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陇南的词语,陇上江南指哪里???

天水叫陇上江南的时候,还没有陇南这个名称呢?不知道现在的陇南人有啥渣渣呼呼的?。
《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先生,他在《中国的西北角》中对天水的描述为:“甘肃人说到天水,就等于江浙人说苏杭一样,认为是风景优美、物产富饶、人物秀丽的地方。”当这样的描述在《大公报》上发表后,大大增进了天水的知名度。至今,这段描写仍然是天水对外宣传时不可或缺的章节名句。
不知道范长江先生年代的人可以自行去学习。
江南这个词不仅指风景秀丽,物产丰富,更指文化繁荣,人杰地灵。如果有水就是江南,那大沼泽地全是水。

有哪些描写花很美的诗词?

古诗中写花的诗词很多,像有关梅花、桃花、杏花、樱花的诗句精彩纷呈,多不胜举,比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鞭丝车影匆匆去,十里樱花十里尘。”等等等等。把古人的的诗重贴一遍还不过瘾,这里试拿出本人几首拙作权为助兴,好与否,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毕竟大家也贴了许多,不喜欢就去看其他的吧。
【捣练子】咫书春梦。
文南郭居士。
二月二,早春初。山寺桃花伴古书。
那酒那人犹梦里,那词那曲入屠苏。
【南歌子】客梦归鸿。
文南郭居士。
雁字留声远,珠帘卷雨稀。风携疏梦入谁帏,空教不周山上白云飞。
莫拾钗头凤,还藏一剪梅。归鸿若寄锦书迟,应举半轮明月兑余杯。
【喝火令】踏雪寻梅。
南郭居士。
瘦雪知芳影,东江破晓梅。玉梢残夜发长堤。今顾去冬琼树,唯见此花随。
欲觅春来句,堪惊鸟语时。更行前路问新枝。醉也香凝,醉也梦魂飞。醉也点唇含笑,乍起玉奴词。
七绝·春暖四月(新韵)。
文南郭居士。
人面桃花不入怀,万家灯火照蓬莱。
春阁四月芳菲夜,谁卸红妆到镜台。
七绝·春雨莫教风满头。
文南郭居士。
桓水何曾向北流,不闻雁字上层楼。
风来日暮思春雨,莫叫桃花落满头。
七绝·三月春江暮。
文南郭居士。
梦里依稀醉故乡,天涯人面尽苍茫。
落红三月春江暮,不见桃花照晚妆。
*南郭居士,本名郭军,籍贯甘肃徽县。中国诗歌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国金融作家协会、诗刊·子曰诗社会员,《中国诗歌报》诗词创研中心副主编,陇南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狗尾草诗人原创艺术团队主创人员。有数百篇文学作品在各类报刊及网络平台发表。著有《南郭词文》,并获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诗歌提名奖。获“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入围奖。作品入编第四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

去陇南邂逅一场野味盛宴

陇南如同一颗镶嵌在甘肃东南的明珠,有陇上江南之美誉。常年温热多雨的气候,使其孕育了令人流连忘返的秀丽风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水一方”所指的便是陇南西汉水,有人说陇南是诗意弥漫的地方,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墨客皆为之倾倒,不惜笔墨,留下脍炙人口的诗文。李白《蜀道难》里:“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极尽陇南地势之雄奇。杜甫曾由此入蜀,亦留下诸多诗篇。陇南独特的魅力,不仅仅是它山清水秀的自然风光与源远流长的诗意文化,更在于其美食。而美食又以“野味”最为出名,让我们去探索秦巴山区千百年来演绎着的神秘,去邂逅一场野味盛宴。
