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描写好朋友,怎样用古文表达友谊?

如果白居易和元稹,是诗人中的好朋友的典范,《长庆集》的互相唱和,各种“以诗传情”。而洪亮吉和孙星衍,就是考据大家中好盆友的典范。乾嘉时江南文人交游广泛,可谓是达到了“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的程度了,可是像洪、孙这样无论在学术上、生活中亦或是官场上相互扶持的,确实不算多。
以下是洪亮吉对孙星衍说过的情话,我觉得还是很动人的。
孙星衍初入毕沅幕府,洪亮吉谆谆劝诫:。
“长安人海之地,尚望稍节语言,谨慎嗜欲,相见尚远,我劳如何。”。
孙星衍为官京师,洪亮吉久不得见,落落寡欢,寄诗一首,颇有种“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感觉,“自君居京华,令我懒作诗。作诗与谁观,谁为定妍媸。一篇偶赏心,世论不免嗤。一篇牵率成,俗赏反在斯。我虽不敢言,得失我自知。唯我与子心,胶漆难喻之。我工子开颜,我拙子不怡。非惟字句间,兼为审篇题。前寄袁尹章,昨答汪叟词。上皆有墨沈,由君指其疵。或时作一篇,我心如乱丝。置君于我旁,紊者即以治。别君居三年,作诗少千首。以此厚怨君,君能识之否?”。
洪亮吉赠孙星衍之“何止与君交一世,此心无昧捴相从”句,可作两人友情的最佳见证。

有哪些怀念逝去朋友的古诗词、文言文?

这个我一定要答。
梦微之。
《梦微之》是我国晚唐著名诗人白居易的作品。是白居易在其好友元稹去世九年之后所作的悼亡诗。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真的是一诗看出元白二人之情深啊≧▽≦~。
不过关于这点我才疏学浅,还是直接贴段百度百科吧:。
“赏析。
这首《梦微之》是白居易在元稹离世九年后所做的一首七言律。其中颈联“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古往今来更不知有多少人为它而伤怀!。
公元801年,30岁的白居易在长安结识了23岁的元稹,他们为对方的文采精华而深深折服,政治上又都反对宦官专权、提倡轻徭薄赋。真是相见恨晚!为了实现古代仕人怀有的那份安邦定国的宏伟抱负,二人同时参加了吏部的制科考试,并且同时当上校书郎。虽是个闲官,倒也可自得其乐。饮酒赋诗赏花听书,好个诗酒风流!直到元稹因敷水驿事件得罪宦官、被贬下放,白居易以死上书无效。公元815年,元稹被贬为通州司马,同年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同是天涯沦落人!此后,二人只能互通书信、倾诉衷肠!公元831年,60岁的白居易正赋闲于东都洛阳,惊闻元稹病逝于武昌,悲痛不已!当元稹的灵柩运回老家陕西咸阳时,途径洛阳,白挥泪写下祭文。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梦中乐天与微之重逢,二人携手同游,他们可能意气风发地畅谈天下大事、黎明苍生;可能痛斥那宦海风波、官场污浊;可能耻笑那魑魅小人、假义君子……可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泪水打湿了乐天的绢帕,老泪纵横也无心擦拭了。时年,乐天已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想起了元稹当年还和过他的一首诗,诗中有这么两句:“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确实,生时不能相见,梦见还可以慰藉相思,梦不见是悲痛的!