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黑夜寒冷的句子,写一段描写黑夜的段子要体现伤感孤独?

凌晨2点半,窗外一片乌黑,整个世界变得安静,刚下过一点雨,听见几滴水滴在树叶上的声音,房中点点灯火,不用思考去干些什么,点上一根香烟,这个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你的。黑夜也如此美妙!。

有哪些精彩的描写夜景的句子?

不能说经典,这是我自己写的,在高四复读期间,有一天夜自习前在操场散步,那夜正好月圆。以下是了~。
和煦的春风吹拂,夜的黎明。只见树星与月云。一轮巨大的圆月压在春树可怜巴巴还未长出新叶的枝叉上。繁星长明,零散地撒在深蓝的夜空下。还可见那丝丝云雾像少女的纱裙,她手牵天地,笑闹着划过星月。
总觉得要有配图(啊啊啊!但是我写错了一个┌・。・┌)。

有没有好的环境描写的句子,请赐教?

我一直很喜欢的。
春天黎明很美。
逐渐发白的山头,天色微明。紫红的彩云变得纤细,长拖拖的横卧苍空。
夏季夜色迷人。
皓月当空时自不待言,即使黑夜,还有群萤乱飞,银光闪烁;就连夜雨,也颇有情趣。
秋光最是薄暮。
夕阳发出灿烂的光芒。当落日贴近山巅之时,恰是乌鸦归巢之刻,不禁为之动情。何况雁阵点点,越飞越小,很有意思。太阳下山了。更有风声与虫韵……。
冬景尽在清晨。
大雪纷飞的日子不必说。每当严霜铺地,格外的白。即使不曾落霜,但严寒难耐,也要匆忙笼起炭火。人们捧着火盆,穿过走廊,那情景与季节倒也和谐。一到白昼,阳气逐渐上升,地炉与火盆里的炭火大多化为灰烬。
(节选《枕草子》)。
即使在经历过十八载沧桑的今天,我仍可真切地记起那片草地的风景。连日温馨的霏霏轻雨,将夏日的尘埃冲洗无余。片片山坡叠青泻翠,抽穗的芒草在10月金风的吹拂下蜿蜒起伏,逶迤的薄云仿佛冻僵似的紧贴着湛蓝的天壁。凝眸远望,直觉双目隐隐作痛。清风拂过草地,微微卷起她满头秀发,旋即向杂木林吹去。树梢上的叶片簌簌低语,狗的吠声由远而近,若有若无,细微得如同从另一世界的入口处传来似的。此外便万籁俱寂了。耳畔不闻任何声响,身边没有任何人擦过。只见两只火团样的小鸟,受惊似的从草木从中蓦然腾起,朝杂木林方向飞去。直子一边移动步履,一边向我讲述水井的故事。
(节选《挪威的森林》。

有哪些能让人感觉在黑暗中看见光明的句子?

。语文老师一枚,给你推荐一些黑暗中看到光明的句子,可以用来自勉,要是写作文,或许也小有用处:。
1.黎明之前,黑暗最深。(腓特烈大帝)。
2.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博恩)。
3.我们都是小虫,但我是萤火虫。(丘吉尔)。
4.黑暗中,一是一,光明中,一是多。(泰戈尔)。
5.脚踩着淤泥里,但心要向光明。(《书简集》)。
6.你背朝太阳,就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纪伯伦)。
7.夜暗方显万颗星,灯明始见一缕尘。(七堇年)。
8.暗昧处见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围炉夜话》)。
9.在光明中,要能看见灰尘;在黑暗中,要能看见星辰。
10.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比尔德)。
11.纵使黑夜吞噬了一切,太阳还可以重新回来。(汪国真)。
12.当环境最黑暗时,火焰燃烧的光芒才最夺目。(《哈尔的移动城堡》)。
13.既然今天,没人识得星星一颗,那么明日,何妨做皓月一轮。(《汪国真》)。
14.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想擦去一切不幸,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顾城)。
15.谢谢火焰给你光明,但是不要忘了那站在黑暗中给你执灯的人。(泰戈尔)。
16.在黑暗中,即使是一线微光,也常常能使航手找到北极星而修正他的航向(梅塔斯塔齐奥)。
17.这个世界,黑暗总是与光明共存,我们无法逃避黑暗,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拥抱光明。(桐华)。
18.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时候。(古龙)。
19.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顾城)。
20.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人的情况和树相同。它愈想开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处,向深处——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尼采)。

有哪些关于深夜的文艺句子?

