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少男穿着,小说描写训练——少男

楚楚不凡龙章凤姿潘安之貌一表人才堂堂一表相貌堂堂一表不俗雄姿英发阁方圆宽额丰颐方脸大眼方脸阔额外貌英俊模样英俊貌似金刚貌相端庄天庭饱满粗眉直鼻朗目高鼻。
●他是修长而优美的少年,棕色的软发在月光下贴服的披在一只眼睛上,苍白的长手指托着他还没有服兵役的童稚的脸。
●他枯黄的头发被风吹得很乱,淡蓝而温和的眼睛,方方的脸上一片未刮干净的白胡渣,个子高大,站得笔挺,穿着一件几乎已洗成白色了的淡蓝格子棉衬衫,斜纹蓝布裤宽宽松松的用一条旧破的皮带扎着,脚下一双凉鞋里面又穿了毛袜子。
●这个人是高大的,精神的,制服穿得很合身,大胡子下的脸孔看不出几岁,眼光看人时带着几分霸气又嫌过分的专注,胸膛前的上衣扣一直开到第三个扣子,留着平头,绿色的船形军帽上别着他的阶级——军曹。
●草绿的军服,宽皮带,马靴,船形帽,穿在再土的男孩子身上,都带三分英气,有趣的是,无论如何,这身打扮却掩不住这人满脸的稚气。
●他的步伐、举止、气度和大方,竟似一个王子似的出众抢眼,谈话有礼温和,反应极快,破旧的制服,罩不住他自然发散着的光芒,眼神专注尖锐,几乎令人不敢正视,成熟的脸孔竟是沙哈拉威人里从来没见过的英俊脱俗。
●米盖穿了一件格子衬衫,洗得发白的清洁牛仔裤,浓眉大眼,无肉的鼻子,却配了极感性的嘴唇,适中的个子,优美的一双手,正不停的拨弄着他那架昂贵的相机。
英格很年轻,不会满三十岁,衣着却很老气,脸极瘦,颧骨很高,鼻子尖尖的,嘴唇很薄,双眼是淡棕色,睫毛黄黄的。
●有一个仿佛两样点,对过药店的小刘,高高的个子,长得漂亮,倒像是女孩子一样一声不响,穿着件藏青长衫,白布袜子上一点灰尘都没有.。
●在夏天的海滩边邂逅的男子一定要会跑步,要有粗犷的长相,要有古铜泛红的皮肤,要有海水般明亮的双眼,最好还要有爽朗的笑声.。
●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大摇大摆闯进来,长头发,一脸流气,戴副蛤蟆镜,穿条蓝拉吧唧的牛仔裤,贼眉鼠眼的扫视大家。
●近视眼悠闲地略微闭上,一支卷烟斜插在嘴角里,一缕青烟从点着的那一头徐徐袅起,可见他并不在那里吸。他的两颊有点瘦削,冻得发红,端正的鼻子,不浓不淡的眉毛,中间加上一副椭圆金丝边眼镜,就颇有青年绅士的风度。
●有一对敏锐而清澈的眼睛;前额丰满,里面蕴蓄着的思想当然不会俭约;嘴唇秀雅,吐出来的一定是学生们爱悦信服的话语吧;穿一件棉布的长袍,不穿棉鞋而穿皮鞋,又朴素,又精健……总之,从这个青年人身上,一时竟想不出一句不好的批评。
●她时时瞥过一眼去看他那朦胧的侧影,觉得从头发、前额、鼻子、嘴以至脖子、胸脯,曲线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蕴蓄着美的意象。同时他的气息匀调而略带急促地吞吐着,她听到而且嗅到了;一阵轻微的麻麻的感觉周布全身,嗅觉是异常地舒快,可是形容不出那是同什么花或者什。
●一个还没有满二十岁的青年就这样地走进了社会。他没有一点处世的经验,好像划了一只独木舟驶进了大海,不用说狂风大浪在等着他。
●那龚海立是茁壮身材,低低的额角,黄黄的脸,鼻直口方,虽然年纪很轻,却带着过度的严肃气氛,背着手在客室里来回地走。
●董培芝毕竟看见了他,向头等车厢走过来了,满卑地,老远地就躬着腰,红喷喷的长长的面颊,含有僧尼气息的灰布长衫——一个吃苦耐劳,守身如玉的青年,最合理想的乘龙快婿。
●他的相儿,虽则很清秀,然而两道眉毛很浓,嘴唇极厚,一张不甚白皙的长方脸,无论何人看起来,总是一位有男性美的青年。
●男的摘下斗笠,露出了又短又黑的头发。他长了一副英俊的脸庞,很宽的额头,很挺的鼻子;眼睛深陷,可是大而明亮;眼角和前额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单从这几条皱纹上看,也许他的年龄更大一些。