可是,死后故人梦更是痛彻心扉!明知此生不能再见,却又一遍遍回忆着逝去的时光,每每回忆一次,都是一遍强于一遍的无奈忧伤!死亡,切断了所有一切可能的念想!。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草树八回秋”。乐天说他自己在漳浦这个地方已经生了几次病了,长安城草生草长不知不觉已有八个年头。时间蹉跎了芳华,元稹死后,乐天的一把老骨头也不得安生,只是淡漠地看着长安城的草生草长。如果人的生命也能够像草生草长一样该多好,就像乐天17岁时写下的《赋得古原草送别》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乐天与元稹一别已是九年,而且还会有好几个九年,直到乐天也身赴黄泉。乐天的生老病死,已经没有了元稹的参与!。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元稹埋在黄泉之下,泥土侵蚀着他的身体,也许早已和泥化作尘土,乐天也只是顶着满头白发暂时居住在人间。乐天是一位“深入浅出”型的沉思者:孤高、正直、磊落、坦荡。这句话正是白诗在字面、形式上看似浅显,而情意、内涵甚深的表现。我想起了祖父,我那逝世不久的祖父。很多时候,在我们的亲人活着时,我们是羞赧于将悄悄写下的那些关于他们的赞美文字与人分享的,尤其是不愿让他们本人看到。而今,祖父魂归大地、深埋黄土,他在人间的最后一席之地只是水泥石碑下一方小小的骨灰盒,家人把祖父与已逝世13年的祖母合埋了。写着这些文字时,我想起祖父总是在清明前后轻轻擦拭着太祖父、太祖母及祖母的祭框,擦着擦着就出神地望着。可是如今,他深埋地下,谁又来擦拭他崭新的祭框呢?有关祖父的一切,我再也不会知晓了。他早年因公致残的左腿,还会风湿发作吗?黄泉该是个湿冷的地方吧?想到这些,我已经受不住了。有句话是残忍的:“我们将会死去很久”。乐天写下这首诗时,身边不是缺乏朋友,亦不是敌人泛滥。拉法特曾说:“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的人,就是凡夫俗子”。乐天恰好不是个凡夫俗子,他一生的朋友是很多的,比如李商隐就是他的忘年交。也正因为如此,在时隔九年后,乐天的这份思友之情才愈显得弥足珍贵!。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阿卫是元稹的小儿子,韩郎是元稹的女婿。他们都先后死去了,黄泉渺茫昏暗能够知道这些吗?高寿的乐天目睹了后辈们的离去。一方面,活着的人想要知道死去的人的情况,另一方面,活着的人总是念念不忘地将人世间的新鲜事儿祷告给死者,纵然知道是徒劳,还是怀着这份希望。《归去来兮辞》中有言:“来者日以亲,去者日以疏”。当乐天看着去者已去经年,而来者亦已成去者,这是多么大的内心荒凉!。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浅品《梦微之》,我品味到了这世间有一种真情———相濡以沫!”。
这首诗我当时第一遍读就非常喜欢。
喜欢到在好几个地方抄好多遍的地步。
总而言之希望对题主有帮助。

中国还有哪些类似《洛神赋》《滕王阁序》《祭侄文稿》的「千古名篇」?

更新一下:。
这是新版的《古文辞类纂》。
不知道为什么就上了热门,有点莫名其妙。随手写的一些个人的看法,没想到评论区出现一长串喜欢《吊古战场文》的朋友。当然也有很多喜欢《兰亭集序》和曹植的朋友表示不服,认为《兰亭集序》和曹植的《洛神赋》就该在古文第一梯队。
这个我要解释一下,我个人对于梯队这个词的感觉就是排序是按照金字塔型的,最顶尖的可能不是一个,但是绝对屈指可数;第二梯队稍微多几个,但是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第三梯队算是当世名文;第四梯队就没啥好说,每年国内各种获奖作品大部分都是第四梯队。
