,袭人要回家探母,王熙凤摆弄袭人半日,平儿给赠袭人衣服这一段。王熙凤命将昨日那件马皮褂子拿出给袭人,一看包袱里只剩下一件旧皮袄和皮褂,于是叫平儿拿出另一个包袱。
平儿拿出另一个包袱,里面有两件,一件是半旧大红猩猩毡的,一件是大红半旧羽纱的。这两件衣服都是在贾府里算是比较上档次的衣服,估计就跟现在的巴宝莉、杜嘉班纳品牌皮衣差不多,尤其大红猩猩毡的在书中还多次提过,都是主子们的形象标配。
但就是这两件名贵的衣服,平儿却善做主张的,一件给了袭人,另一件给了邢岫烟,这一举动可让下人们恭维了凤姐一番,说了一大堆捧凤姐的话,心里美滋滋的凤姐就说:所以啊知道我心的,就是她知三分罢了。人物的刻画,最难的就在这里,人物众多的时候,就要靠这些一语双关的动作语言描写,不然上了梁山的好汉们,一人一句,就要一百零八句,那不是讲故事,活像是在开会。在这里平儿为什么善作主张的给了邢岫烟?连凤姐都说她善做主张,看看原文:。
凤姐儿笑道:我的东西,他私自就要给人。我一个还花不够,再添上你提着,更好了!这就要看作者怎么通过简单的动作,和语言写来告诉你平儿是如何懂凤姐的,而不是作者再去旁白赘述说平儿懂熙凤是怎么个懂法,那就俗套了,看这些细节,在红楼梦第四十九回,邢岫烟刚到贾府的时候,我们看看这里的两段原文:。
(众人都穿着又是袍又是斗篷)而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有遮雪之衣。
凤姐儿冷眼敁敠岫烟心性为人,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温厚可疼的人。因此凤姐儿又怜他家贫命苦,比别的姊妹多疼他些,邢夫人倒不大理论了。
显然平儿这件衣服不是随便赠的,而是要揣摩到凤姐自己赠的话会赠给谁,还要满足第二个条件,这个人正好缺这么件衣服,并不是随便赠出去就算完了,如果换作其他作者,估计就好写成赠给晴雯啦,麝月啦等等,这种剧情的设计还要符合整个剧情发展才行,而这个剧情发展就靠这些之前的伏笔去推动,而这些必须在之前就伏好了的,这可不是一般功力能HOLD住的。
文:饼子。

读《红楼梦》第三回,学人物肖像描写

《红楼梦》的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可以说是全书很重要的一个回目,因为前两回主要写的都是甄士隐、贾雨村的一些事,可以说是小说的一个引子,而第三回才算正式进入正篇,小说中一些主要人物也在这一回中纷纷登场,包括贾母、王熙凤、三春,还有贾宝玉和林黛玉。
既然有那么多重要的人物登场,自然少不了要对他们描摹一番,而《红楼梦》的作者正是此中大家。
一般的人物描写主要包括肖像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这几种,这里我主要想写下肖像描写,这倒不是说《红楼梦》中其它几种描写写的不好,而是这一回中这些人物初登场,语言动作和心理活动本就不多,而且大多还是通过林黛玉的视角看来,而我们对一个人的第一印象也往往是长得怎么样、穿得怎么样,虽然偶有例外,但毕竟是少数,因此这一回主要就着落在对人物的肖像描写上了,而且还写得尤为精彩,就先拿一例来说:。
“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条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装饰。”。
这一段是写三春(迎春、探春、惜春)的,不说“腮凝新荔”、“鼻腻鹅脂”、“俊眼修眉”、“顾盼神飞”这些辞藻,光“观之可亲”和“见之忘俗”这两笔就已写绝,在小说中,迎春的特点正是亲和懦弱,探春则是灵敏大气,只此两笔却已是二女之写照。
人物的肖像描写可以从貌、神、饰三个角度来写,貌自是指样貌长相,神指神韵气质,而饰则是指服饰打扮,一般情况下描写一个人物的肖像的时候这三个角度其实都会写到,还是拿上面这个例子来说:“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削肩细腰,长条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分别是写三春的貌;“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和“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则是写神;而最后一句“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装饰”又是写了她们的装扮。
而且作者在写三人的时候也并非只是一味地追求辞藻的堆砌,写迎春和探春,尽管笔墨不多,但寥寥数笔已把人物的神貌勾勒的十分鲜明,而写到最后的惜春,却只用了“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几个字,进退有据、详略得当,不至落了俗套。
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些都是从林黛玉的眼睛看来的,因此这里写三春也不仅仅只是在写三春,更是写出了作为眼线的观察者本人的某种情感。比如“观之可亲”和“见之忘俗”二句,即是迎探二女的气质品性,也是林黛玉对二人的主观评价。
其实不仅是三春,这一回对大部分人物的描写,都是通过林黛玉的视角来展现的,这种写作手法本身就是一种创新。既如此,我们看完三春后,继续顺着林妹妹的视线看去,下一个登场的便是小说中十分重量级的一个人物——王熙凤,对于她的肖像描写书中这样写道:。