●他年纪很轻,大约不会超过二十六、七岁,穿着件白衬衫,袖口随随便便的挽着,没有打领带,松着领口,还有一头乱蓬蓬的浓发。
●他的眼睛闪烁着,粗而黑的头发虽曾仔细的梳过,但仍然桀骜不驯的竖在头上,鼻子中部微微隆起,在相法上没有这种鼻子的人是要掌权的。嘴唇薄而漂亮。
●他的脸俊美得使人害怕,象电影中以风流漂亮驰名的软性男明星那样可怕。明亮的眼,雪白的牙,光泽香润的头发。使人惊异的细嫩白皙的皮肤,加上最讲究的西装,再加上最高傲的浅笑,与最冷隽的话语——句子短,音声甜脆;他自头至脚无一处不显出目空一切,超众出群的神气。
●剪着清爽短发,标致玲珑约五官,穿着薄薄的红色长袖T恤,配以一条紧身牛仔裤、黑色平鞋。
●他从浴室走出来,未拭的水珠有微微的光泽,身体洁白而健康,她直视他眼睛深处的稚嫩,二十岁的身体是丰盈多汁的水果。
●总是西装革履地打扮整齐,总是和善地微笑的脸,总是闪着愉悦光泽的眼镜,偶尔会露出犀利光芒的眼睛。
●我们的陪同是位结实的小伙,黝黑的皮肤,矮矮的个儿,留着长发,手背刺着青。看上去,是个典型的土著.。
●他有对浓黑的眉毛,挺直而富有个性的鼻子,至于那紧闭着的嘴,却很给人一种倔强和坏脾气的感觉。
●有棱角的脸孔,带点儿野性的眼睛,倔强而自负的嘴,留得太长的头发,牛仔衣,牛仔裤,满身的放浪不羁,一脸的狂热与任性。
●他抱拳而立,身段高而挺拔,双眉如剑,双目如星,他看来神姿英飒,气度不凡。
●那份挺拔,那份英爽,那份咄咄逼人的豪气,绿衣,绿裤,他站在那儿如玉树临风。
●默默的、研究的打量著那个熟睡的年轻人:端正的五官、清秀的面貌,虽然憔悴,却掩饰不住原有的那股英爽。
●宋江在灯下看那武松时,果然是一条好汉。但见,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大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他没有什么模样,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腮上没有多余的肉,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粗,脸上永远红扑扑的,特别亮的是颧骨与右耳之间一块不小的疤——小时候在树下睡觉,被驴啃了一口。
●他的微笑带点孩子气。他的皮肤象女人一样细嫩,天生卷曲的淡黄头发漂亮地勾勒出苍白高贵的前额,额上交错的皱。
纹只有用心观察才能发现,但在愤怒和内心激动时就比较清楚。他的头发颜色很淡,胡子和眉毛却是黑黑的,这是血统纯粹的标志,就象黑鬃黑尾的白马一样。
●霖脸上洗得白净白净的,穿着雪白的帆布裤子,雪白的敞领的衬衣,落霞射在他的身上,如同白莲花一般的英挺妩媚。
●这异国的故乡的少年:一头黑发,不加油水的整齐的向后拢着,宽宽的前额,直直的鼻子,有神的秀长的双眼,小小的嘴儿,唇角上翘,带点女孩子的妩媚。一身青呢衣服,黑领带,黑鞋子,衬出淡黄色发光的脸。
●一个肩膀宽宽的小伙,肩上垫了一块老蓝布,扛了几枝青竹,竹梢长长的拖在他后面,刮打得石级哗哗作响.。
●卫葑是个英俊青年,风度翩翩,眼睛明亮,穿着白绸衬衫,浅灰西服裤,一件银灰色纱大褂拿在手里。
●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了,二十来岁,他已经很高很大;虽然肢体还未被年月铸一定的格局,可是已经象个成人了——一个脸上身上都带着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
●显然这青年是在地里干了重活以后回来的,他替换着脚站着,大声呼吸着,脸红得象落山的太阳,在蓝衬衫的卷起的袖子下,两条胳臂现出熟桃子的色彩和毛茸茸的光泽。他的红嘴唇张开着,两只长着亚麻色睫毛的蓝眼睛定定地蹬着。
●他是一个既好静又好动的青年,多年不间断的体育锻炼,使他身材颀长、肩膀宽阔、体格健壮。他热爱自己正在攻读的自然科学,热爱生活,更热爱大自然。他象一只刚出巢的小鹰,总是充满活力和信念地振动着翅膀,眺望着无边无际的,弥漫着神奇、丰富和瑰丽色彩的世界。