书圣的序,行书第一这个无可辩驳,但是硬扯上什么感情什么哲理的,抱歉,这里说的是古典散文,不是情书也不是哲学小品,所以基本不会把感情和哲理作为首要考虑因素。如果看文章还非得要感情要哲理,出门右转去买《读者文摘》还有《意林》,各个都能感动得你哭天抹泪还有一种哲思深远的意思,但是反过来我问你一句,那里头说的感情你以前有没有在电视剧电影或者其他小说体验过?那里头既然有哲理,那你把哲理拎出来,瞅瞅是不是把哲学研究往前挪了一毫米距离?煽情的文章大家都会,说一些玄乎的哲理,这事儿老祖宗就是老子和庄子,论哲理谁也比不上这俩。一个惜字如金,憋着让你看不懂还不跟你解释那意思看不懂就是你智商不行,后世的解释各有千秋,看的更是云山雾罩;另一位庄子老先生就特有耐心,一个道理不仅细细解释给你听,还经常结合寓言故事或者虚构个人经历以此论述道理,庄子明显比老子会聊天,所以喜欢看哲理的读完道德经,记得多看看庄子,别的不说,就庄子一书的各种标题放在今天都能完爆各路标题党,不仅清新脱俗,还有惊天动地的大气象,比如开篇就是《逍遥游》,浓浓的一股仙气;《齐物论》,感觉就是要给万物画个圈圈,比《万物简史》有逼格吧?《养生主》这仨字能忽悠住秦始皇汉武帝还有杂七杂八各种皇帝你信不信?《人间世》,别说了,徐老怪偷过来作为《倩女幽魂2》的副标题;《德充符》《大宗师》《应帝王》,拿出来做个仙侠世界架构都够了。
你肯定问,庄子老子写那么好,为什么第一梯队不放他俩?因为老子庄子确有其人,但是《老子》《庄子》这两部书并不确定完全出自其人之手,据说出土的秦简还是什么资料上记载的《老子》和现世流传的版本有很大出入,属于意思完全相反的那种出入,所以哪个是真呢?《庄子》就更不用说了,内篇都能看得出来不像是同一个人的手笔,外篇基本可以断定是后人附会之作。所以写答案的时候我就说了“除去诸子百家的散文著作合集”,因为诸子百家的文章文质确实非凡,但是很难确定是否是个人作品,拿来跟曹植、王羲之比,就有点群殴的意思了。所以还是找个人作品,这样比较公平。
隔一下。
下面说的是,其实我写这个答案并不是推《吊古战场文》,我只是觉得这个唐代的骈文滥觞之作好像比较冷门,完全被唐诗宋词唐宋八大家盖住了风头,所以全文贴上,没想到知乎有这么多喜欢《吊古战场文》的朋友,这让我知道我不是孤独的家伙。至少方圆五十公里我是没遇到可以跟我讨论这个文章的人。
我要推哪个呢?。
不是第一个提出来的李斯,李斯文章能够独霸秦代,一是秦代短命,好作品还没来得及出世秦朝就挂了;二是秦王朝对于思想文化的绝对控制,一般的士人无法发声,发了声也会消失,李斯作为丞相比较有发言权,所以才会有作品流传下来。不过对比李斯先后的文章可以看出,即使作为秦朝丞相,李斯的文字也是越来越谨慎,这也从侧面反应了秦朝对于文化思想的极端控制。李斯如果没有走错那一步,或许可以帮助秦朝续命三十年,可能秦朝还能走上一条稍微宽广的道路。如果对李斯有兴趣,推荐大家去看一部小说《流血的仕途》,顺便也看看一部历史书《秦谜》。秦王朝真的是一台历史的机器。
我要推的古文,从始至终只有一篇,就是贾谊的《过秦论》。很多朋友初识《过秦论》是在高中语文课本,我是在史记上第一次读到,当时有点莫名其妙,太史公是把屈原和贾谊放在一篇列传里的《屈原贾生列传》,能跟屈原排在一起,你们说古今文人有几个?后来鲁迅把司马迁和屈原排一起了,如果再过几百年,会不会有人把鲁迅和屈原排一起?铁打的屈原,流水的第二名好像是✪▽✪。