01.。
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
照顾着。
历代的星辰。
——白鹤林·《孤独》。
02.。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顾城·《一代人》。
虽然不是生在那个时代的人,但仍能引起广大读者的共鸣。
这句诗抒发了经历文革的那一代人的心声。
03.。
谁的声音能抵达秋子之夜。
长久喧响,掩盖我们横陈于地的骸骨。
——海子·《秋》。
04.。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
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海子·《西藏》。
05.。
黑夜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海子·《黑夜的献诗》。
对于很多文字工作者而言,黑夜才是灵感的舞台。
只有万籁俱寂,喧嚣褪去,心灵才能获得最大的敏锐。就像美国诗人杰佛斯说的:“至关重要,在我们身上必须有一个黑夜。”。
之于海子而言,亦即他诗歌中对黑夜内部深刻而丰富的洞察,远远超出了此前既有诗歌的边界,所以黑夜才能对他形成安慰。
不仅是黑夜,还有“天空”、“麦子”、“村庄”、“太阳”等等,海子的诗歌在这些题材和意象方面,都具备了突破。
06.。
那时候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波兰来客》。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诗歌和艺术的黄金年代。
北岛、西川、海子、顾城都正年轻,风华正茂,对理想都怀着赤城之心。
在1986年12月,成都举办了“星星诗歌节”,北岛、顾城、舒婷都参加了这个活动,其实那个活动举办的会议室很简陋,也就是大家轮流上台吟诵自己的诗歌,参加的诗人每个能获得100块演出费,但是大家都很开心。顾城还带着自己的妻子谢烨,像个小孩子一样,两个人在望江公园玩的不亦乐乎,拾取枯藤编成环戴在头上。
在回去的车上,北岛带着大家唱《三套车》,唱得兴起时,车子两边的行人都纷纷侧目。北岛唱着唱着忘词了,大家又笑作一团。“那时候诗人们虽然很贫穷,每天早上都要算计吃什么最便宜,但是很快乐,是简单纯粹的快乐。
时隔多年后,北岛去了国外,在异国他乡回忆起这段往事时,依然难以释怀。
07.。
黑夜我在罗德角,静候一个人。
黑夜像一片沉默的沙子填满了高悬海面的岸。
成千上万的克里特人曾经攻打一座孤独的城。
现在,成千上万的沙子围困一颗破碎的心。
此时除了我,不会再有什么人在等候。
我就是这最后一个夜晚最后一盏黑暗的灯。
是最后一个夜晚水面上爱情阴沉的旗帜。
在黑暗中鞭打着一颗干渴的心沿着先知的梯子。
上下爬行——戈麦·《献给黄昏的星》。
08.。
蝙蝠只是蝙蝠。
夜晚的使者白天的敌人。
一个干枯瘦小的孩子。
它是黑色的不眠者的灵魂——翟永明·《蝙蝠》。
对于某些女性来说,这个世界的黑暗无可避免地浸透了她们的心灵,她们感到压迫、窒息,感受到现实的桎梏和困惑,所以在潜意识里想遁入心灵的黑夜中寻找慰藉。
09.。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偶然·节选》。
10.。
也如这白烛,如它柔弱的烛焰—。
我的诗歌,只为你灵魂的黑夜而作,。
一经被人窥破,便要苍白失色。
——普吕多姆·《献词》。
11.。
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月夜,。
以迷离的光线。
穿过幽暗的梣树林。
将静谧的光辉倾泻,。
淡淡地,隐约地。
照出我恋人的美丽。
——普希金·《月亮》。
12.。
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
——张岱·《金山夜戏》。
13.。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李煜·《望江南》。
14.。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寄黄几复》。
15.。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黄仲则·《绮怀》。
16.。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敧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欧阳修·《木兰花》。
永叔词中最悲的一首了吧,没有之一。
17.。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姜夔·《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姜夔一生坎坷,饱经创痛,然而他却说“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九死而不悔也,柔情中有清刚,实非寻常词人可及。白石以健笔写柔情,一往情深,自成高格。
18.。
春寒临客梦,辗转此心煎。
问余何所意,思君难入眠。
未完·待续。

你摘抄创作过哪些描写孤独的句子?

