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人物神态的段,写小说时如何准确地描述人物的动作和神态?

在写作时,营造一种气氛,描述一个画面,形容一样物事,我们往往要用到各种描写。
关于描写,所谓的准确,其实是在指“画面感”。
在直观表达上,文字天生不如音乐和绘画,这是确实的。
我拿出一篇文章,你可能要花半个小时读完。
我拿出一段曲子,你可能五分钟就能听完了。
我拿出一幅画作,你连十秒钟都用不了,就可以说,你已经看完了。
因此,你的文字要吸引到别人,就不要试图挑战读者的耐心。
不管是何种描写,我们都要先保证一点。
那就是精炼。
这里的精炼指的不是小学语文做的那种缩句题,形容词全都砍掉,只留主谓宾。
对不起,句子的灵魂如果没了,也就无所谓长短了,都是废品。
你本来用三句话才能叨叨明白的内容,如果一句话就能交代好,就像去掉胖人身上的赘肉,简单而灵动。
老舍先生曾评论鲁迅先生的散文。
短短一千余字,如一块瘦石,却有着手榴弹的威力。正是这个道理。
题主所困扰的,主要是人物的动作和神态。
其实在所有的描写里,最有挑战性的,就是动作和神态。
因为,语言描写谁都会。那些被吹捧的神级网文里,读者给出好评理由“有的话一看就知道是谁说的”,其实,写作摸索个一两年,你所构造出的人设必须就有这样的特色了,只要不脸谱化,想把语言描写给搞好,这是基础。
心理描写也不是难处。用的比较有趣的,可以举个例子,《盗墓笔记》采用第一人称,小三爷每次心说,后面那一串句子往往幽默得不行,从中就可以看出三叔把心理描写使用的恰当了,一方面让读者开心,一方面也在捏造吴邪的形象。
环境描写和外貌描写。这是基本功…,虽然我承认,有些大家的环境描写已经不仅仅是描述画面这么简单的用法了,但真论起正常的写法,这确实是交代故事的起码要素。如果以后有空,我会把这两类描写摊开讲讲,目前还是先入重点。
言归正传,我们就先讲动作描写。
为了精炼。
当你的目的是要体现角色的心理、情绪、感情时,最好的方法不是心理描写,也不是通过语言,恰恰是动作。
这里我还是举一个例子吧。
我们如何写小明很生气呢?。
假设我们只采用单一的描写,来看看有哪些写法吧。
直男写法:小明很生气。
辣鸡写法:小明心里想:哼,真是气死我了,怎么会搞成这样。
制杖写法:小明仰天怒吼:“CNM!!”。
这都是小白。
真的,白到不能再白了。
当你的描写侧重点放在角色身上的时候,你一定不能忽略他的动作。
小明立在那里,狠狠咬着牙,半晌没说话,他的拳头紧握着,骨骼发出一点响声。
这比以上三种写法,更能带给读者一种“愤怒”的感觉,而不是在侮辱智商。
这就是因为,我们只有在描写动作的时候,才最能照顾到所谓的“画面感”。
那么,这要如何训练呢?。
写故事的时候,试图捏造几个“冰山式”的角色吧。
他们不爱说话,没什么表情,想要表达感情,或是推动情节,你不得不写他们的动作。
如果你混过语c圈,你就会知道,每一段百余字的小戏,都算是一种练习,你的水平不会突然拔高,但绝不至于写不出来,或是不知道人物是啥表情。
因为你在写故事的时候,已经不是胡乱写了,而是心里先预先演一遍,再像描红一样,把它描写出来。
我在最初写小说的时候,就常常从“打斗”入手,只有在这时我才会去想,“劈”“砍”“扎”“插”“刺”这些动作有什么不同。
因此,用哪个动词,也非常重要,必须要再三斟酌。
如果真的不放心,相信我,你想写角色的什么动作,你就先自己在现实里尝试一下吧。
小明兴奋地挥着手。好,那你就先挥挥手,体会一下那种开心的感觉,该怎么写。