不过《屈原贾生列传》比较奇怪,众所周知,文人的生活其实大多比较琐碎,没什么特别的干货值得写在《史记》这样的纪传体通史里面的。所以看到太史公把一整篇几千字的《过秦论》照抄在列传里面,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太史公在灌水,还是大水漫灌,我估计屈原和贾谊他俩的生平加一块都没有《过秦论》三分之一的长度。但是,为啥太史公没在屈原列传部分灌水呢?如果大篇引用《离骚》《九歌》《天问》其实也是很能凑字数的。后来我在课本上读到了《过秦论》的节选,出了点岔子,课文节选的部分和《史记》中的有些字不一样。你们有这两本书的可以对照一下,为了找出来哪本有问题,我还专门买了一本很老的《古文辞类纂》,结果三个版本都有点出入。不过大体上还是一致的,可能传抄有误吧。下面是重点,《古文辞类纂》是清代桐城派代表人物姚鼐编辑的,开篇第一文就是《过秦论》。《古文辞类纂》这书不同于《古文观止》,不仅辑录散文,还辑录骈文,并且根据题材分门别类。评论区有一位对题材有疑问的朋友请看这一段。
卷一四篇,《过秦论》上中下三篇和《太史公谈论六家要指》,卷二到卷五是韩愈、柳宗元、欧阳修、曾巩、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卷一至卷五是为论辩,也就是现在说的议论文题材,高考作文那些议论文就别提了,写完拿到分数就想扔进厕所,所以能把议论文写的文盖千古的人凤毛麟角,姚鼐把《过秦论》列在第一篇,也是对此文推崇备至以至于此。
卷6-10是序跋,书的前言后记作者寄语什么的,《兰亭集序》作为《兰亭集》的序文按说应该收在这一分类下面,可是没有。姚鼐估计是忘了ㄟ▔,▔ㄏ。
卷11-24奏议,李斯《谏逐客书》晁错《论贵粟疏》诸葛亮《出师表》韩愈《论佛骨表》算是比较著名的奏议。
25-31书说类,张仪、苏秦、陈轸、范雎、乐毅、鲁仲连、触龙战国时代的纵横家都在里面,还有后世文人之间议论军国大事的书信,最著名的是太史公《报任安书》。
32-34赠序,文人之间互相往来应酬,略过;。
35-37诏令、檄文,没收骆宾王的《讨武曌檄》,估计骂的太狠,姚鼐老先生脸皮薄不好意思收;这里面比较著名的是韩愈《鳄鱼文》,骂的隐晦。
38-39传状,人物小传,有的是作者自发写的,有的是应酬,不过都入不了史书。著名的是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
40-51碑志,石刻铭文、庙碑、墓志铭,略过。
52-59杂记,就是小品文,柳宗元柳州八记好像收全了,有欧阳修《丰乐亭记》没有《醉翁亭记》,看来姚鼐编到这儿可能打瞌睡了,喜欢旅游的苏轼、王安石也有一堆值得背诵的游记;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也在这个类别下。
61-72辞赋。屈原宋玉贾谊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张恒、陶渊明、苏轼都在。但是没有曹植《洛神赋》。这个不是《洛神赋》写的不好,这完全是姚鼐太古板。
73-75哀祭,屈原的九歌、唐宋八大家写的祭文。
桐城派实际上追随的还是唐宋八大家的脚步,讲究文章质朴,言之有物,所以这一部《古文辞类纂》几乎成了唐宋八大家的专辑了。不过姚鼐并没有囿于门派界限把浮华的辞赋挡在门外,相反他把辞赋专列在一个分类之下,除了《洛神赋》,两汉有价值的大赋基本到齐。
以下是原答案。
如果单论文学水平,有一大把可以把洛神赋、兰亭集序、祭侄文稿挤到第二梯队的文章,这些文章大部分都在《古文辞类纂》上,更简略一些的节选文章在《古文观止》上。除去春秋战国时代诸子百家的散文著作合集,有明确作者的散文比如李斯《谏逐客书》算是秦代最著名的散文,不仅达到政治目的,同时也反应了士阶层对于天下一统的向往;比如贾谊《过秦论》,气势磅礴,文中自有雄兵百万扫平六合;司马迁《报任安书》还有太史公自序,司马迁的《史记》被鲁迅拿来和《离骚》相提并论,其中名篇也不少;诸葛亮《前出师表》《后出师表》,李密《陈情表》,忠孝大义,读之潸然。