其实有句话我没好意思说。那句话是「猴子,你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了。」其实在天界那么多年,除了我老婆,也没别的人跟我说话。
但是,天界注定是留不下一只不守规矩的猴子的。
1.。
我拨开眼前的云雾,巍峨的南天门就在眼前。
远处阆苑琼楼,金銮宝殿,星河倒坠,正是天宫。
这扇门,我已不知守了多少时日,守门的日子平淡得很,嘴巴都快淡出了鸟味。天界生活节奏慢,有时一年半载都不见个人。那么多年过去了,经过这里的无非玉皇大帝、瑶池王母、亦或是四大天王。说到底,都是有身份的神。
除了那个家伙——那只傻傻的猴子。
第一次见到他,他衣不蔽体,瘦得跟个骷髅怪似的。我于心不忍,就把午餐吃的饼掰给他一半。
「好吃!」猴子吃得满嘴流油。
「我老婆做的,能不好吃?」。
「你还有老婆啊。你这家伙,看上去是丑,倒是好福气。」。
「人话?不照照镜子?」。
「俺要是照镜子,镜子不得羞愧死?俺吃饱了,要去干架了。」。
他说他老家的猴子猴孙被几个恶神给欺负了,他过来找玉帝说说理。
我本应该在南天门就拦住他不让进,但看他那憨样我觉得大概率就是脑子不太好使,也不像是凶神恶煞,于是就少有地放他进去了。
结果,我在南天门都能听到他在金銮大殿上骂玉帝的嗓音。
玉帝都敢骂,是个狠猴。
他的公道我不知道找没找回。反正,他是被招安了,成了个给玉帝养马的弼马温,地位还不如我这么个看大门的。也不知道这猴子心里想什么。
不过,自从我分了他饼以后,他倒是天天过来找我蹭吃蹭喝,也不顾自己身上掩盖不住的马骚味。
「你好歹洗个澡。」。
「颜柯,嫂子做的饼,真行。」。
「猴子,你少来几趟吧。」。
用他的话来说,因我半块饼的恩情,他觉得天界自有真情在,于是没大开杀戒,放了玉帝一马。
我说你吹牛逼不打草稿。你岂是放了玉帝一马,现在他所有的马都归你放。
这之后,我值夜班的时候,他经常抱着一坛不知从哪偷的酒来找我吃烧烤。
「敢在南天门底下吃烧烤的,从古至今,你是第一人。」我赞叹道。
「少废话,过来给猴爷搭把手,给肉翻个面。」。
「这怎么有骚味?」。
「有的吃就不错了,马肉能不骚吗?」。
「他娘的……玉帝的马都敢吃?」我一边做贼一样盯着四周,一边啃着马大腿。
如此一来之后,我跟他倒也熟络。日子久了,他说在天界日子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回他的花果山。我说可不是吗,我在天界这么久了也没个朋友。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有句话我没好意思说。那句话是「猴子,你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了。」其实在天界那么多年,除了我老婆,也没别的人跟我说话。
但是,天界注定是留不下一只不守规矩的猴子的。
起因是我放猴子穿过南天门,他偷偷下凡跑回家后,发现他老家花果山没了。
老早前,玉帝就派人把花果山给灭了,也不知是有意无意。
我想或许是无意的吧,花果山芝麻点大,妖怪也不成气候,不可能专门针对。神仙不都是这么干事的吗,降妖除魔也不会考虑妖怪们的感受。
猴子自凡间回来后,就变了个样。
锁子黄金甲、凤翅紫金冠、藕丝步云履、如意金箍棒……他化出法天象地身,几乎与天齐高,身上长满了金色的毛。他一抬手,就是数万个分身,他眼睛里射出的火焰将天界烧了个遍。
他有他的道理,他要为了他死去的子孙,也为了他的家乡,但在天界的诸神看来,那些妖本就没有生存的权力。世间本无对错,只不过神魔的立场不同。
那天,几乎所有的天兵天将都去了。神明的血液染遍了天上的宫殿,染红了半边的银河。
最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
「从今以后,老子的名字是齐天大圣。」。
我远远地看着他,他的鲜红披风在罡风中拖出万丈,像是以白昼为食的末日巨蛇。
据说,他被压到五指山下的时候,依旧高昂着头颅,依旧那么桀骜不驯,依旧不可一世,他的眼神燃烧着,让所有的神明恐惧。
……。
梦。是梦。
大梦初醒,我睁开了眼睛。
是来源于神话的记忆。