小明眨了眨眼睛,忽然落下泪来。好,那你就先眨眨眼,想象一下,眼泪忽然落下,那是怎样的画面,是不是需要描写一下睫毛的颤动,以及泪珠顺着脸颊留下的画面?。
不要觉得难为情,只要对写作有效,再沙雕的事,我们也可以去做。
好的动作描写,不仅能体现表层的东西,它可以让你体会到更深层的。
比如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结尾处,桐原亮司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而雪穗是怎么做的呢?。
她走开了。
她的背影犹如白色影子。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怎么样,初次看去,是不是感觉她很冷酷无情?。
事实上,如果你真正读懂了这本书,在这简短的动作中,就不难体会到,雪穗此时的心已经死了,她生命中代替太阳的光已经消失了,而且再也不会有了。
她将生活在永夜里,不可能和他手牵着手走在阳光下。
但雪穗仍然要活下去,为了亮司对她的付出和牺牲,她不能再警察面前表现出,自己和这个男人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她必须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就是动作描写的魅力。
如果你可以好好练习,照样可以用简练的动作描写,表达出深刻的主题。
我们再回过头,看看刚才那句动作描写。
小明立在那里,狠狠咬着牙,半晌没说话,他的拳头紧握着,骨骼发出一点响声。
它确实是比其他的描写,要好一些。
但同样,这也不是多么高明的描写,因为实在是太过单一了。
真正的好描写,应该从多个角度体现。
而这种时候,必不可少的就是神态描写。
它奇妙就奇妙在这里,难写也难写在这里。
神态描写,从来不会大段描写。
它只是偶尔一出现,往往也就几个字,最长也就几句话,就没了。
但它重要吗?重要!。
除非你的角色是面瘫,不然,他只要开口讲话,他只要作出动作,他只要心里有所活动,肯定会体现在神态上!。
好的神态描写,读者会觉得舒服,但往往不会发出什么赞赏。
但如果是差劲的神态描写,读者很快就会看出不对劲,然后心情整个都毁了。
当年我在读《斗破苍穹》的时候,对于其中的各种情节,真的是如痴如醉,太吸引人了。
但我实在受不了那一句反复出现的。
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没有仔细地数过,但整本书下来,这句话绝对出现了不下一百次。
简直和“恐怖如斯”可以并列成为土豆的第一必用词了…。
那么,神态描写应该如何训练呢?。
其实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从影视作品下手,是一个非常好的练习方法。
又要有画面感,又要精炼,难道不应该好好琢磨一下,演员们所演绎出的表情,然后仔细揣摩写出来,再给追剧的朋友们看,检验一下成果吗?。
还有比这更方便的吗?。
最后,关于神态描写,我还有一点要强调。
那就是“细节感”。
神态描写比动作描写难度更高,其原因就是,现实里动作比较容易观察,而神态却不然。
除非你特别去注意过,脑子里对各种情绪对应的表情,有一定的概念。
不然,连想象都很难想象。
为了细节感,小明皱了皱眉头,事情就不能这么简单的结束了。
你最好还是写一写小明皱眉头是什么样儿,是拧成一个疙瘩,还是出现一个川字,是愁苦还是烦闷,这就是细节。
目前就想到这些,欢迎大家补充。

