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台风的小诗,形容台风或者狂风暴雨的诗词有哪些?

形容台风或者狂风暴雨的诗词有:。
《卜算子.咏台风》。
福建夜中秋,超飓莫兰蒂。
雨骤风狂三尺涛,福厦泽国地。
福祸掌翻间,生死薄如纸。
灾难面前贵贱无?何必争名利!。
《夏五月方闵忽大风雨三日未止》。
【作者】陆游 【朝代】宋。
五月昼晦天欲雨,街中人面不相睹。风声撼山翻怒涛,雨点飞空射强弩。一雨三日姑可休,龙其玩珠归故湫。千里连云庆多稼,牲肥酒香作秋社。
《骤雨》。
【作者】华岳 【朝代】宋。
牛尾乌云泼浓墨,牛头风雨翩车轴。
怒涛顷刻卷沙滩,十万军声吼鸣瀑。
牧童家住溪西曲,侵早骑牛牧溪北。
慌忙冒雨急渡溪,雨势骤晴山又绿。
《江行值暴风雨》。
【作者】李中 【朝代】唐。
风狂雨暗舟人惧,自委神明志不邪。
投得苇湾波浪息,岸头烟火近人家。
《有美堂暴雨》。
【作者】苏轼 【朝代】宋。
游人脚底一声雷,满座顽云拨不开,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十分潋滟金樽凸,千杖敲铿羯鼓催。唤起谪仙泉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

强台风山竹登录,有哪些关于台风的诗?

随着“百里嘉”和“山竹”的活跃,“台风”再次成为热门关键词。在诗歌中,“台风”或是描摹刻画的直接对象,或是偶然闯入的意象,或是作为“兴”的事物,调节着诗歌的情调、色泽。台风王小妮。
我看见南面的海,呼叫着。
涉海而来的黒狮子们。
正竖起生满白牙的鬃毛。
我看见全天下。
侧起身,雀跃着响应它。
所有树都在吸气。
大地吃惊地弯曲。
日月把光避向西北。
我看见不可阻挡。
水和天推举出分秒相接的君主。
那么隆重。
去陡立的雷电身上快速行走。
山被削成泥。
再削成雨。
遍地翻开金色的水毡。
君主驾着盛大的狮队。
城市赶紧挑起它的死头颅。
在颤抖的世界上。
终于看见了隐藏已久得而疯子。
心里有不安翻卷。
我要立刻倾斜着出门。
海,抬起连着天的脚上岸。
一瞬间迈过了。
含羞草一样的危城。
狮皮还在大洋里。
鬼魂从水的内核中钻出。
只有等待风雨扑过来。
我才能看清万物。
活着,就是要等一场台风。
等待不可知的登门。
从今天以后。
我要贴着白沙滑动的海岸飞。
等待台风再起。
等待着会见不可能。
选自《出门种葵花》,王小妮著,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6年。
电影《岁月神偷》剧照。
气候症,素描节选张尔。
她澎湃的刘海被整个秋天囫囵拨向动人前额。
时有细浪一股,委婉泄露,接通金融的风暴图。
凌晨启动的车厢内,她勤恳编织,刮洗细嫩胡须。
昨日灯下,腐朽睡莲垂合于永久不至的夜幕。
“无限意外能阻止未来涌动,。
犹疑亦能惊痛未及分割的惶恐。”。
当她蓦然腾起玲珑臀部,台风正虚晃了一招。
轻轻擦过滑稽星球上,预言家的哑语。
下坡桥时,秤咸蛋一枚,豆腐若干。
赎回真银几两。人群中冒出她披顶秀发。
快意背影被微雨漫卷的鱼鳞推向小巷深处。
风疹,台风,九月下旬的风言风语。
风疹,台风,九月下旬的风言风语韩博。
病不逢时,风不择时。
患者自况为一只纸灯笼。
“风把我擦亮,我的纸里。
包着风的火。”。
搬家公司的旧卡车。
裁开风雨,“操,这群学舌的苏北搬运工。