作为他基因的人造后代,我偶尔会想起那些记忆的碎片。但这次的梦里,那些记忆像是汹涌的潮水,几乎淹没我的意识。
方才的梦,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原来我基因的来源与石猴还有着这样的关系。是因为找到石猴,所以潜意识里我才回想起那些吗?。
此时此刻,我在一辆飞车里。我的面前躺着一个中式的棺材,石猴就在里头。还有十分钟的车程,我就能到达流沙东码头,接应我的战友应该已经在那里等着我。方才我实在太困,所以才有了那个梦。
窗外雨绵绵,巨大的舞姬全息投影占据了视线的三分之二以上,整个日控区,都被包裹在一股浓郁的和式风格里。在这雨中,我陷入了迷茫:一旦流沙城完全沦陷,用不了多久,这里的人民就会被洗脑成为日本人的奴隶。神明,真的能救我们吗?。
如果首长还在的话,当我说起这样的疑问时,他一定会斥责我,说我的意识出现了动摇。
雨中,突然响起动感的电子乐。
我所正在感知的一切,突然间变慢了节奏,周遭沉浸入诡异的气氛当中。
——并不是幻觉,是真实空间里发生的一切。
石原千云,就这么出现在了车玻璃外面。
她的嘴巴忽然膨胀,张开到平时的两三倍大小,一只丑陋的怪兽被她从裂开的嘴里吐了出来。
那是个长着多颗触手与巨大吸盘的鬼怪。我看得见所有发生的一切,可是我的动作变得缓慢,我想掏出枪,可是动作跟不上思想。在这样的子弹时间里,只有石原千云与她的怪物速度是正常的。在发出这些思考的下一刻,她所吐出的那个怪物,已经用吸盘将车的防弹玻璃扯碎。
而我整个人已经不能动弹。
石原千云修长的身体钻入了车厢。
「这是神明的力量,你是无法摆脱的。」石原千云说。
她的胸腔起伏着,很快又从那张极致扭曲的嘴里吐出了另一个鬼怪。那是个像是螃蟹的怪物,头顶是个敞开的宝箱。它挪动到棺材前,将石猴从里面镊取,放入了箱子里。
「支那人不配拥有神明。」。
「苏联人也没有神明。」我说。
「他们自己摒弃了神明,所以,输给了我们。」她的嘴巴恢复了正常。
「你还有遗言吗?」她轻蔑地笑。
一把太刀,插入了我的心脏。
「这次,你该死了吧。」她在我耳边轻轻说。
为什么她的脸那么熟悉,她最后的声音久久徘徊于我的脑海,无法散去。
忽然有风铃声,在黑暗中响彻。
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
2.。
昨天晚上,暴雨夜。
霓虹灯的束线将欲落到地面的雨水劈成一道道五彩交错的光影。高楼与道路间,着绿色和服的舞姬舞动着婀娜的身姿,扭动的柳腰犹如神话中的长蛇——那其实是个数十米高的全息投影,栩栩如生,宛若真人。各式排量巨大的飞车洪流般毫无障碍地穿过她的身体。数十秒之后,舞姬身上的绿衣渐变成了红衣,同时她跪坐到地面,后续驰来的飞车皆悬在半空,纹丝不动。
凄厉的惨叫声吸引了我的注意。视线,从顶楼的落地窗收回,锁定到楼底下。
一个华夏人死了。他的头颅被砍下,飞行摩托倒在地上,浑浊的机油与血交汇,染污了原被大雨浸透的巷道。
飞行摩托上的旗帜显示他是民间年轻义士团队「飞龙党」的人。尸体旁边围着三个抬着太刀的黑袍日本武士,其中一个拎着死者的头颅。M型号,保留着骇人金属头的批量仿生人,由不完整的人类胚胎插入纳米级电子控制元件与其他生物DNA培育而来,由于配置不成熟,会从身体间隙流淌出污浊的元件废液。流沙城日控区夜晚的街头,多得是这些恶心的玩意。
网络接收机里多了条讯息。
「您有新的预约订单。」。
我点了确认接单。
五分钟后,有人按门铃。
我打开门。门外站着个黑袍人,兜帽被摘下,露出他年轻的脸与旧时代成年男子留的长辫,他背后,是那具刚被武士割头的尸体。
「救他。」他说。
「已经走了。他的意识已经泄露。」我打开电子眼扫了一下,「我这里没有能直接移植到他身上的民用义体。」。
他猛地伸手,扼住我的喉咙。我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这家伙的双臂都是品质不差的军用义肢。
「我们难道不是同胞吗?」。
「日控区的修理师拿不到军用的货……你抓紧走,M型号有热追踪能力,」我逐渐感到呼吸困难,抽出右手,握到左胸前锤了一下。这是一个有着特殊含义的手势。同时,一束意识凝成的蓝红射线从我右眼射出。