写小说如何描写人物的外貌?

描写人物外貌,这是新手最容易犯错的地方。
举个栗子,我随手写一段。
忽见门后施施然走出一位少女,杏目琼鼻,肤白胜雪,一身水绿长裙,身形高挑,更衬得整个人犹如仙女。
这段有没有问题?乍一看挺正常,其实问题大了,对人物的描述杂乱无章。
好比你看见一个人,你先注意到的是什么?一定是身高,遇见姚明或郭敬明,你的第一印象肯定是这人好高或好矮,而不会先注意到相貌。所以描写人物时应由外到内,由大到小。先写身形,再写衣着,最后才是相貌。描写五官时也有细分,比如你先知道这人是美是丑,后来才能注意到他的眼神,神态。
我们重新写上一段。
忽见门口施施然走出一位少女,体型高挑,身着水绿长裙;肤白胜雪,杏目琼鼻,宛如仙女一般美丽。
另外一点,还是要多多累积词汇量,不能像韦小宝一样形容美女翻来覆去就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还有一种外貌写法,不必在介绍人物时就一股脑的将她形容出来,可以先说一个大概,美丽或普通。等到后续剧情发展时,通过细微处描写。
再举个栗子。
一束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映在她的脸上,原来我从未发现,她其实很美。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见解,希望能给予你一点帮助。

有哪些堪称经典的人物描写片段?