在此之后才是书圣的《兰亭集序》,如果不是书圣的书法大成,这篇散文没有资格和以上散文出现在同一部选集中,颜真卿《祭侄文稿》同样如此。《洛神赋》其实不能算作散文,两汉三国流行的“赋”这一题材在后世被弃用,留下来的名篇主要是司马相如、班固、杨雄、曹植寥寥几篇,尤其是唐代韩愈柳宗元发起的古文运动,直接把骈体文格式化了,后世文章和诗赋彻底分家。唐宋八大家的散文摒除了浮华辞藻,大多都是言简意赅,对后来的散文发展影响巨大。不过唐代的时候也有写骈体文的,而且有那么一位作品格律严谨程度直逼《两都赋》,这个人叫李华,文章《吊古战场文》,文章不长,没有汉赋动不动几千上万字的长篇铺陈,可以看成是骈体文在中国古典文学上最后的收山之作,李华之后,骈体文基本销声匿迹,再无名篇。
全文如下:。
浩浩乎平沙无垠,夐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挺亡群。亭长告予曰:“此古战场也,尝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伤心哉!秦欤汉欤?将近代欤?。
吾闻夫齐魏徭戍,荆韩召募。万里奔走,连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阔天长,不知归路。寄身锋刃,腷臆谁愬?秦汉而还,多事四夷,中州耗,无世无之。古称戎夏,不抗王师。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异于仁义,王道迂阔而莫为。呜呼噫嘻!。
吾想夫北风振漠,胡兵伺便。主将骄敌,期门受战。野竖旌旗,川回组练。法重心骇,威尊命贱。利镞穿骨,惊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声析江河,势崩雷电。至若穷阴凝闭,凛冽海隅,积雪没胫,坚冰在须。鸷鸟休巢,征马踟蹰。缯纩无温,堕指裂肤。当此苦寒,天假强胡,凭陵杀气,以相剪屠。径截辎重,横攻士卒。都尉新降,将军复没。尸踣巨港之岸,血满长城之窟。无贵无贱,同为枯骨。可胜言哉!鼓衰兮力竭,矢尽兮絃绝,白刃交兮宝刀折,两军蹙兮生死决。降矣哉,终身夷狄;战矣哉,暴骨沙砾。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伤心惨目,有如是耶!。
吾闻之:牧用赵卒,大破林胡,开地千里,遁逃匈奴。汉倾天下,财殚力痡。任人而已,岂在多乎!周逐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师而还。饮至策勋,和乐且闲。穆穆棣棣,君臣之间。秦起长城,竟海为关。荼毒生民,万里朱殷。汉击匈奴,虽得阴山,枕骸徧野,功不补患。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生也何恩,杀之何咎?其存其没,家莫闻知。人或有言,将信将疑。悁悁心目,寤寐见之。布奠倾觞,哭望天涯。天地为愁,草木凄悲。吊祭不至,精魂无依。必有凶年,人其流离。呜呼噫嘻!时耶命耶?从古如斯!为之奈何?守在四夷。
除了生僻字多一些,仅从格律而言是不输《滕王阁序》,因为是描写战场,所以意象比较凄惨甚至是恐怖,第一次读这个散文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的第一个画面就是魔兽争霸3的开场动画,气势恢宏,天地阴惨。《滕王阁序》意象高远,老少咸宜,所以流传范围要比较广。《吊古战场文》可以看成是16+的限制级作品,小孩不能看的,生僻字又多,不能广为流传也是情理之中。
题主对古文感兴趣就买一本《古文辞类纂》,最近有新版,或者买一本《古文观止》,看一看也有好处,起码文风不会被郭敬明那波人带跑偏。

有没有什么适合小朋友启蒙阅读的文言文?