还有那位骄傲地为方言换档的司机。
他们都是掌灯人。”。
苏州河畔的夜色弱不禁风。
患者紧闭门窗。
眺望租金里三成的风景。
“我真想跳下去,24楼,只要能听到卷舌音。”。
以卷舌音的姿态,台风,前进。
居委会慌忙播出夜间警报。
“生活是艺术之母。”听吧,原汁原味的小品。
但得替广播员的舌头捏把汗。
灯笼忽明忽暗。从海洋到陆地。
语言吹皱了一地灯影。
“我从未被风吹灭。”在北京,另一位患者。
不愿承认旅居香港的病情。
“搬场落雨,有财有势。”俚语盘旋在上海。
告别了农转非的宝山话。
又坠人苏北口音的旋涡。
“我被气流抛上半空,像一场雨,没得选择。”。
校医开的药片。
强压住纸里的火。
西医的舌头卷着中医的话,“多喝水。”。
风力迎着流水削减。
都是第一次,台风和风疹。
患者在口语中乔迁。
水土不服。“想想已经死去的,疯了的,。
那雨水熄灭的,纸里的火。”。
(1998年,上海)。
选自《借深心》,韩博著,北京:作家出版社,2007年。
2002年的夏天莱耳。
茶花冰凉。
在2002年的夏天打开她的白。
她舞蹈,在冷水中。
南中国海的台风。
漫卷而过。
她眼里的仿宋字。
纷纷跳海,寻找出路。
还有什么。
能够令她在心里感叹。
还有什么。
可以重现眼里的波涛。
晚祷的钟声。
像雨前感染的风痛从四面传来。
凉薄的风把夏天吹进海里。
用文字和声音取暖的日子。
已经死去。
相爱的人们已经死去。
选自《百年新诗女性卷》,谢冕主编,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12年。
电影《不惧风暴》剧照等待台风陈舸。
奇怪的闷热,并非无缘故。
就像我所做的,都事出有因,。
我的生命里有根据,现在,。
这个根据就是你。
那不过是颠倒的原因,。
你知道,我需要正常的结果。
暴风雨的前奏。你认为。
还会有正常的生活吗?。
不要用所谓的生活来对付我。
我很累。一个人承受多重的。
压力,这蚁穴般膨大的城市。
你一直在观察中误解,。
你周围都是字词,以为抓住了。
意义。你过于执著外观。
有什么意义?你总是在躲闪。
你谈论的,从来不够具体,。
最多,只能算具体的剩余。
有一种必要的距离,我们。
会因为渴望接近而窒息。
你的修辞术,不包括身体。
这就是你所谓的途经。你。
有太多欲望,用别人的挣扎来写诗。
我明白你无所不在、突如其来的。
痛苦。你美如放弃,你的孤僻。
快要耗尽纯洁的氧气。
你明白?冷漠的制造者,无辜。
流水线。碰到人群,我就无法呼吸。
形势环绕你,渗入你的内部,。
塑造了你的现实。你应该溶解,。
运用意志。另一方面,我觉得我。
混浊,不及你的固执析出明净。
我忽略你的隐晦,但不能忍受。
你嗫嚅的怯懦。我甚至不想指责。
你组织各种名义,闪烁的偏私。
悬而未决的世界里,迂回是我的。
道路。我不前进,只漂移。
多警醒的水母!从海底探听风暴。我渴望。
一个确定的未来:不管美好,抑或糟糕。
唯一的确定,是我们的不确定。当你。
为将来恐惧,你分裂了现在。当人。
成为一堆碎片,一团混乱,我需要你,。
你有植物的清新。
你需要的是性,非我。到处都在繁殖。
难道爱不是灵魂和肉体的交融?落日下的。
街道,月光和夜色揪缠的枝桠。
你依赖比喻,貌似精妙,。
实际上,十分阴郁。
心灵的气候布满阴霾——你是皱缝。
透漏的瘦光。
我厌倦了配合的陈辞滥调。
很多年,我们只能偷偷活在言辞里,。
却往往辞不达意。你成了我的失语症。
不满足在驱动你,而天真会伤害我。