甘肃的春天是从陇南开始的,高大的西秦岭山脉阻挡季风北上步伐,化作初春的小雨,连同消融的冰雪,滋润着被严寒禁锢了整个冬天的大地,拉开了万物复苏序幕,萌动一场生命的交响曲。陇南春天是极具活力的季节,那初春柔和而又温暖的阳光铺洒在每一土地,晨雾在山间萦绕,如梦如幻仿佛置身仙境。循着清扬的歌声望去,若隐若现的是采摘蕨菜的少女。熬过了漫长的冬季,蕨菜是大自然馈赠给人们的第一道鲜味,品尝春天的味道,一饱口福。早在《诗经·召南》里便有了:“徒彼南山,言采其蕨。”的描写,食用蕨菜习俗延续三千年而不衰,其魅力可见一斑。春雨过后,它们一个接一个破土而出,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挺拔的身体长的很快。鲜嫩的蕨菜是绿色的,倘若长成褐色,就失去了食用价值,这即是为何清晨就满山皆是采蕨人的原因。蕨菜太小的虽嫩,但味道不足,太老的又过硬,难以食用。高度大概在十五至二十公分为宜。在距离根部约莫一公分的样子,轻轻一折,就整齐断开,流出汁液来,毫无藕断丝连之感。新鲜的蕨菜,掐掉其毛茸茸的弯曲的头部,放在水里煮十来分钟,接着用凉水里漂洗,待漂洗水不在被染成褐色为止。将其余与熏好的腊肉一起爆炒,香气腾腾,蕨菜的鲜嫩和腊肉独特的香味完美结合,便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赢得温庭筠:“蜀山攒黛留晴雪,廖笋蕨菜萦九折”之盛赞。
除了蕨菜,还有一种神秘的野味——核桃穗穗。提到核桃树大家想到的大都是核桃,却鲜有人知道核桃穗穗亦可食用。每当春季来临,核桃树的枝头挂满了如同毛毛虫一样的东西,这便是核桃穗穗。待其成熟后,一遇风便纷纷飘落。在这里核桃树处处可见,不一会儿就能拾取一大袋。捋掉花沫子后,沸水煮半小时,漂洗几遍,或爆炒或凉拌,看着黑乎乎的,味道却鲜美,很劲道。品尝过后便再也忘不了那绕舌香味。与此同时,另一道美食,香椿也呈上了人们的餐桌。采摘香椿讲究一个嫩字,那种刚刚长出褐色的香椿枝芽儿,娇嫩欲滴的模样,便是食用的最佳选择。香椿的做法很多,常见的有:香椿炒鸡蛋、香椿拌豆腐、凉拌香椿……其特有的香气挑逗着食客味蕾,不禁垂涎三尺,成为餐桌上一道靓丽的风景。
瓢子则是每个夏天的主角,“三月瓢子花,四月毛疙瘩,五月白达达”,在端午前后正是摘瓢子最佳时节,远远望去,整座山都被它们铺满了。分红色和白色两种,但以白色居多。瓢子亦称为野草梅,但个头比草莓小的多,相比于瓢子美味,草莓则逊色很多。淡淡的酸涩和恰到好处的甘甜,在配以独有的鲜嫩,演绎出人间绝味。倘若撒上酒曲,酿出的瓢子酒,味道香甜醇美,是难得的饮中佳品。也有把炒好的熟面裹在瓢子上,便会成另一番美味。夏天也是百合花盛开的季节。满山盛开的百合花也是一道常见的佳肴。将采摘回的百合花清洗后,包入提前做好的馅儿,放在笼屉蒸熟。便迫不及待咬一口,满嘴都是百合花的清香,回味无穷。集美貌和美味于一身,可以说是美食中的佳人。
时至初秋,令人朝思暮想的地莓终于成熟。它们生存在荒地或田间阡陌两旁,相比于以上几种,这道美味似乎并不是很友好,身材矮小却浑身长满倒刺,一不小心就会划破手指,然而一粒粒橘黄色的小颗粒簇拥成饱满的果实,如同一颗颗璀璨的珍珠,不断挑逗着你的视觉,令人垂涎。虽知会付出代价,但一心想要摘得美食归,便顾不上那么多。轻轻放入嘴里,鲜美多汁,清爽可口,便觉得一切都值了。在夏季,能与瓢子相媲美的,大概也只有地莓。
大自然给予的美食远不止这些,除此之外,还有羊奶果、山瓜、五味子……等待大家去品尝,让我们背上行囊,去陇南邂逅一场美味盛宴。
作者:李海飞。

中国有哪些地名是原来两个地名首字的合称?