感请。
近年来,国学热现象愈演愈热,“如何辅导孩子学习经典”是摆在家长面前的一大难题。
大语文时代的到来,大家逐渐意识到读国学经典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
有一位教授说过,阅读经典的用处,就在教人见识经典一番。
我国经典,未经整理,读起来特别难,一般人往往望而生畏,结果是敬而远之。
因此,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经典,选择启蒙书籍是重中之重。
一位学识渊博的爷爷考虑到后代学习文言文的难点,于是未雨绸缪,亲自挑选古文,写出了一本老少咸宜的古文启蒙经典著作——《念楼学短》。
有了这本趣味盎然,精心创作的《念楼学短》,犹如有圣贤藏于心,笃于行。
这位可爱可敬的爷爷便是著名编辑、出版家、作家,也是钱钟书和杨绛先生的好朋友——钟书河。
为了培养小读者的兴趣,打下坚实的语文基础,作者还亲自翻译,即书中的[念楼读],并书写感受[念楼曰],既有知识的解读,拓展,也有作者对人生的思考,希望这本书像一艘小船,能把孩子们吸引到经典的大海里去。
一、选文角度与众不同01选文短。
翻开本书,可以看到杨绛先生亲自作序:。
选题好,翻译的白话好,注释好,批语好,读了能增广学识,读来又趣味无穷。杨绛先生一连四个好,让我们更加好奇书中内容,还有这书名。
作者在序中开门见山地说,所谓念楼,因为自己家住在20楼,廿楼,是曰念楼;学短,是学把文章写得短。钟先生说:“即使写不好,也宁可短一些,彼此省时省力,功德无量。”。
契诃夫说过,“写作的技巧,就是删掉一切多余字句的技巧”。他以为,描写海是很难的,有一个小学生,形容得最好。
只有两个字:海,大。
这本书选文中最短的是《谢赠兰》。
与王献书:蕙何多英也,谢。短短六个字,却能流传至今。
02不止纯文学。
正如作者所言,“学其短”中,我有意将“学”的范围扩大,使之不限于所谓纯文学。特别想要从传统的各类文体中选读些名文。
所谓名文,大都是历来传诵公认的名篇,但也有原来并不普及,而我十分欣赏,认为可以和公认的名篇并列的。
学习古文经典,离不开当时的时代背景。因此,这本书内容横跨多个领域,53个主题,530篇选文,四书五经、笔记小说、序文题跋、文论诗话、名人酬唱,涵盖各种文体,包罗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刻画的是时代中的人,时代中的事,读来才让人回味无穷。
03选文客观。
宋真宗年间,皇宫发生火灾,灾后重建,需要取土。
这时候有个人想了好办法:挖沟取土;引水入沟建水道,可运送砖瓦石料;建筑完成后,垃圾填埋回沟,水沟又恢复成了宽阔的道路。
这个办法一举三得,节省了上亿的工程费用,还缩短了工期。
这个主管工程的人,就是丁谓。
丁谓这个人,在历史上的名声并不好,因为他是寇准的对头;寇准为贤相,他是奸臣。
尽管如此,作者选文客观,选取有文学价值的作品供读者欣赏,让我们看到所谓奸臣,也是有才华的,也是有可取之处的。
二、读来趣味无穷在大家的印象中,古文大多枯燥无味,或过于抽象,难以理解。然而,《念楼学短》中的选文却让人读来趣味无穷,不信,我们先来看看这几则故事:。
01耳环。
薛公献珥。
齐王夫人死,有七孺子皆近。薛公欲知王之所立,乃献七珥,美其一。明日视美珥所在,劝王立为夫人。【念楼读】齐国的王后死了。在王的身边,有七位年轻受宠的嫁妃。薛公田婴想要知道,在这七位妃子中,谁会成为新的王后,便给王送上七副耳环,其中有一副特别贵,特别漂亮。
第二天进宫,薛公注意哪位妃子戴上了这副耳环,便向王建议立她为王后。
这是一则小故事,通俗易懂,同时也让读者了解到田婴的聪明之处。
田婴是孟尝君的父亲,孟尝君并非嫡子,相反,孟尝君的母亲只是一名“贱妾”,田婴却让他成了继位的人。能让贱妾之子继位的父亲之非凡亦可以想象得到。
02欧阳修求止雨。
祭城隍神文。