●这青年,颀长的个子,清秀的脸庞,一双很有灵气的眼睛配上他那两道剑眉,使他的英俊的神采又带有几分魅力。
●他长得到是威风凛凛,英气外露,一双眼睛虽不太黑,却像一对信号灯似地闪闪逼人。
●他今年才二十一岁,长着一副微黑透红的脸膛,高高的个儿,站在那儿像秋天田野里的一株红高粱那样淳朴可爱。
●小伙子长得像秋天原野上的一棵白杨树,魁梧挺拔,朴实健壮。
●小伙子圆圆的脸庞上,两道细眉,一双大眼睛,配上稍微小点的鼻子,也还算匀称。
●他长着一副微黑透红的脸膛,稍高的个儿站在那儿,像秋天田野里一株红高粱那样可爱。
●他小脸结结实实,又像苹果,又像铁蛋儿。他那粗粗的眉毛,黑黑的眼睛,紧闭着的嘴巴,眉宇间自然生出两弯拧在一起的疙瘩结,虎气生生,简直像一个没有出窝的小老虎!。
●他像一只刚出窠的小鹰,总是充满活力和信念地振动着翅膀,眺望着无边无际的,弥漫着神奇、丰富和瑰丽色彩的世界。
●大门开了,走进来一位年轻的邮递员。只见他全身衣服湿透了,裤腿卷得高高的,从膝盖到脚全沾满了泥水,好像刚从泥地里爬起来似的。他手里捧着一包用油布包着落邮件,顾不上抹脸上的雨水,对屋里人说:";《儿童时代》来啦!";。
●这个青年看上去不到二十岁,两条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双机灵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干的人。在一只挺标致的鼻子下面,却是一张大嘴,生得两片厚厚的嘴唇。人们常说:";厚嘴唇的人笨嘴拙舌。";可是他却能说会道,是个健谈的人。
●我的叔叔二十来岁,是个码头工人,长方脸,脸色黑里透红,个儿挺高,长得很结实,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我哥哥刚满二十岁,五大三粗的身材,劲鼓鼓的。头发又黑又硬,一根根向上竖立着,两道浓眉下衬着一双大眼睛,瞪起眼看人就像小老虎。特别是那双大脚板,穿上42码的球鞋,走起路来蹬蹬响。
●星期天,我去排队买米。在我前面的是一个男青年,他算不上胖,但也够健壮的了。圆圆的脸庞上,两道细眉,一双大眼睛,配上稍小了点的鼻子,也还算匀称。就是嘴唇厚了点,像非洲人似的。
●哥哥只有二十多岁,一头黑发,中等个子,身材匀称。他说不上很漂亮,但是五官端正,从他眼睛里可以看出他是个聪明而有精力的年轻人。他给人安静与和善的感觉,而且脸上还带着孩子般的稚气。
●哥哥在我们村农机队开拖拉机。他个子高高的!身体很魁梧,黑红的脸上有一块块伤疤,每当我抬起头看到这些伤疤的时候,脑海里便浮现出了一位拖拉机手给我描述的动人故事……。
●这时候,一个高个子青年人匆匆忙忙地朝了钢口跑去。他头上戴着鸭舌帽,鸭舌前吊着一副蓝色的眼镜,满脸通红,流着汗水,脚穿帆布袜子和厚鞋,手上戴着帆布手套。
●看他年纪不过二十来岁,脸色苍白,像没有睡好觉似的皮泡脸肿。他老是皱着眉头,不大说话。笑纹几乎在他的脸上是绝了迹似的。他穿着一个褪了色的蓝布大褂,好像永远是穿着这么一个一样。清瘦的下巴壳,亮耸的肩膀,显得很没生气。
●我的哥哥大方,热情,开朗,大大咧咧,莽莽撞撞,长得像头小牛犊似的,打篮球是中锋;打排球是主攻手;游泳,更是";浪里蛟龙";,十岁时就横渡长江,成为当年横渡长江队伍中年纪最小的选手,照片还登上了《长江日报》。不到十五岁,个子也长得一米七六,大伙儿都说这是块运动员的料子。
●扎西早己在老爷的靴下和马尾巴后边长成个粗壮的小伙子了,他的牛一般的力气再加上牛一般的驯顺,使得索朗多杰老爷很满意,老爷很少鞭打他。此外,他那黑红的面孔,明朗的、带笑意的眼神,张开大嘴笑时露出的洁白的牙齿,以至满身棕黑色隆起的肌肉,都引起少女们的注意。
●近前一看,却是一个奇怪的小伙子。奇特在他年轻,个头挺矮,天那样严寒,他却不戴皮帽,那一头乱扭着的长头发向天冲起,就象黑火焰一样;奇特的是他虽说小,却又那样庄严。