不满足的机器,幽灵——它们获得了。
新形式,开汽车,到银行排队,使用分期付款。
为什么总是要谈到钱?。
钱?我讨厌空虚的货币,除了不能流通的。
但是,它会给你带来真实和安慰,兑换。
各种形状的未来。
我说的是幻觉。我恨自己,缺乏摆脱的。
能力。我恨我自己,在快要崩溃的时候,。
还要想到你的缥缈。
“苏丙比”没有在这里登陆,台风。
总是容易改变路线。
2013年2月。
选自《中国诗歌评论东海的现代性波动》,张曙光、臧棣、萧开愚主编,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
灾难周瓒。
我的左耳地震了,而我右脚的小脚趾正患着抑郁症。
废墟中,我的听觉呼救,声音越来越微弱。
我匆匆追赶你的时候,是什么在拖我的后腿?。
从我双肩的交汇处,峡谷问泥石流蠢蠢欲动。
难道是末日正为它自己建造实验室?。
这颗头颅盛满翻腾的电波,左右转动着,偶尔——。
捕捉到台风筹划登陆地点和侵袭面的消息。
闪电划过一只瞳孔,顿时,双乳的火山爆发。
来自丹田的能量可以和金融危机一较高下。
暴政的瘟疫正在大肠里游走。
寻找突破口,啊,我的肛门并不准备。
传播病毒!可干眼症说明我的地下水正日益稀少。
我的两腰冰凉如极地,正迅速融化。
变暖的世界将再次遭遇大洪水。
它会突破子宫的安静,冲垮阴道,如海啸。
洗涤七窍的湖海,密发的丛林。
但它们也阻止不了肋骨与胫骨的战争。
黑夜的鼻尖冰凉,伫立如一支孤独的灯塔。
选自《沉默的大多数》,张清华主编,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5年。
台风登陆莫小邪。
你是我掠掉皮的石榴。
像红宝石被阳光切开了中轴线。
来去自由出没于风中。
黄昏比棉花还要轻飘。
台风正在天上预谋着用身体。
覆盖睡成人字的我。
心肠无比坚硬的你拿出更坚硬东西。
上帝没能来拯救狂风之夜。
高大的树木纷纷垂下头颅。
水找不到和风较劲的对手。
一块崭新的床单上出现了奇怪的花纹。
托起了两个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台风和我一样睡不着。
你会多么辛苦。
选自《21世纪中国诗歌档案》,高春林主编,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06年。
电影《完美风暴》剧照苦夏杜绿绿。
夏季给我的,超过其他所有季节。
每年都是如此。
有年七月,我住在江边。
马路上日夜都是人可我依然。
不敢随意外出。
房子狭小,堆满老旧的家具,。
单人床落满灰尘。
我睡在厨房的地板上。
必须出门时,我。
会给自己裹上许多层衣服。
像个犯罪的人。
如果有人看,他看到的。
会是一个眼含泪水,极力掩饰紧张的人。
现在还记得到达第一个目的地。
我需要走五千二百步。
地上全是灰尘和垃圾袋,。
运气好的话,会见到一些坠落的紫荆。
有一次我遇到一群榕树。
它们的须垂到泥土里,。
长成许多新树,拦住我的去路。
我真想留在那树上。
而那些东西……。
始终在我身后。
俯视这一切。
他们戴着帽子,像正义的法官。
我并不怕死。
——我怕他们,从不回头去看。
那年夏季异样缓慢,常下整夜的暴雨。
我在黑暗里,仔细辨听。
刹车声,喇叭声,人们的喊叫,。
铁门生锈了,起台风了。
当时真年轻呀。
夏季的某一天,是我的生日。
2007年11月27日。