雨之害物多矣,而城者神之所职,不敢及他,请言城役。用民之力六万九千工,食民之米一千三百石。众力方作,雨则止之;城功既成,雨又坏之。敢问雨者,于神谁尸?吏能知人,不能知雨。唯神有灵,可与雨语。吏竭其力,神佑以灵。各供厥职,无愧斯民。【念楼读】久雨成灾,危害极多,这修城墙的工程,您却不能不管啊!。
修城已经投人六万九千工,一千三百石米也已吃空。这雨若不止,工就只得停,修好了的城墙也得返工。我只能管人,不能管雨。天上的事,还得天上的神祗做主。
求城隍神快快显灵,让天公停雨放晴。工程能早日完成,您和我就是造福于民。
古代祭祀很常见,尤其是在自然灾害来临的时候,为了祈求上天保佑,地方官,甚至帝王都会亲自求神拜佛,为保民生福泽,对神明起誓,以奉承话为主。
而欧阳修这次求雨,不按常理出牌,他完全是从实际情况出发,告知灾害的严重性,然后向天神问责。“敢问雨者,于神谁尸”,提醒神有神的责任。
一个栩栩如生的主人公形象树立在读者面前,这便是欧公的长人之处。
03靴价。
冯道、和凝他俩同在中书省当宰相的时候,和凝有回见玛道穿了双新靴,便问他:“您这双新靴子是多少钱买的?”。
“九百。”冯道举起左脚,答道。
和凝是个急性子,一听就火了,回头便呵责自己的随从:“我的怎么要一千八?”骂个不停。
冯道在一旁好像插不上嘴,过了一会,才向和凝举起自己的右脚,慢吞吞地说:。
“这一只也是九百。”听者无不大笑。
这便是朝堂之上官员的互相打趣,即使都在严肃认真地办事,上班前后同事之间偶尔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也是有益无害的。
我们读这篇文章,了解冯道的幽默,古代的物价,同时更能感受到古时的人际气氛,开玩笑是人际交往常见的一种互动方式,古已有之。
此外,作者的旁征博引让我们吸收到不少有趣的史料知识,比如在谈到生死的祭文篇,作者从《带笑而死》中联想到美国大作家海明威的墓志铭,特别俏皮:。
请原谅我不起身。看得出他是心平气和,甚至还带上几分幽默感告别人生的。
这对待生死,坦然自若的心态,确实是值得后代赞扬和学习的。
三、读书乃天下乐事530篇名文中,谈读书与品德修养居多,选几篇印象深刻的和大家分享。
01。
小朋友常问爸爸妈妈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学习?”。
我们看看古人是怎么回答的。
诲学说。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虽不琢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玉石不经过雕琢,不能变成精美的玉器,人不学习,就不会掌握知识,明白道理。不过,人和玉石是不一样的。玉石不加工,还是一块玉石,人会受环境影响,不学习的话就无法变成一个高尚的人,有用的人,甚至还会变坏。
02。
人们常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把读书的价值物化了,其实读书不仅是通晓知识的手段,读书还可以交友,彼此交流,增长智慧。
友善士。
孟子谓万章曰:“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见贤思齐是读书人的一大习惯,然而“切磋学问,砥砺品行,只靠和朋友交流还不够。通过读书,认识古时的智者贤人。他们人虽然不在,他们的思想和著述却还存在着。
比如太史公克服艰难困苦,终成《史记》,二千年后的我们,读其书,知其人,论其世,犹不能不为之感动。
读先贤的书,便能接近他们,了解他们的为人和时代,也就等于和他们交了朋友。
如果阅读是门槛最低的高贵行动,那么“从书中结交古时的智者贤人”可算是最高级的交友方式了。
03。
天下最乐事。
“陶石梁曰:‘世间极闲适事,如临泛游览、饮酒弈棋,皆须觅伴寻对;惟读书一事,止须一人,可以尽日,可以穷年。环堵之中而观四海,千载之下而觌面古人,天下之乐,无过于此。而世人不知,殊可惜也。”【念楼读】世间休闲适意之事,如游山水、赏胜迹、饮酒、下棋……都要有同伴。只有读书,才是纯粹属于个人的事。