●他名叫李西宁,身高一米八十,体重七十五公斤;熊腰虎背之上架着他那圆圆的、孩子气的脸。掩不住的笑靥使他总显得喜孜孜,大而尖的鼻子、小而尖的下巴,儿童式的";学生头";,一绺头发斜伸在额头,这些都表露着一种善良、正直、还有些幽默的性格。
●正是孟沙支书。月光下,我发觉他打扮得很整齐:头上缠着青布包头,身上穿着干净的粗靛布褂子,格外宽大的深蓝布裤脚被风吹得啪啪直响。我注意到他还背着一把乌檀色的大月琴,琴头上的两个绒球在他肩头巍巍颤颤地摇晃。
●表哥高高的个儿,穿着一身土里土气的衣服.裤腿常常卷到膝盖,乌黑的头茬子直直地竖立着,浓浓的眉毛下嵌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虽不大,但挺有精神。
●这个青年看上去不到20岁,两条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双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干的人。在一只挺标致的鼻子下面,却是一张大嘴,生着两片厚厚的嘴唇。老人们常说:";厚嘴唇的人笨嘴舌。";可是他却能说会道,是个健谈的人。
●我哥哥刚满20岁,五大三粗的身材,劲鼓鼓的。头发又黑硬,一根根向上竖着,两道浓眉下衬着一双大眼睛,瞪起眼看人就像小老虎。特别是那双大脚板,穿上42码的球鞋,走起路来蹬蹬响。
●修鞋区是一个20多岁的青年人,身穿工作服,腰间系着蓝围裙,清瘦白净的脸上,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闪着机敏的光。
●小强的哥哥是海轮上的水手。他浓眉大眼,方圆脸,中等身材,长得结实粗壮,由于长期被海风吹着,全身的皮肤都呈红褐色。
●小三叔叔是高个儿,穿一身漂亮的西装,脸上架着一副黄边眼镜,长才出来的几根胡须总被他刮得光光的。
●他,二十岁出头,高高的个子,样子稍微瘦削了些,却匀称结实。两眼乌黑有神,嘴角微微向上翘,显得坚毅、有主见。他穿一件黑布棉袄,有些地方都洗得泛白了,而且也小了些,不过,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更有精神。
●这小伙子中等个儿,皮肤黝黑,五官端正,眼睛闪闪发亮,唇上留着黑油油的胡子。
●他个子很高,很挺拔。他也是赤膊短裤,凡是身体裸露的部分,都闪射出古铜色的光泽,浑身都洋溢着青春和力量的美。不过现在他斜靠在棚门的柱子上,神情阴郁、愤怒,一副狠巴巴的样子,像狼一样半眯眼睛,时不时挫动下巴骨,似乎恨不得啮碎什么东西才好。
●他相貌魁梧,英俊不在陈大春之下。年纪约莫三十五六了,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栗色的眼睛闪闪有神光,看人时,十分注意,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手指粗大,指甲缝里夹着黑泥巴。跟清溪乡的一般农民一样,他穿一件肩上有补丁的旧青布棉祆,腰上束条老蓝布围巾。
●我们班里补来了一个黑铁蛋似的新战士,比现在的牛子矮一头。小家伙愣头愣脑,一身的牛劲,来到班里整天摸摸这个,动动那个,一双手怎么也不肯闲着。
●兰畦先生是我幼年的私塾老师。正如他的典雅的别号所表示,他代表一批“古雅”的人物。他也有“古雅”的面孔:古铜色的脸,端正的鼻子,整齐的八字胡。他穿了一件宽大的蓝布长衫,外面罩上墨布马褂。头上戴一顶旧皮帽,着一双老布棉鞋。他手里拿着一根长烟管,衣襟上佩着眼镜盒子——眼镜平常是不用的——他的装束是十足的古风的。
注:以上内容均摘自网络公开内容,供写文爱好者参考使用,欢迎转载,侵删!。

一部分男性作家或者男性写手有哪些对女性的描写让你想大呼「你是对女人有什么误解啊」?