想到了《白鹿原》,里面描写的可以说是很逼真了。
摘一段黄老五舔碗:。
这天午饭后,黄老五用筷子指点着凳子说:“鹿相你坐下,甭急忙走,我有话说。”黑娃重新坐下来。黄老五说:“把碗舔了。”黑娃瞅着自己刚刚吃完了糁子面儿的大碗,残留着稀稀拉拉的黄色的包谷糁子,几只苍蝇在碗里嗡嗡着,说:“我不会舔。我自小也没舔过碗。”黄老五说:“自小没舔过,现在学着舔也不迟。一粒一粥当思来之不易。你不舔我教你舔。”说罢就扬起碗作示范。他伸出又长又肥的舌头,沿着碗的内沿,吧卿一声舔过去,那碗里就像抹布擦过了一佯干净。一下接一下舔过去,双手转动着大粗瓷碗,发出一连串狗舔食时一样吧卿吧卿的响声,舔了碗边又扬起头舔碗底儿。黄老五把舔得干净的碗亮给他看:“这多好!一点也不糟践粮食。”。

你认为有哪些经典的人物描写?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有许多人物描写精妙绝伦,此处举隅一二。
贾宝玉:。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越显得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看其外貌最是极好,却难知其底细。”。
活生生一个俊俏风流少年郎。他的感情,便似这中秋月,春晓花一般纯粹美好。眉目间,情思飘飞,叫女儿家怎能不遗了心!。
林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娇娇一个林妹妹,偏偏灵秀非常。
薛宝钗:。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宝钗自是那种封建时代的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与黛玉不同,她有的是端庄雍容的美丽。
王熙凤:。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鼎鼎有名的“凤辣子”自是刁钻狡猾,泼辣凶悍,不过区区三十二字,凤姐的神情性格便活灵活现。
楚留香:。
“就在这时候,他们看见一个人施施然走入了这条陋巷。  。
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人,也从未见任何一个像这个人这种样子的人。 。
这个人的样子其实并不奇怪,甚至可以说连一点奇怪的地方都没有。  。
他看起来好像比一般人都要高一点,也许比他自己实际的身高都要高点,因为他穿着的一双有唐时古风的高齿木屐,虽然走在泥泞的窄巷里,一双白袜上却没有溅到一点泥污..  。
他的穿着并不华丽,可是质料手工剪裁都非常好,颜色配合得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
他没有佩剑,也没有带任何武器,却撑着柄很新的油纸伞。可是,当他冒着斜风细雨走入这条阴暗的陋巷中时,就好像走在艳阳满天、百花盛放的御花园里一样...  。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的样子都不会改变,因为他本来就是这么样一个人,不管在多么艰苦、困难、危险的情况下都不会改变。  。
所以他脸上好像总是带着微笑,就算他并没有笑,别人也会觉得他在笑。  。
也许这就是这个人惟一奇怪的地方。 ”。
这是我最爱的人物描写,只有这样的楚留香,才配得上“风华绝代”,真个是“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肖像描写,外貌描写,神态描写有什么区别?

人物描写一般包括——外貌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神态描写。
外貌描写是从人物的体貌特征包括人物的容貌、衣着、体型、姿态等)进行描写,比如:。
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鲁迅《故乡》。
而神态描写主要描写的是脸上的表情。比如:。
她跑起来很吃力,脸蛋累得通红,微微凸出的前额渗出细小的汗珠。
为什么没有肖像描写呢,一般认为,肖像描写就是外貌描写,因为肖像描写所描写的主要是脸部(五官),通过描写人物的五官或者其不同时期的变化来揭示人物的思想性格。对于五官的描写自然归属于外貌描写。
当然我更倾向于另一种观点。
相比于肖像描写的主要集中于五官,外貌描写的范围要大一点,着重描写一个人的气质,穿着,以及言谈举止。所以肖像描写不同于外貌描写,可以这么说,一段话,属于外貌描写,但不一定属于肖像描写。那么,应该是这样:。
外貌描写包含肖像描写和神态描写。
没有哪个权威著作或者机构有过规定应该怎么分类,这只是在实际的经验、教学中总结出来的。

你见过哪些神来之笔一般的人物描写?