选自《冒险岛》,杜绿绿著,银川:阳光出版社,2013年。
从飓风到行走,或晚春诗阿翔。
飓风裹紧了建筑,人群切忌逃离。
因为未知的随大溜。
容易把我引向更黑暗处。
下垂的闪电隐而不发。
而晚礼服的风度,肯定不只是制造了最拿手的气氛。
我分辨出两种时间,没有什么比易逝更能触动黑压压。
的乌云。
就像体内秘密的压力,它涉及私奔的乌鸦。
或者相反,忽略慢生活的琐碎。
不在乎最低度的信仰。
你会遭遇到诸如此类的怀疑,也意味着不能说。
天色还尚早。
即使你佯装耳背。
但自我的背叛加深了变形。
从飓风到行走,需要错开一个礼拜的单向性。
假如语言的泡沫。
一直宠幸着你,那么在晚春。
不会感受到夏日实际的美艳。我只写下。
“丰腴的风景经过我”,另外还要写下“厌倦时。
插进流浪汉最浑浊的鼾声”。
一首诗犹如飓风。
逼迫你行走。
直到这一刻,晚春混迹于。
糟糕的广场舞,这更嘈杂的记忆。
显然被你混淆了了,甚至体制的小练习。
很有可能危及真实性。
因此不宜久留。我不能说理解了深不可测的隐喻。
四周摇曳的树枝,再乘以。
妄想症,等于是,骑摩托车的巡警。
在一首诗一路呼啸而过。
选自《一首诗的战栗》,阿翔著,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16年。
电影《后天》剧照台风三章蒋浩。
1。
预警!预警!浴巾般预警,裹俅用?。
不剪枝,不疏浚,不检电网,不修道路,。
不手电,不干粮,不放假,不做任何提前量。
急需:衣物、褥子、毛巾被、枕头,大米,面条,。
面饼,即食粉面,饼干,八宝粥,食用油,盐;。
消毒粉,杀虫水,洗衣粉,樟脑丸,杀菌水,肥皂,。
香皂,垃圾袋,手套,毛巾,水鞋,竹扫把,胶水管;。
蜡烛,火机,手电筒,风扇,煮饭锅,消防斧,。
老虎钳,防雨棚,帐篷,电笔,防潮垫,铁丝;。
百炎净,诺氟沙星,消炎痛,黄莲素,阿莫西林,。
泰诺,芬必得,扑热息痛,去痛片,风油精,霍香正气水,。
杜五液,双氧水,0.9%盐水,75%酒精,碘伏,纱布,绷带,。
棉花,棉签,医用手套,换药包,清创包,氯消净,消毒液。
我们最缺的是水电。我们用电池发电,用口水做饭。
电池泡在雷电轰鸣的池子里充电,。
口水卡在每一口卡喉的口水里发酸。
2。
外面的暴风雨早在半年前就开始了。
换了门窗和锁芯,。
换不了屋梁里粉嫩如蕊的钢筋。
同事大都是在开会时被卷走。
茶未凉,茶叶却已沤烂。
座位上留下的水渍尿汗参半。
起初还真有些蝴蝶般糊涂的恐慌,。
慢慢就明白了国需家治,日子人过。
站队还是站对,才最关键。
巡视组和中纪委只不过是保安和保镖,。
我们好歹也是为人民服务的保姆,。
左手怕右手?台风来自自然,解暑,。
比空调环保,只是吹乱了发型。
像只雨燕,去私家菜吃公款宴时,。
照例有人开门开车撑伞,。
没淋湿惹一身雨也不觉得这雨不骚不离。
3。
赶巧了!台风夹在两次空难间登陆。
房子倒了,地基嶙峋,还在维稳;。
树拔了,坑里积水,通货还在冒泡;。
庄稼没了,田园狼藉,天生何草草;。
人死了,还在哭,后悔没去北京上访,。
关黑屋,挨打,挨饿,残了,废了,。
至少命在。即便要死也得像江苏同行,。
在长安街,一起喝农药,一起倒。
警察如果半途抓我们回来,打不过,。
就像河南同行,和鬼子拼水果刀,。
你死我活。好歹我们躲过了台风,。
岛在,海在,政府在,人民也在。
亲爱的垃圾又把街道塞得满满的。
死者说,活着而身心折磨,不如死。
你看这风儿多猛烈多干净,还带雨。