该答的都答了,也再难去补充几个了。详细说一个地名。
甘肃陇南市,下辖一区九县,陇南的前身是武都地区,后来撤区设市的浪潮中建立了陇南市,“陇南”这个地名是个新名词,以地理方位定。市政府驻地“武都”区,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应该知道这个武都,武都的来历推测是古羌语,“武都羌”是羌人的一支,类似于“成都”这个诡异的名字。
同时陇南市拥有中国最多的单名县:成县,礼县,徽县,康县,文县。
成县就是隋唐时期的成州,唐中后期与吐蕃拉锯战的前沿,徽县是当初宋代与辽金拉锯战的前沿,还有一个两当县,今上的父亲在那里起过义,以这三县为背景。
1958年4月国务院撤销徽县,两当县建制,合并设立徽县,县治在徽县原治所。1958年8月又撤销成县建制,设立徽成县,县治仍在徽县原治所。没过几年,1962年,撤销徽成县,恢复徽县,成县,两当县三县,合并没过四年,就又恢复了,原因没去查,但应该与当地独特的地理原因与人文社群有关。地理不论,人文就是大问题,三县相邻,方言似而不同,看有关资料,当初三县分治后,政府把临近成县的徽县一个镇划给成县,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事件和民怨,镇民甚至组了代表团去北京上访,最后改辖的事情才算不了了之。
上一次的徽成一体化失败了,不过据说最新的徽成一体化又在酝酿了,起因是市政府驻地武都区四面环山,交通不便,经济发展也受限,2008年秋冬之际,传言市政府即将迁往成县,引发了武都区人的不满,后来酿成了暴力事件,可以去百度一下,后来甘肃省府连夜组成工作组进驻陇南市,承诺市民不会迁市府,事件才得以平息。
但是为了盘活陇南地区的经济发展大棋,政府在成县建了机场,高铁站也即将落地徽成,而要在成县设立县级市成州市的传言已经传了好多年,但没见落实,徽县人也急了,说这样不行,成县设成州市,徽县也要设徽州市,顺便说一句,安徽当初的某位领导脑子进水,把徽州改名黄山市,如果徽县设地级徽州市的计划成了,正儿八经的徽州市---黄山市可要哭晕在厕所了。
非利益相关,之前去过这几县,有过深入了解。

为什么甘肃的地名都那么好听有诗意,比如兰州、酒泉、张掖、武威、嘉峪关、敦煌、天水、陇南等等?