巧了,我上一个回答的图片正好可以拿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很多男作者的笔下,女性角色的穿着打扮都显得离奇一致。就拿现代文来说,出镜率最高的一定是玻璃丝袜、高跟凉鞋、吊带裙和蕾丝,还有人均36D(大概是觉得这算极品)。
此外,女性角色面对男配角的性骚扰一定是三贞九烈,而和男主就是两情缱绻的打情骂俏。在一些黄文里,女性被强行推倒之后,还会因为男主的";天赋异禀";而瞬间归心,将姐妹们引荐枕席。
联动这两点,我们以知名作家对白某女士的刻画为例,看看这个牵动万千少男心儿的可人儿到底是怎样的尤物。
▓▓手机端手动加粗。
这是我和男朋友打赌时做的图,有些地方还做错了没改。当时故意做的丑了一些,还专门用了画图(在下好歹也是模拟人生高玩不是不会捏人),大家看个乐呵就行,拒绝杠精。
▓▓。

你读过哪些美到醉的表白句子?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后街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
不讳地说,女孩算不得怎么漂亮,并无吸引人之处,衣着也不出众,脑后的头发执着地带有睡觉挤压的痕迹。年龄也已不小了--应该快有30了。严格地说来,恐怕很难称之为女孩。然而,相距50米开外我便一眼看出:对于我来说,她是个百分之百的女孩。从看见她身姿的那一瞬间,我的胸口便如发生地鸣一般的震颤,口中如沙漠干得沙沙作响。或许你也有你的理想女孩。例如喜欢足颈细弱的女孩,毕竟眼睛大的女孩,十指绝对好看的女孩,或不明所以地迷上慢慢花时间进食的女孩。我当然有自己的偏爱。在饭店时就曾看邻桌一个女孩的鼻形看得发呆。
但要明确勾勒百分之百的女孩形象,任何人都无法做到。我就绝对想不起她长有怎样的鼻子。甚至是否有鼻子都已记不真切,现在我所能记的,只有她并非十分漂亮这一点。事情也真是不可思议。
“昨天在路上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我对一个人说。
“唔,”他应道,“人可漂亮?”。
“不,不是说这个。”。
“那,是合你口味那种类型喽?”。
“记不得了。眼睛什么样啦,胸部是大是小啦,统统忘得一干二净。”。
“莫名其妙啊!”。
“是莫名其妙。”。
“那么,”他显得兴味索然,“你做什么了?搭话了?还是跟踪了?”。
“什么都没有做。”我说:“仅仅是擦肩而过。”。
她由东往西走,我从西向东去,在四月里一个神清气爽的早晨。
我想和她说话,哪怕30分钟也好。想打听她的身世,也想全盘托出自己的身世。而更重要的,是想弄清导致1981年4月一个晴朗的早晨我们在原宿后街擦肩而过这一命运的原委。里面肯定充满和平时代的古老机器般温馨的秘密。
如此谈罢,我们可以找地方吃午饭,看伍迪·爱伦的影片,再顺路到宾馆里的酒吧喝鸡尾酒什么的,弄得好,喝完说不定能同她睡上一觉。
可能性在扣击我的心扉。
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以近至十五六米了。
问题是,我到底该如何向她搭话呢?。
“你好!和我说说话可以吗?哪怕30分钟也好。”。
过于傻气,简直象劝人加入保险。
“请问,这一带有24小时营业的洗衣店吗?”。
这也同样傻里傻气,何况我岂非连洗衣袋都没带!有谁能相信我的道白呢?。
也许开门见山好些。“你好!你对我可是百分之百的女孩哟!”。
不,不成,她恐怕不会相信我的表白。纵然相信,也未必愿同我说什么话。她可能这样说:即便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女孩,你对我可不是百分之百的男人,抱歉!而这是大有可能的。假如陷入这般境地,我肯定全然不知所措。这一打击说不定使我一蹶不振。我已32岁,所谓上年纪归根结底便是这么一回事。
我是在花店门前和她擦肩而过的,那暖暖的小小的气块儿触到我的肌肤。柏油路面洒了水,周围荡漾着玫瑰花香。连向她打声招呼我都未能做到。她身穿白毛衣,右手拿一个尚未贴邮票的四方信封。她给谁写了封信。那般睡眼惺忪,说不定整整写了一个晚上,那四方信封里有可能装有她的全部秘密。