发配儋州的诗人说,“我欲乘风归去。”。
2014年7月19-27日,海口。
波纹颖川。
台风在前,拉拉队长乘着飞鸟。
跃入水中的日食。一次痛楚让爱滋生更多。
秋天,夕光中不再有人。
舒展双臂,因幸福而沉默。“肌肤像白银,却有檀木。
肢解的声音,丝丝碾过每寸骨骼。”秋天。
有女人在大雨中窒息,受困于一场漫无休止的。
拥吻;一捧燃烧的云,一段切开水面的亮光,一艘艘快艇。
满载着靓丽的小拉拉队员,衣着单薄,隆隆驶向秋天最深的。
落日和海沟。
2013年10月。
2018年6月2日修订。

台风来了吟诗一首

拟古。
台风。
海上生风雨,千里过江沚。
江沚有高楼,行客二三子。
荷盖欲遮身,罄折同风起。
风云仰气数,天意惯如此。
侧身篱檐下,罡风吹未止。
这些年已经不知道被台风吹坏了多少把伞,我一定要抱怨一下(题图的小姐姐不是我)。至于诗里的深意,那是没有滴→_→。
以为自己开始写律诗,古体就废掉了,看来还可以抢救。
还有最近要控制自己不再写诗了,再不填坑是小狗_:зゝ∠_。

你们有写过哪些自己认为比较满意的诗?

《夏日午后偶得》。
中岁意慵懒,长夏暑相侵。
蝉鸣知静躁,茶清历浮沉。
独饮思前事,阔别忘旧因。
请看石里火,已灭梦中身。
《台风夜小诗一首》。
天地失其序,阴阳意不平。
狂风行万里,暴雨覆边城。
势大须臾尽,愁轻旦暮生。
微凉值此夜,闲卧看青灯。
《己亥中秋诗其一》。
八月素秋天地间,偷闲只合是中年。
殷勤今夜风盈袖,要我登楼看月圆。
《己亥中秋诗其二》。
问道修心长养拙,浮生何畏任消磨。
无端望月一长叹,始信人间惆怅多。​​​。

素材积累|15句教你如何描写冬天的风

1、冬天,在刚开始就走出了潇洒的一步——寒风。夜幕降临了,寒风好似一个醉汉,在大雪原上,在小镇的每座房前游荡着,时而放开喉咙狂怒地咆哮,时而疲惫地喘着粗气。光秃秃的树枝在狂风怒吼中战栗,摇曳不定,月也怕冷似地躲进了云层。人们颤着身子,捂着双手走在大街上,狂风肆无忌惮,凉飕飕的,直灌入人的衣襟,吹得人心寒。树木“哗哗”直响,狂风卷着树枝、树叶挥动,像魔鬼的爪子在乱舞。冬天,用自己的独特向人们展示了它的风姿!。
2、冬天的风,像一把喇叭,发出“呜,呜”的声音。小朋友们听到了,马上穿上厚厚的衣裳;小动物们听到了,都开始忙碌起来:有的在加紧运粮食,准备冬天的时候不挨饿;有的大吃大喝,因为它们要长时间不吃不喝,所以现在要贮存能量;大树听到了,脱下翠绿的衣服,换上金黄的冬装;只有松柏有所不同,它仍然穿着翠绿的衣服。
3、渐渐地,天气凉了,风也冷多了。早晨凛冽的寒风吹到脸上就像刀刮一样,路旁的杨树枝在风中狂舞着,那干巴巴的树枝,不时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路边枯萎的草,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在狂风中战栗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4、寒风中,我裹紧了厚重的大衣,喘着不均匀的粗气,迈着颤抖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凄凉的夜迷茫不了我那坚定的方向,昏暗的路灯照明了要前行的远方。寒风割在我的脸上,没有留下醒目的伤痕,然而带来了冰冷的疼痛。