起初我认为是好听罢了。当我了解过每座城市的来历后,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从地理和历史上来说。
甘肃地处中国西北,东西横贯河西走廊。是古丝绸之路的锁匙之地和黄金路段,也是历代中原王朝抵御游牧民族的最前沿,咽喉之要地。得河西走廊者,天下便是咫尺之遥。
这就意味着,甘肃大地,河西走廊,从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很多城市都是古代征战平定边地而命名的。地处河西走廊的每一座城市的背后都有他壮烈的往事。
单是甘肃的四个地方:酒泉、武威、敦煌、张掖。就是一个王朝,一代名将,一段金戈铁马的故事。
秦朝灭亡后,中原王朝沉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直窝在黄河南岸上,仰望漠北。沉默,不会永远存在,终于在汉武帝时期,汉王朝的军队出征河西,长枪直指,横扫大漠,驱逐匈奴,饮马瀚海,封狼居胥,扼守河西走廊。
并设置酒泉、武威、敦煌、张掖,河西四郡,镇守河西走廊。自此,河西走廊与中原王朝的命运密不可分。
河西四郡:。
酒泉:因“城下有泉,其水似酒”而得名。
武威:汉武帝为彰显汉军的武功军威而得名。
敦煌:“敦”意思是“大”,“煌”意思是“盛”,就是盛大辉煌的意思,因其广开西域,故而盛名。
张掖:意为“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要张大汉之臂膀,断匈奴之腋窝。创造这段传奇历史的卫青、霍去病、李广、张骞诸将,从此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光彩而浓重的一笔。这四个地名,其中的内涵,她们更多的是承载了无数战死在沙场上的将士的希望。
从那时起,每一个有着深远目光的英雄豪杰,都曾踏足于此。
我们把目光放到南北朝十六国时期和宋朝,也不能不说到平凉和定西这两座城市。
平凉。
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苻坚欲讨前凉,置平凉郡,取“平定凉国”之意。平凉之名始见于史册。
定西。
宋朝时,始建定西城,取“安定西边”之意。只可惜,宋王朝止步河西走廊,偏安西南一隅。
后来,金皇统三年(1143年)设定西县。定西成名。
可见,甘肃的一些城市,自古充满了期望。
来到明朝1372年,秋。
嘉峪关。
明朝立国已有四年,逃窜至草原的北元蒙古势力屡犯边境。洪武皇帝朱元璋决策出兵岭北,力图永久解决北元威胁。
这一次,徐达,李文忠,冯胜各领帝国的精锐,千里征战,兵锋直指蒙古草原大漠。其中之一,西路大军在冯胜的率领下出击甘肃,长驱深入河西走廊,七战七胜,锐不可当,扬威漠北。
归途时,在嘉峪山下,冯胜停留了脚步,他仰望远处的祁连山,久久沉默不语。他决定。
在此建关设防,巩固西北边陲,守望漠北。
因设址在嘉峪山上,故得名:嘉峪关。从此,载入史册。
嘉峪关是明长城的起点,是阻击侵略者的重要关隘。素有“河西重镇”、边陲锁钥“之称。并依托此关卡伸向西域设置关西七卫。
再来到离我们最近的晚清时期,有两个名人曾来到嘉峪关,留下过他们的足迹。一位是林则徐,别一位是左宗棠。
当年,时值清廷内忧外患,在帝国命运飘渺之际,左宗棠就是从这里,抬棺出征,率领湘军抗击沙俄,收复新疆,巩固了西北边塞的安定。
离开前,左公站在嘉峪关巍峨的城楼上,亲手提字“天下第一雄关!”以示威武。
嘉峪关见证了那段伟大的历史时刻。
时空穿越,不输前人,敢教沙俄不入关。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还。";。
可以说,发生在甘肃这片土地上,更多的是一代代人的热血和汗水。
这里都有留下他们传奇的故事,并传承下去。
最后,。
我推荐大家看一下《河西走廊》纪录片。

有哪些被严重低估的诗(词)人?