走几步回头时,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
当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当时应怎样向她搭话。但不管怎么说,那道白实在太长,我笃定表达不好――就是这样,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够实用。
总之,道白自“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而以“你不觉得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吗”结束。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有一个少男和一个少女。少男18,少女16。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么漂亮,无非随处可见的孤独而平常的少男少女。但两人一直坚信世上某个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适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是的,两人相信奇迹,而奇迹果真发生了。
一天两人在街头不期而遇。
“真巧!我一直在寻找你。也许你不相信,你对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从头到脚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简直是在做梦。”。
两人坐在公园长椅上,手拉手,百谈不厌。两人已不再孤独。百分之百需求对方,百分之百已被对方需求。而百分之百需求对方和百分之百地被对方需求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这已是宇宙奇迹!。
但两人心中掠过一个小小的,的确小而又小的疑虑:梦想如此轻易成真是否就是好事?。
交谈突然中断时,少男这样说道:。
“我说,再尝试一次吧!如果我们两人真是一对百分之百的恋人的话,肯定还会有一天在哪里相遇。下次相遇时如果仍觉得对方百分之百,就马上在那里结婚,好么?”。
“好的。”少女回答。
于是两人分开,各奔东西。
然而说实在话,根本没有必要尝试,纯属多此一举。为什么呢?因为两人的的确确是一对百分之百的恋人,因为那是奇迹般的邂逅。但两人过于年轻,没办法知道这许多。于是无情的命运开始捉弄两人。
一年冬天,两人都染上了那年肆虐的恶性流感。在死亡线徘徊几个星期后,过去的记忆丧失殆尽。事情也真是离奇。当两人睁眼醒来时,脑袋里犹如D·H劳伦斯少年时代的贮币盒一样空空如也。
但这对青年男女毕竟聪颖豁达且极有毅力,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再度获得了新的知识新的情感,胜任愉快地重返社会生活。啊,我的上帝!这两人真是无可挑剔!他们完全能够换乘地铁,能够在邮局寄交快信了。并且分别体验了百分之七十五和百分之八十五的恋爱。
如此一来二去,少男32,少女31岁了。时光以惊人的速度流逝。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少男为喝折价早咖啡沿原宿后街由西向东走,少女为买快信邮票沿同一条街由东向西去,两人恰在路中间失之交臂。失却的记忆的微光刹那间照亮两颗心。两人胸口陡然悸颤,并且得知:。
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女孩。