张爱玲《沉香屑·第一炉香》:。
他比周吉婕还要没血色,连嘴唇都是苍白的,和石膏像一般。在那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一闪,又暗了下去了。人是高个子,也生得停匀,可是身上衣服穿得那么服帖、随便,使人忘记了他的身体的存在。钱钟书《围城》:。
她只穿绯霞色抹胸,海蓝色贴肉短裤,漏空白皮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有人叫她“熟肉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非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李贺《苏小小墓》:。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珮。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曹雪芹《红楼梦》:。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有哪些寥寥数语却能震撼人心的描写?

原答案如下。
觉民并不直接答复他,却念道:";我是青年,我不是畸人,我不是愚人,我要给自己把幸福争来。";。
觉慧不作声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得很快,这表现出来他的内心的斗争是怎样地激烈。他皱紧眉头,然后微微张开口加重语气地自语道:“我是青年。”他又愤愤地说:“我是青年!”过后他又怀疑似地慢声说:“我是青年?”又领悟似地说:“我是青年,”最后用坚决的声音说:“我是青年,不错,我是青年!”这段文字是巴金先生的《家》中三少爷觉慧在心仪的侍女鸣凤自杀后一蹶不振,又受到哥哥觉民意味深长鼓励后的人物描写。我不爱重读,《家》是例外。在几次重复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唯一最震撼的便是这段描写。本回答较长,答主水平有限,以下仅谈个人感受和理解,有不正确的地方欢迎讨论指正。
—————————————。
补充首先为没读过的朋友补充下人物和背景,能更加清晰的理解这段描写为什么这么震撼。
觉慧,一个典型封建大家庭中的少爷角色,也是一个热血鲜明的进步青年学生的形象。在这个大的家中,他逐渐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用传统礼教束缚着人的“狭的笼”。家庭社会的黑暗和混乱在他成熟成长的过程中一步步暴露在他眼前。同时,社会中开始流溢出革旧求进的光芒吸引着少年一颗充满热血的心灵,引导他冲破束缚。
而鸣凤是这个封建礼教家庭中和他在等级上最不可能接近的侍女,这导致他们爱情从一开始就隔着无可跨越的鸿沟。当鸣凤将要被强迫嫁出到六十多岁的老爷家做小的时候,她选择跳河殉情,才有了后面觉慧知情后的绝望无助和哥哥的劝说。
——————————————————。
正文巴金先生的这段描写可谓精炼传神。初读似乎有些无厘头。“我是青年”这句话重复了五遍。最精彩的就是在这五遍相同的语言,深刻的体现人物完全不同的情感,完美而准确的体现最真实的觉慧。第一段话本是觉慧在前文自己说给哥哥觉民,这时候反而用来鼓励自己。
第一次“微微张开口加重语气的自语”,像极了在重复哥哥的话提醒自己,鼓励自己振作精神。由于深陷于失去爱人的痛苦中有些恍神,却又立刻竭力想转移注意力的那种青年的神态。紧密照应作者前文大力塑造的坚定好强的形象。
第二次是“愤愤”的,一个感叹号展现满腔对充满封建等级礼教的“家”和自私无情上层阶级不顾他人死活的愤恨。这一切害死了鸣凤,一个无辜的,生动的,他深爱的少女。这里面有自责,有愤怒,有绝望,有悲伤。仅仅两字却足够的写出五味陈杂。
第三次是“怀疑”又“慢声”的一个问句——“我是青年?”画面节奏也猛地放缓,甚至突然停滞。一切情绪揉杂在一起飘忽不定。青年气盛被一次又一次的挫伤,黑暗庞大得可怖,无声压抑的吞噬着他所追求的光明。怀疑,不安,无助不断蔓延,觉慧内心的脚步似乎也在这里迟疑惶恐起来,担心逃不出这“狭的笼”。未来的幸福仍是看不真切,像踽踽独行在迷蒙的雾气中。
在这无助的一段窒息后,觉慧“领悟似的”说“我是青年”。河水似乎又开始流通起来,颇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如果说前面一段是青年出于感性来不及思考的常情反应,这一句“我是青年”更多的是冷静的理性,觉慧开始思考,试图在迷雾中镇定自己,重新寻求方向。在挫折以后想要努力站起,用年轻的气力,重新试图打破黑暗的桎梏。
“我是青年,不错,我是青年!”最后的一句是理想和激情完全的迸发。“坚决的声音”直接宣告少年振作而起的心声,既感谢哥哥觉民的勉励,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自己,对旧家庭,对理想追求,对这个时代的铮铮誓言。好像在混沌中清亮的一声,带着簇新的不息的热情,高声呼喊着:“我不是畸人,我不是愚人,我要争取幸福。我是青年!我是青年!”。
结尾“无稽之谈”作为一个刚毕业初中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勇气在知乎发表这篇幼稚的回答。晚上10:37分我在床上看书刚好又看到这段,突然心潮澎湃,特别强烈的想写点什么,于是一股脑就写到了十二点多。
《家》真的是非常好的一本名著,巴金先生笔下的这个故事对于青少年来说更有非凡的意义。仔细想了想喜欢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份溢于字里行间的青年热血有一种独特感动人心的力量。巴金先生笔下的觉慧,便是我心目中近代爱国学生进步青年的真实缩影。这总让我想起我特别喜欢的梁启超先生。在当今时代,我们仍然无比需要千千万万个觉慧,面对国家建设中各种严峻的挑战,冲破内心和现实的桎梏,依然一遍又一遍的呼喊:。
";我是青年,我不是畸人,我不是愚人,我要给自己把幸福争来。";我是少年,也将是青年。感谢阅读。