庾信,一个被严重低估的诗人——。
庾信,一个古人中的古人,毛泽东最爱读他的诗●南郭居士。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大家都知道这是王勃《滕王阁序》里的千古名句。但恐怕许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的祖宗却是庾(yǔ)信,王勃只是袭用了庾信的诗句:“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三月三日华林园马射赋》)。
  庾信是中国古代一个极有影响,在今天却不被大多数人知道的一个著名诗人、文学家。在今人看来,唐朝人是古人,但在唐人看来,从《诗经》到南北朝的庾信,都算是古!庾信就真是古人中的古人了,也是诗歌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人。庾信开唐人以诗入赋的先河,唐代王勃、骆宾王的骈作皆受其影响。六朝骈文盛极,而庾信即是集大成者。
  庾信(513年—581年),字子山,小字兰成,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人。他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最著名的文学家、诗人。其家“七世举秀才”、“五代有文集”,其父庾肩吾为南梁中书令,亦是著名文学家。其八世祖名滔,官至散骑常侍,封遂昌侯,曾祖道骥曾为安西参军。庾信饱尝分裂时代特有的人生辛酸,却结出“穷南北之胜”的文学硕果。其文学成就昭示了南北文风融合的前景。有《庾子山集》传世,明人张溥辑有《庾开府集》。
  《四库提要》这样概括庾信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即“其骈偶之文,则集六朝大成,而导四杰之先路。自古迄今,依然为四六宗匠”。
  后来人对庾信的评价很多,但在唐朝,最认可庾信的人应是杜甫了,他在《春日忆李白》里说,“清新庾开府”。他曾写诗称赞:“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高度赞扬庾信结合南北文学而创造出的诗赋。杜甫还在《戏为六绝句》的第一首中这样赞美庾信:“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今人嗤点流传赋,不觉前贤畏后生。”诗中指出庾信后期文章风格更加成熟,健笔凌云,纵横开阖,不仅以“清新”见长,唐代的“今人”指手划脚,嘲笑指点庾信,只能说明他们的无知,而“前贤畏后生”,也只是讥讽的反话而已。
  庾信“幼而俊迈,聪敏绝伦”,博览群书,特别通晓《春秋左氏传》。他身高八尺,腰长达十围,形貌举动疏慢而不拘礼法,有不同常人的地方。他自幼随父出入于萧纲的宫廷,后来又与徐陵一起任萧纲的东宫学士,成为宫体文学的代表作家,其风格被称为“徐庾体”。庾信诗词遗留下来的很多,有三百多首,但由于其诗赋用典较多,再加上他在北朝三十年的仕途世人不太清楚,即所谓“历四朝”而“奉十帝”,作品内容及寓意不宜把握,学者们对其研究较为简略,深入者为数不多。
  然而很乌龙的是,一千多年来,庾信却慢慢变成了庚信,也是因史料久远流传过程中,“庾”与“庚”字相似,主要是历史上手抄等原因,把“庾”字错写为庚了,因而有的书籍就沿用了“庚信”这一名字。而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百度一下庚信,其基本释义竟然是月经,且注释道,《红楼梦》第六九回:“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呕酸,恐是胎气。”当然,这在现在已经开始得到纠正,一些学术论文都使用了庾信这个原本的名字。
  庾信生于南朝,一生都处在动乱年代,开始在南梁朝廷担任东宫学士。南梁侯景之乱时,他奉命以使者身份出使北朝的西魏。南梁被西魏所灭,遂留居北方的西魏。后西魏又被北周所灭。北周开国皇帝酷爱文学,便任命庾信为骠骑大将军,并尊为文坛宗师。此时的南方到了陈朝,陈朝与北周通好,流寓人士允许回到自己的祖国,但庾信仍被扣留在北周,一直不许回国,最后老死在隋文帝元年时的北方。时年六十有九,追赠原职,并加荆、淮二州刺史。