5、寒风从教学楼中穿梭而过,呜呜咽咽的嘶吼是它脚步的回声;它从空旷的操场走过,呜呼呜呼的悲鸣是它沉重的叹息;它从五彩斑斓的山林中走过,唏唏哗哗,嗡嗡哄哄,犹如波涛汹涌的海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6、刚入冬,风还不是那样寒冷,只是风力很大。路旁的大树被风刮得左摇右摆,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大街上尘土飞扬,撒落在地上的碎纸,被风卷上了天,在灰暗的天空的高处飘舞着。
7、冬天的风冷,可它坚强了我的筋骨;冬天的风烈,可它锤炼了我的毅志;冬天的风硬,可它能使弱者变强,强者更强;冬天的风柔,因为它那严酷的面容下,包容着一颗爱心。
8、冬天的风擅长“偷袭”。总是在我们身在雾中找不着北的时候,给我们重重的一击,犹如闪着寒光的刀片在脸上划过。若非我擦了润肤霜,它肯定会给我留下些记号,在回家时感到十分狼狈。
9、冬天的风是多变的,它有时像一个调皮的男孩,把你的围巾吹起,把你的双颊吹得像一个红苹果;有时又像一个暴躁的老爷爷,把地上的垃圾吹起,吹得漫天飞舞。这个风呀,有时调皮的可爱,有时却又暴躁的可怕,真是让人难以琢磨。
10、冬天的风是无处不在的。它就像是一个气球,一会儿跳到你的身后,一会儿躲到草丛里,一会儿又无影无踪了。可他又很忙碌,大厅里,马路上,大桥底,处处都有它那去无踪,来无影的身影。
11、放下手中的笔,用手揉了揉略微疲倦的双眼。忽然间一股寒意袭来,不禁打了个冷颤,走向窗前一看,下雪了。回视房屋中的一切,似乎都显得有些陈旧。风吹来,窗户发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响声,吵的人有些心烦,出门看看吧!兴许能发现些什么。
12、风,刺骨的寒风,夹杂着朵朵梅花般的雪,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雪,像一个小精灵,在空中舞蹈。然后,白色晶莹的雪花儿从天空中落下,下出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地上变白了,不沾一丝杂质,风吹呀吹,雪花唱起了耐人寻味的歌。风过了,雪花便悄无声息的落到地上。
13、风吹来,虽然是一丝丝轻轻的风,但这风好像将冬天所有的寒冷都聚集到一起,撒在它所遇到每个人的脸上、颈子里、手上……早被冬天吓趴下去的头发被风挠得微微颤抖,好像头发也觉得冷一样。街上的行人欲断魂,萧条得像座死城一样,偶尔有几辆轿车呼啸而过,只留下几串淡烟轻飘地散开……。
14、冬天的风很细,很会见缝插针。像水一样从衣物中渗透下去,即使包裹得再严,犹如“粽子”,冬天的风也会像刀一样直往袖口、领口切进去,使身体感到阵阵寒意。
15、冬天的风,像一把刷子,刷白了整个世界。地上的雪白白的,软软的。像给大地盖上了厚厚的被子;小朋友们在雪地里快乐地玩雪。有的在堆雪人,有的在打雪仗。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TOP语状元。
练一手好字,读千卷诗书,。
写万篇佳作,铸TOP口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38591.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