“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秀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朱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材窈窕,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相比三春,对王熙凤的肖像描写字数就明显多了许多,而且多出来的还不只是字数。和三春一样,对王熙凤的肖像描写也写到了她的貌、神、饰,不一样的是,写三春的饰只用了一句“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装饰”,但写王熙凤的就十分详细了,可以说从头到脚都已无微不至了,如果是做考古工作的,看完上面这段文字,我想都已经可以把王熙凤给还原出来了。
写三春那段就像是一张素描画,以抓住人物的主要特征为主;而写凤姐这段则像是一张精致的油画,不仅要抓住人物的主要特征,也要把细节给刻画出来。这种描写属于细节描写,一般只有故事中极重要的人物才这样写,为了衬托出她的与众不同。
无独有偶,其实在这一回中有此待遇的还不止王熙凤一人,之后贾宝玉出场的时候也是:。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贾宝玉的这段肖像描写和王熙凤的可谓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其中的一些遣词还特别相似。我们都知道,贾宝玉和王熙凤都是《红楼梦》中举足轻重的两个人物,更重要的是,二人在接下来的章回中很快就要“大展拳脚”,因此才在这里重墨刻画,大有先声夺人之意;相比之下,迎叹惜的重要层度较二者为低,而且真正轮到她们表现的时候还远在后面,因此这里只做个抛砖引玉,也为后面埋下伏线。这也是为什么作者要用两种不同的手法去描写他们了。
其实这一回中还有第三种肖像描写,就是写林黛玉的。前面我说了,对上文这些人的描写都是通过林黛玉的视角来写的,但林黛玉自己又怎么看自己?书中的安排也挺巧妙,其他人长什么样都是从林黛玉的眼中看来,唯独林黛玉自己却是从贾宝玉眼中看来,那么贾宝玉眼中的林妹妹又是怎么样的呢?书中写道:。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这一段可谓写得极好、极妙、极绝。这一段在字数上虽远不及对王熙凤和贾宝玉的描写,但在文笔和意境上却更胜一筹。细读这段,你会发现,作者对林黛玉的描写和对其他人的有很大不同,写其他人都写到了貌、神、饰三个角度,唯独写林黛玉,既不写身材样貌,也不写衣裙装饰,只写其神韵。这和前面写三春和凤、宝的两种描写方式,可以说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种。
那么,为什么要这么写林黛玉?。
其一,书中的林妹妹可以说是神仙也似的人物,再华丽的辞藻也不足以形容其貌,因此写反而不如不写。
其二,这是宝玉眼中的林妹妹,上文我说主观视角下的肖像描写,反映的不只是被描写者的音容笑貌,同时也蕴含了观察者本人的某种情感。在我参考的这本《脂砚斋评石头记》中对林黛玉的这段肖像描写有一段批语,我觉得写得很好:。
“不写衣裙装饰,正是宝玉眼中不屑之物,故不曾看见。黛玉之居止容貌,亦是宝玉眼中看心中评,若不是宝玉,断不能知黛玉终何等品貌。”。
这一段批语可谓既点出了作者心中的本意,也道出了读者心中的共鸣。
其三,这段文字虽没有直接写黛玉的容貌和打扮,却并非没有把黛玉的肖像给写出来。事实上,肖像描写的最高境界就是写神韵,把一个人写得再貌美如花,穿的再华丽贵气,也终究是纸上的死物,只有把一个人的神韵写出来了,这个人才能活过来。比如迎春的“观之可亲”、探春“见之忘俗”、王熙凤的“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贾宝玉的“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前面的容貌、服饰写得在华丽,终不及这些一笔点睛。
87版《红楼梦》的编剧周岭老师曾说过:“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一千个人眼中只有一个林黛玉。”。
这句话我是十分赞同的。正是《红楼梦》的作者对人物的刻画一针见血,我们才会对这些人物有如此立体和固定的印象。如上面这段文字虽无一字是直写林黛玉的容貌和打扮的,但我们却可以从这些文字中读出她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美。就拿最后一句“病如西子胜三分”来说,西施之美其实只是一种文学想象,因为我们都不曾见过,但为什么把黛玉比作西施,而不是昭君、貂蝉、杨妃,因为四大美女不仅仅只是美女,也是美得各有特色,西施之美在于瘦美,因此黛玉之美也在瘦美;其二有个成语叫“东施效颦”,说明西施颦美,而黛玉则是“病如西施”,又突出了黛玉的一种病态美。如此,只此一句,一个身纤多病的美人已跃然纸上,更毋论前面的“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这些词句了。
我上文说对三春的肖像描写像一张素描画,对王熙凤和贾宝玉的则像一幅油画,而对林黛玉的就是一幅水墨画了,不见其形,却见其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61845.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