  庾信经典的作品有《枯树赋》、《竹杖赋》、《伤心赋》、《小园赋》、《哀江南赋》等。毛泽东最爱诵读《枯树赋》,而且已经烂熟于心,每背诵一遍犹自动情不已。
  《枯树赋》是庾信羁留北方时抒发对故乡思念,并感伤自己身世的赋文,全篇回肠荡气,苍凉劲健,忧深愤激。他把对亡国之痛、乡关之思、羁旅之恨和人生多难的情怀尽寄寓其中。其内容是,晋朝时一个人来到一棵大树下,看到这棵曾经生长繁盛的大树,现已经逐渐衰老,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悲凉。据有关记述,1976年毛泽东病重,仍卧床诵读《枯树赋》,直到不能言语,机要秘书张玉凤读了两遍《枯树赋》后,他自己又背诵起来,一字一字缓缓地诵读直到最后一句:“……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庾信的主要作品是《哀江南赋》,也是他的代表之作。此赋主要是伤悼南朝梁的灭亡和哀叹自己个人身世,陈述了梁朝的成败兴亡,以及侯景之乱和江陵之祸的前因后果,凝聚着作者对故国和人民遭受劫乱的哀伤。这是一篇极其优秀的赋,虽然不只是这篇赋成就了庾信,但它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庾信晚年赋作的最高成就。全赋内容丰富而深沉,文字凄婉深刻,格律严整又略带疏放,文笔流畅且生动感人,如实地记录了历史的真相,具有史诗般的规模和气魄,因此获得了“赋史”之称。
  虽说文人相轻,但庾信却仗着其出众的文学才华而显得非常狂傲,据唐·张鷟《朝野佥载》载:“梁庾信从南朝初至北方,文士多轻之。信将《枯树赋》以示之,于后无敢言者。时温子升作《韩陵山寺碑》,信读而写其本。南人问信曰:‘北方文士何如?’信曰:‘惟有韩陵一片石堪共语,薛道衡、卢思道少解把笔,其余驴鸣犬吠,聒耳而已。’”。
  文中说庾信自南朝初至北方时,北方文士大多轻视他,庾信便将自己的作品《枯树赋》拿给他们看,从此再也无人敢轻言庾信了。后面是说,南朝有人问庾信:";你觉得北朝文人的才学怎么样?";庾信答到:";只有温子升《韩陵山寺碑》的碑文还值得一谈,还有薛道衡、卢思道也勉强可以说说,至于其他文人,不过都是驴鸣狗叫,喧扰刺耳而已。";。
  综观庾信,在政治方面,据载他在北周担任洛州刺史时,为政简要清静,使官民皆获安宁,颇著政绩。字文逌在《庾信集序》中将其受爱戴的程度与东汉名吏郭伋及西晋名臣刘弘相提并论。当然这在笔者看来只是文人评论的恭抬之语,泛泛之言,说白了他在为官方面其实并无多大过人之处。
  军事方面,庾信虽未打过仗,但仅仅是纸上谈兵就使贼盗闻风而散,不过在遇到的实际战争中,不是逃跑就是屈节,因此骠骑大将军之名也不过是给他安排了一个享受俸禄的职位而已。
  只有在文学方面,庾信在中国文学史上才是一位继往开来的人物。他的文学创作以其四十二岁时出使西魏为界,前期在梁朝,作品多为宫体,轻艳流荡,词藻华美。动乱年代,书剑飘零,羁留北朝后,其诗赋大量抒发怀念故国乡土的情愫以及对身世的感伤,风格也转变为悲凉苍劲。其诗赋在中国赋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既不同于前人骚赋,也不同于后人的律赋,而是将两汉以散文入赋变为以骈文入赋,使赋更具有形式美,将赋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在鲍照之后的齐、梁、陈三朝和北朝,无人能和他比。当时有“徐庾体”之说,与徐陵并列,其实徐陵成就在其之下。
  庾信兼善众体、诗赋文都取得相当高的成就,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位多产作家。最后,让我们一起欣赏他的二十七首《拟咏怀诗》中的两首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拟咏怀诗十。
南北朝·庾信。
悲歌度燕水,弭节出阳关。