怎么才能写好动作描写,神态描写?

1、结合外貌抓特点大线条写,我常用来人物出场。
段老板尖头尖脑,两条细腿跟竹竿似的,绷着一张冷脸,从来也不笑。
张家嫂子那身板活赛一面墙,两条胳膊比人家大腿还粗,一张嘴嗓门老大,远近听着都震耳,脸上肥肉更是乱颤:“你个死负心汉,老娘要劈了你。”。
我们都管小姚叫大嘴,这人长的不好看,隔了八仗远就能看见挺大一张嘴,笑起来更是壮观,牙花子全露在外面。
美美是个程序猿,脑袋后边的小辫还没猫尾巴粗,耷拉着,配上她那下垂的嘴角,整个人就是一个字儿:丧。
当然,有的角色刚出场不适合大线条,比如绝世美人儿,一出来就是让人恨不得眼睛都粘她他身上,自然要仔细形容一番。再或者,是以前闻其名,如今方见其人的角色,有时我也会多添点笔墨。
毕竟写作时遇见的情况复杂多样,要学会变通。
要领:活用比喻等修辞,多用短句,注意人物特点,虽然神态指的是面部表情,但若加上肢体语言、外貌等描写,人物形象会更丰满,甚至不写面部表情,也可让读者领会该人物的性格,在脑海自动生成其表情神态。
2.结合人物动作语言外貌景物等等精细描写。
小太监伏在地上,两眼偷瞄那穿着云头纻丝绣花鞋的脚,上面缀着的珊瑚珠,正随着两只脚的走来走去轻轻摇晃着。
“我叫你抬起头来!”带着一点怒气的女声,把小太监吓得猛一哆嗦,回了魂儿。
他的目光缓缓上移,是鹅黄色的丝萝纱裙,透过裙纱能看到两条并拢的大白腿,就连大腿内侧的一颗红色的小痣都看得清清楚楚。那小痣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跟着腿的姿势动了动。
“还不抬头。”头顶催促的女声这次放温柔了一些,那双腿也逼近了一步,膝盖轻抬,顶住小太监的下巴微微使力,强行抬高了他的目光。
小太监的目光也随之上移,刚一对上那处,就赶紧垂下了眼睛,却顶不住鼻子里满满的甜腻暖香,胸口更是凭空升出一团焦灼的热气,交由口鼻喷出呵在某处,惹那人轻声低骂了一句。
小太监不敢动,更不敢抬眼,头上之人却不耐烦了,俯下身来,往他耳朵眼里吹了一口热气,贴着他的耳肉说道:“你倒是抬眼看一看呀!。”这次的声音不光是温柔,更柔媚了几分。
“奴……奴才不敢……”小太监话还没说完,就觉得下巴一疼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仰面朝天了,那云头绣鞋此时正踏在他的胸口上。写到这里,答主忍不住笑了,薅留根!!同时非常非常想看小太监的视角。
要领:景物语言动作神态自由结合,不要问怎么结合,自己悟去。
3、不写,光写对话。
“听说老张家猪死了。”。
“啊?咋死的。”。
“就是大熊猫跑他家猪圈里了……”。
“哦哦哦哦,这我听说过,大熊猫把猪拍死了是吧?”。
人数超过两人对话注意人物语言习惯:。
刘能:“起起起起起起起开,别别别别耽误我看大脚。”。
小岳岳:“我的天呢!你俩有一腿?”。
大脚:“憋搁那瞎胡说啊,他那德行我害看不上他呢!”。
刘能:“我我我我咋了,我长、长滴多精神啊。”。
小岳岳:“我的天呢,您不照镜子的吗?”。
黑土:“他老爱照镜子了,天天早晨都'嘎'被自个儿帅抽!”。
4、少写。
老板娘很生气:“你个死下流胚子,给我滚一边去。”。
“哎呦,小美人儿,别这么生气嘛,你给大爷摸一个,大爷赏你二两银子。”。
“去你妈的。”老板娘一碗面扣过去。
“啪”的一声,那小流氓顿时满脸面汤,脑袋上还粘了个菜叶,过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哎呦我的妈!烫烫烫……”。
4、结合心理描写。
路灯把黑小红的发顶照得很亮,脸却隠在光照不见的黑影里,她脖子被光衬很长很细,两只细胳膊往前伸着,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因为光线原因白俊看得不太清楚。
白俊想着,黑小红和自己也没啥仇恨,不至于拿着刀捅自己,也不至于拿屎扔自己,所以也没再怕的,提腿就往前走,等到了黑小红旁边,黑小红冷不丁一个转身倒把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黑小红画了黑眼皮,大红唇,手里的玫瑰举给白俊,满脸娇羞的说:“我爱你,白白……白白马王子!”。
白俊看着这张丑脸,心想这妹子大晚上演鬼片呢,吓我一跳,我得说句话,告诉这丫头,老子没吓着。
“咳咳,黑小红,别装鬼了,老子是看鬼片长大的。”。
综合题主的问题,我想题主应该是写文自觉人物动作神态生硬死板,故有此一问。
所以我最后总结一下:。
张三皱眉道:“你给我滚出切!”。
狗剩撇嘴道:“滚就滚!”。
这么写完全没问题,只要剧情够好够精彩。但如果想要变一变,更加强调画面感,我觉得应该在人物肢体动作上下功夫,皱眉啊,勾唇啊,这类表情上的动作不写或少写最好,会更有想象的空间。写多了会显得人物有毛病,挤眉弄眼的。
比如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一蹬,拍着大腿就嚎啕开了:“来人啊,快看一看啊,官差打人了,惨无人道啊,哎呀,我腰也疼,腿也疼,呜呜呜呜……”。
你看完全不用写老太太的脸部表情,我们也知道她干打雷不下雨呢。
更有一些作家写到兴头上,动作神态全无,双引号一勾,你一句,我一句,就聊上了。
“你给我滚!”。
“你滚!”。
“你滚!”。
“你滚!”。
“……”。
我们写小说无非就是讲故事,我们想让读者知道什么,就写什么,就这么简单。
另外,再新鲜一点的就是切角度描写。就是a眼里的b。
小王发现小刘说这话时轻轻勾了一下嘴角,没错他刚才就是笑了。小王又盯了一会儿,直把小刘盯的耳朵发红。
“为什么盯着我看?”小刘问。
“没……没……”小王挪开目光,脑海里都是小刘刚才嘴边的那一抹浅笑,天呐,也太好看了。
以上都是个人看法,希望有帮助。
以上例子都是临时自编,不会侵权。
最后综合介绍一下动作描写。
如果俩人只是干坐着斗嘴聊天唠嗑喝茶八卦,那动作基本就不用写了。这时候重要信息主要是在对话上,不是不写啊,少写。
如果是打斗,撩妹,探险,等场景,那必须写,还得写出空间感,画面感,原谅我,这是一门说来话长的课题,动词那么多,吹拉弹唱,煎烤蒸炸,踢踹捶打,跑跳趴伏,掀抡伸展,题主自己学去,我就省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22965.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