周作人在《文法之趣味》一文中说,拿一两本有趣味的书,在山坳水边去与爱人同读,是消夏的妙法。
然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塔,虽是同一屋檐下的伴侣,彼此之间的理解和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读书与其他活动不一样。这便是书“止须一人”来读的缘由。
读书,没有任何条件限制。居陋室,能纵览天下;相隔千年,还能晤对古人。这是任何其他赏心乐事都比不上的,只可惜人们不一定体会得到。
四、真挚的情感流露01。
言为姊作粥。
英公虽贵为仆射,其姊病,必亲为粥。釜燃辄焚其须。姊曰:“仆妾多矣,何为自苦如此?”勣曰:“岂为无人耶?顾今姊年老,勣亦年老。虽欲久为姊粥,复可得乎?”李勤身为宰相,姐姐病了,他还亲自为她熬粥。
这时他年事已高,胡须长得长,熬粥时胡须都被火引燃。姐姐劝他别干了,说:“男女用人多的是,何必自己动手呐。”。
“难道是没人动手我才做的吗?”李勤道:“我是看见姐姐你年纪老了,我自己也老了,即使想长久给姐姐熬粥,只怕也很难了啊!”。
李勤对老姐姐讲的话,充满了手足之间的深情。这种亲情,无关权力地位,这是心的向往,每每触及都是内心最温暖的地方。
02。
与夫人书。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念楼日】“乱世英雄出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写这封信的钱缪,就是称霸一方的乱世英雄。
我们读这封信充满了温情,全不像武夫的手笔。看得出钱大王此时只把自己当作盼夫人归来的丈夫。
第一句“陌上花开”,点明春色正好,提醒夫人不要辜负大好芳时。第二句“可缓缓归矣”含蓄委婉,不以心情急迫为由,而以商量的口气,显出了一片好男人的温柔。
杨澜说过:好的婚姻里不只有爱,还要有肝胆相照的义气,不离不弃的默契,以及刻骨铭心的感情。然而在古代东方,女人普遍是为君生儿育女的工具,是政治上的利益交换,实在太不可能有这样的享受。
正因如此难得,钱大王这封信从此化为歌诗,传播开来,流传后世,读来不甚感动。
03。
寄邹论园。
仆归里后,内子已自病危,乃不数日间,遽然化去。以数十年同艰共苦者,而目中忽无此人,觉“蒙楚”一诗,字字皆为我辈画出泪痕。方知此种伤心,固自同于千古。特仆不幸,适然觏之,惨惨何已!我回乡时,妻子病已濒危,没有几日,便故去了。
现在才知道,和顺夫妻一死一生,乃是人生最大的不幸。悼念亡妻,让人情不自禁想到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芒”。
妻子去世十年,我已不再是从前的我。面容沧桑,耳鬓如霜,如果我们此刻相见,你应该已认不出我了。午夜梦回,常梦见你我年少时,每回我推开家门,妻子你面窗梳妆的情景。人生中的诸多不顺,妻子的温情脉脉让我满腹话语,然而除了哭,我无言以表。
生离死别之痛,本人当时是无法以语言文字表达的,因为语言文字无此力量,人亦无此力量。——惟有泪千行。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先生说:“一个人的精神启蒙,往往始于传统经典的滋养。阅读之于生命,人们习惯将国学经典比喻为母乳。母乳的价值在于她是取法乎上的不可替代。正如作者所盼望的,希望后代能接受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与孔子、孟子、庄子等古圣先贤做朋友,从经典读物中吸收精神营养。如此,德必向善,学必精进,功自然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61041.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