李陵从此去,荆卿不复还。
故人形影灭,音书两俱绝。
遥看塞北云,悬想关山雪。
游子河梁上,应将苏武别。
拟咏怀诗十七。
南北朝·庾信。
日晚荒城上,苍茫馀落晖。
都护楼兰返,将军疏勒归。
马有风尘气,人多关塞衣。
阵云平不动,秋蓬卷欲飞。
闻道楼船战,今年不解围。
作者简介:  南郭居士,本名郭军,陇南市武都工作,籍贯甘肃徽县。有近千篇文学作品在各类报刊书籍及网络平台发表。著有《南郭词文》,并获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诗歌提名奖。合编有《雪藻兰襟精华诗词》、《清韵十二家》、《临屏精华诗词赏析》等诗词选集。获“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现代诗入围奖。作品入编第四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被全国诗词家神州行组委会授予“新中国成立70周年优秀诗词家”及“新时代诗书人家”称号。
  系中国诗歌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国金融作家协会、《诗刊》子曰诗社会员,陇南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中华文化旅游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成州文学》顾问,雪藻兰襟诗词终审主编。原精品文化论坛总编,原《中国诗歌报》诗词创研中心副主编。

甘肃陇南十大古村落,这里有被誉为东亚最古老的部族

古村落中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是中国农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遗产,现今却成了“即将消失的美景”。
陇南位于甘肃省东南端,东接陕西,南通四川,扼陕甘川三省要冲,素有“秦陇锁钥,巴蜀咽喉”之称。陇南地处秦巴山区、黄土高原、青藏高原的交汇区域,是中国古代西部民族氐人和羌人活动的核心地区,东晋、南北朝时期氐人在陇南境内先后建立了五个地方政权,作为白马氐族后裔的文县白马人被誉为“东亚最古老的部族”。今天跟大家一起聊一聊甘肃陇南的十大古村落。
陇南-文县1、哈南村。
位于陇南市文县石鸡坝乡,坐落在两山之间的白水江畔,与山水融为一体,当地人称之为哈南寨。“三街九巷纵横交错,12座古楼气势恢宏……”这是哈南村曾经盛景的真实写照。历经千百年岁月的沧桑巨变,古城虽已是“断垣残壁”,但依稀可觅当年雄风。
哈南古寨有史考证或现有残存的古建众多,更有古老的琵琶弹唱、春节社火等民俗文化遗产。这里迄今已有4000多年人类繁衍生息的印迹。唐宋以来,官方在此设屯置寨,部兵戍守,属文县四大边寨之一,为拒吐蕃入关的重要隘口,历史上曾多有征战厮杀。
2、草河坝村。
位于陇南市文县铁楼民族乡,坐落在白水江之南的白马峪河流域中段河谷地带,白马峪河从村中流过。据说,草河坝人原来住在白马峪河上游河谷,后来迁居草河坝,村子已有千年左右的历史。千年的历史滋养出了草河坝丰富多彩的文化。
草河坝至今还保留着独特的传统民俗活动,这些传统活动大多集中在农历正月,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烤街火,这也是白马人各村寨共有的习俗。烤街火从腊月初八开始,每天晚上全寨男女老少齐出动,大家一起凑柴、烤火、唱歌、讲故事、跳火圈舞……。
陇南-西和县3、下庙村。
位于陇南市西和县兴隆乡,平均海拔1400米,地势平坦,气候温润,四季分明,人口约2500人。下庙村属于山丘地带,坐落于两山夹带中间,岐山河贯穿全村,传统建筑集中连片。有的沿进村主路分布,有的沿河分布,且大多分布于整个村落的北部。
建筑物属于砖木结构形式木雕精美,美观大方,非常质朴。在村子中央有座象鼍(tuó)山,山上建有寺庙是当地的尊教信仰之地。山脚下有一处泉眼常年不枯且冬暖夏凉,叫做凉水泉也被称为玉泉,是周边村民的饮水之源。
4、仇池村。