他对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
然而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
你不觉得这是个令人感伤的故事么?。
是的,我本该这样向她搭话。

有哪些读过以后难以忘怀的短篇小说或文章?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后街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
不讳地说,女孩算不得怎么漂亮,并无吸引人之处,衣着也不出众,脑后的头发执着地带有睡觉挤压的痕迹。年龄也已不小了--应该快有30了。严格地说来,恐怕很难称之为女孩。然而,相距50米开外我便一眼看出:对于我来说,她是个百分之百的女孩。从看见她身姿的那一瞬间,我的胸口便如发生地鸣一般的震颤,口中如沙漠干得沙沙作响。
或许你也有你的理想女孩。例如喜欢足颈细弱的女孩,毕竟眼睛大的女孩,十指绝对好看的女孩,或不明所以地迷上慢慢花时间进食的女孩。我当然有自己的偏爱。在饭店时就曾看邻桌一个女孩的鼻形看得发呆。
但要明确勾勒百分之百的女孩形象,任何人都无法做到。我就绝对想不起她长有怎样的鼻子。甚至是否有鼻子都已记不真切,现在我所能记的,只有她并非十分漂亮这一点。事情也真是不可思议。
“昨天在路上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我对一个人说。
“唔,”他应道,“人可漂亮?”。
“不,不是说这个。”。
“那,是合你口味那种类型喽?”。
“记不得了。眼睛什么样啦,胸部是大是小啦,统统忘得一干二净。”。
“莫名其妙啊!”。
“是莫名其妙。”。
“那么,”他显得兴味索然,“你做什么了?搭话了?还是跟踪了?”。
“什么都没有做。”我说:“仅仅是擦肩而过。”。
她由东往西走,我从西向东去,在四月里一个神清气爽的早晨。
我想和她说话,哪怕30分钟也好。想打听她的身世,也想全盘托出自己的身世。而更重要的,是想弄清导致1981年4月一个晴朗的早晨我们在原宿后街擦肩而过这一命运的原委。里面肯定充满和平时代的古老机器般温馨的秘密。
如此谈罢,我们可以找地方吃午饭,看伍迪·爱伦的影片,再顺路到宾馆里的酒吧喝鸡尾酒什么的,弄得好,喝完说不定能同她睡上一觉。
可能性在扣击我的心扉。
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以近至十五六米了。
问题是,我到底该如何向她搭话呢?。
“你好!和我说说话可以吗?哪怕30分钟也好。”。
过于傻气,简直象劝人加入保险。
“请问,这一带有24小时营业的洗衣店吗?”。
这也同样傻里傻气,何况我岂非连洗衣袋都没带!有谁能相信我的道白呢?。
也许开门见山好些。“你好!你对我可是百分之百的女孩哟!”。
不,不成,她恐怕不会相信我的表白。纵然相信,也未必愿同我说什么话。她可能这样说:即便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女孩,你对我可不是百分之百的男人,抱歉!而这是大有可能的。假如陷入这般境地,我肯定全然不知所措。这一打击说不定使我一蹶不振。我已32岁,所谓上年纪归根结底便是这么一回事。
我是在花店门前和她擦肩而过的,那暖暖的小小的气块儿触到我的肌肤。柏油路面洒了水,周围荡漾着玫瑰花香。连向她打声招呼我都未能做到。她身穿白毛衣,右手拿一个尚未贴邮票的四方信封。她给谁写了封信。那般睡眼惺忪,说不定整整写了一个晚上,那四方信封里有可能装有她的全部秘密。
走几步回头时,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
当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当时应怎样向她搭话。但不管怎么说,那道白实在太长,我笃定表达不好――就是这样,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够实用。