「你是……反抗军的。」他义体上的接收器收到我所传递的讯息,面色一变。
他松开我,说:「拜托了。」而后将一团纸塞入我的上衣外口袋,带着那具尸体离开。
几分钟后,警报响起,一位M武士站在我的门前。
「见过吗?」M武士问我,他金属头上的电子眼射出蓝红交错的光,半空出现了一个虚拟影像,是刚刚那个年轻人的模样。说话间,污浊的废液滴落到我的地毯上,将「欢迎光临」四个字烫出了狰狞的洞。
我指了年轻人离开相反的方向。
「外面监控什么时候坏的?」。
我耸肩。
「遇到飞龙党立刻汇报。」。
M武士扬长而去。
我再度关上门,替换了条入门地毯。几分钟后,我走进一扇电子门,蓝光与红光在刹那间交错,组成新的场景,我的身上也瞬间换了套正式的衣服。
这扇电子门,连通的是一处数字酒吧。
数字赛博酒吧,服务器在政府网络中,是意识空间里的消遣圣地。这个时代的居民深知酒精对人体的害处,没有钱移植昂贵仿生胃的民众已经不再热衷实质的啤酒,数字酒吧就是这种情况下的产物,电子酒精与虚拟的场景给酒鬼们带来新的体验。在这里,人们仅仅需要将意识穿过电子门,即可体验如假包换的意识模拟迷醉快感。
我站在吧台调基酒的时候,忽然听到杯子破碎的声音。
两个日本男人,正怒气冲冲地盯着坐在拐角卡座的年轻女人。
「混蛋,你的什么的态度。」其中一个家伙用半生不熟的华夏语说道。
话音刚落,那坐在拐角的女人站了起来。她冷艳高挑,一头乌黑的长发,画着浓妆,穿着一身JK服。
我几乎没有捕捉到她的动作,两个男人就已倒地,他们的身体转瞬化成蓝与红的碎片,这意味着已经被踢出了这个空间。在公共意识空间的武力,取决于精神力,女人的精神力显然经过强化。
我走上前去,手指点向虚空,一个垃圾桶模样的全息菜单出现在卡座上,酒杯的碎片瞬间被收了进去。
「抱歉,女士。」我躬身说,「我是颜柯,这里的主理人。」。
她笑了笑:「我姓石原。石原千云。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原来她也是日本人,她的华夏语发音很标准。
「不碍事。刚才是……」我连忙说。
「身为日本人的他们竟敢对天照大神不敬。我出手教训了一下他们而已。」她轻描淡写地说。
「啊。这样啊。」天照大神是日本最核心的神——太阳女神,被尊为神道教的主神,司理传说中的高天原。
石原千云弯下腰朝着虚空鞠躬,仿佛那里有一尊我看不到的神明。
「方才在天照大神面前动手失了礼数,所以要行礼。」她说,「怎么,你什么眼神,华夏人不拜神吗?」。
「民间倒是也有。只不过是求个心安。」。
「你们华夏人难道不相信神明吗?你们可是有那么多的神话。」。
「神明……有的吧。」我附和着,「石原小姐,在等人吗?」。
她点头,而后又点了几杯酒,独自抽了一晚上的烟,自始至终,她面前的座位一直是空的。
很晚的时候,她喝完杯中最后一点威士忌,而后身形化成闪耀的流苏,彻底消失。
吧台上半透明的账户清单,多出了一串结款的数字。
我关上顾客进入的电子门许可,整个空间重新闪现红光与蓝光,我走进电子门,意识返回现实。
从工作室的冰箱里拿出一罐真正的哈尔滨啤酒,而后回到了阁楼中自己的房间。
在这个数字空间与物联网的时代,任何电子讯息都有被植入了高等电子脑的赛博黑客窃取的风险,这个时代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古老的纸张反而成为重要情报的安全载体。
我面色凝重地看着飞龙党给我的纸团。上面的信息,我必须汇报组织。
我将纸团烧毁,而后调出卧室的暗门。
红蓝光交互间,我一脚踏入电子门,一个纯红色的空间映入眼帘。
红色向四面延伸,整个空间看不到尽头。
「已进入REDCYBERSPAC。指挥官正在响应。」女声在耳边响起。
「颜柯同志,这么晚呼叫我们。」。
我的正前方,出现一张会议桌与两张椅子。面朝向我的那张椅子上,蓝红碎片聚集起一张硕大的半透明人脸。
我坐到椅子上:「飞龙党的情报,发现沉睡了一万年的石猴下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22556.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