位于陇南市西和县大桥镇,村庄坐落于仇池山顶部,村落四个社分别分布在四块平坦地台上,传统建筑主要为明清时期居民,还有庙宇、楼阁等古建筑,散落的分布在四个社里。相传,仇池山是人文始祖伏羲的诞生地,这里有仇池古国的遗址是仇池文化的发祥地。
仇池山主峰伏羲崖见证了仇池村的沧桑巨变。曾几何时,仇池村与仇池古国一起落入了历史的尘埃。而今,走进这个有着数千年历史积淀的古村落,只见满山红叶和挂满枝头的柿子竞相争艳,整洁靓丽的“秦汉”风格民居,无不记录着仇池村开拓进取的步伐。
陇南-礼县5、火烧寨村。
位于陇南市礼县宽川乡,坐落在野韭梁山下,村落四周山体环抱,状如葫芦,古时称为葫芦谷。谷内有大嘴坡、小嘴坡,曾竹林满沟,却被焚于战火,当地有民谚“大小竹林坡,火烧葫芦峪”。后来形成村庄,名曰火烧寨。据说,古村居民是明朝从北京因兵荒迁移而来。
有人说这里就是诸葛亮火烧葫芦峪的地方,但真假却无从考证。故事大概是这样:三国后期,诸葛亮六出祁山,一次将司马懿父子及魏军困在葫芦峪,然后遍山燃起大火,欲将司马父子与全军烧灭在山野,不料突然一场大雨浇灭了大火,让司马父子得以绝处逢生。
6、父坪村。
位于陇南市礼县崖城乡,坐落在崖城乡西北方向山丘地带。父坪村落大体呈一字型布局,沿父子河东侧分布,总土地面积约1800亩,田地主要分布在村落东侧的山地上。这里是著名的民间艺术——韩山皮影戏的发源地。
韩山皮影戏源于礼县崖城乡父坪村韩山自然村,以崖城为中心,流传于礼县以北、武山县以南大部地区。据考证,现为陇东南最古老的皮影戏之一,至今已传承六代人、上百年历史,鼎盛时期曾在礼县、武山、岷县、西和等周边好几个地县流动演出。
陇南-徽县7、稻坪村。
位于陇南市徽县嘉陵镇,整个村子民风淳朴、村风文明,呈现出一派古朴幽静、祥和安宁的气氛。隐藏在这里的古老的小山村,它自顾自地美丽着,直到2017年被列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才因尹家老宅为代表的清代古建筑群落广为人知。
尹家老宅是典型的北方四合院布局,历经百年岁月的屋脊、门楼、围墙,青石街沿,院坝,桌椅以及为躲避土匪修建的逃生通道等依旧保存完好。漫步村内,是记忆里的乡村味道,小桥流水、炊烟牧笛,依如鸡犬相闻、水车嘎嘎、耕读传家……。
8、田河村。
位于陇南市徽县嘉陵镇,提起徽县田河村,就会想起这里别具一格的古银杏树群落,让人魂牵梦绕。银杏树素有“金色活化石”之称,其根、茎、叶、果都有一定的经济价值。来田河村自然少不了吃银杏果、品银杏茶、饮银杏酒、赏银杏景,体味“银杏人家”。
夏季的田河村,依山傍水,绿树成荫,嘉陵江水清澈见底,为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世外桃源带来了一份宜人的幽雅和清爽。初冬在人们的印象里,是萧索的代名词,然而嘉陵江畔的田河村,却在初冬用无数金黄的银杏叶,改变了人们对冬天的记忆。
陇南-宕昌县9、东裕村。
位于陇南市宕昌县狮子乡,地处两山夹一河的峡谷地带,依山脚而建,村落各户分散居住,整体呈条状,东西向坐落,村子的核心区域位于整个村庄的中间部分,向四周逐渐分散建设,村里的山上森林密布,和陕西的秦岭地貌极为相似。
村庄的传统建筑保存较好,占全村民居建筑的80%,部分翻修过的院落民居,建筑格局及风貌依旧变动不大,多数传统建筑以分散方式坐落于全村各个区域,传统建筑中木落房已所剩不多,多数以五柱落脚房为主。
陇南-康县10、朱家沟村。
位于陇南市康县岸门口镇,地处风景秀美的燕子河畔,属燕子河流域和牛头山系,村口有一颗千年麻柳古树,从外边看上去十分的隐蔽,使整个村庄更显古老而神秘,村内地势相对开阔,溪流潺潺,曲径迂回。村里随处可见传统文化符号,形成独特的文化景观。
至今仍留存着石碾、磨盘、手磨子、石马槽、功德石碑,尤其是明确文字记载立于清道光十九年的拴马桩,虽经百年沧桑,仍保存完整。其中朱家大院是近两百年的历史老宅,为清末民初康县四大家族朱锦秀的老宅院,座东向西,是康县保留不多典型的四合院建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41066.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