总之,道白自“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而以“你不觉得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吗”结束。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有一个少男和一个少女。少男18,少女16。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么漂亮,无非随处可见的孤独而平常的少男少女。但两人一直坚信世上某个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适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是的,两人相信奇迹,而奇迹果真发生了。
一天两人在街头不期而遇。
“真巧!我一直在寻找你。也许你不相信,你对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从头到脚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简直是在做梦。”。
两人坐在公园长椅上,手拉手,百谈不厌。两人已不再孤独。百分之百需求对方,百分之百已被对方需求。而百分之百需求对方和百分之百地被对方需求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这已是宇宙奇迹!。
但两人心中掠过一个小小的,的确小而又小的疑虑:梦想如此轻易成真是否就是好事?。
交谈突然中断时,少男这样说道:。
“我说,再尝试一次吧!如果我们两人真是一对百分之百的恋人的话,肯定还会有一天在哪里相遇。下次相遇时如果仍觉得对方百分之百,就马上在那里结婚,好么?”。
“好的。”少女回答。
于是两人分开,各奔东西。
然而说实在话,根本没有必要尝试,纯属多此一举。为什么呢?因为两人的的确确是一对百分之百的恋人,因为那是奇迹般的邂逅。但两人过于年轻,没办法知道这许多。于是无情的命运开始捉弄两人。
一年冬天,两人都染上了那年肆虐的恶性流感。在死亡线徘徊几个星期后,过去的记忆丧失殆尽。事情也真是离奇。当两人睁眼醒来时,脑袋里犹如D·H劳伦斯少年时代的贮币盒一样空空如也。
但这对青年男女毕竟聪颖豁达且极有毅力,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再度获得了新的知识新的情感,胜任愉快地重返社会生活。啊,我的上帝!这两人真是无可挑剔!他们完全能够换乘地铁,能够在邮局寄交快信了。并且分别体验了百分之七十五和百分之八十五的恋爱。
如此一来二去,少男32,少女31岁了。时光以惊人的速度流逝。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少男为喝折价早咖啡沿原宿后街由西向东走,少女为买快信邮票沿同一条街由东向西去,两人恰在路中间失之交臂。失却的记忆的微光刹那间照亮两颗心。两人胸口陡然悸颤,并且得知:。
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女孩。
他对我是百分之百的男孩。
然而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
你不觉得这是个令人感伤的故事么?。
是的,我本该这样向她搭话。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31151.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