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动作描写,写小说时如何准确地描述人物的动作和神态?

在写作时,营造一种气氛,描述一个画面,形容一样物事,我们往往要用到各种描写。
关于描写,所谓的准确,其实是在指“画面感”。
在直观表达上,文字天生不如音乐和绘画,这是确实的。
我拿出一篇文章,你可能要花半个小时读完。
我拿出一段曲子,你可能五分钟就能听完了。
我拿出一幅画作,你连十秒钟都用不了,就可以说,你已经看完了。
因此,你的文字要吸引到别人,就不要试图挑战读者的耐心。
不管是何种描写,我们都要先保证一点。
那就是精炼。
这里的精炼指的不是小学语文做的那种缩句题,形容词全都砍掉,只留主谓宾。
对不起,句子的灵魂如果没了,也就无所谓长短了,都是废品。
你本来用三句话才能叨叨明白的内容,如果一句话就能交代好,就像去掉胖人身上的赘肉,简单而灵动。
老舍先生曾评论鲁迅先生的散文。
短短一千余字,如一块瘦石,却有着手榴弹的威力。正是这个道理。
题主所困扰的,主要是人物的动作和神态。
其实在所有的描写里,最有挑战性的,就是动作和神态。
因为,语言描写谁都会。那些被吹捧的神级网文里,读者给出好评理由“有的话一看就知道是谁说的”,其实,写作摸索个一两年,你所构造出的人设必须就有这样的特色了,只要不脸谱化,想把语言描写给搞好,这是基础。
心理描写也不是难处。用的比较有趣的,可以举个例子,《盗墓笔记》采用第一人称,小三爷每次心说,后面那一串句子往往幽默得不行,从中就可以看出三叔把心理描写使用的恰当了,一方面让读者开心,一方面也在捏造吴邪的形象。
环境描写和外貌描写。这是基本功…,虽然我承认,有些大家的环境描写已经不仅仅是描述画面这么简单的用法了,但真论起正常的写法,这确实是交代故事的起码要素。如果以后有空,我会把这两类描写摊开讲讲,目前还是先入重点。
言归正传,我们就先讲动作描写。
为了精炼。
当你的目的是要体现角色的心理、情绪、感情时,最好的方法不是心理描写,也不是通过语言,恰恰是动作。
这里我还是举一个例子吧。
我们如何写小明很生气呢?。
假设我们只采用单一的描写,来看看有哪些写法吧。
直男写法:小明很生气。
辣鸡写法:小明心里想:哼,真是气死我了,怎么会搞成这样。
制杖写法:小明仰天怒吼:“CNM!!”。
这都是小白。
真的,白到不能再白了。
当你的描写侧重点放在角色身上的时候,你一定不能忽略他的动作。
小明立在那里,狠狠咬着牙,半晌没说话,他的拳头紧握着,骨骼发出一点响声。
这比以上三种写法,更能带给读者一种“愤怒”的感觉,而不是在侮辱智商。
这就是因为,我们只有在描写动作的时候,才最能照顾到所谓的“画面感”。
那么,这要如何训练呢?。
写故事的时候,试图捏造几个“冰山式”的角色吧。
他们不爱说话,没什么表情,想要表达感情,或是推动情节,你不得不写他们的动作。
如果你混过语c圈,你就会知道,每一段百余字的小戏,都算是一种练习,你的水平不会突然拔高,但绝不至于写不出来,或是不知道人物是啥表情。
因为你在写故事的时候,已经不是胡乱写了,而是心里先预先演一遍,再像描红一样,把它描写出来。
我在最初写小说的时候,就常常从“打斗”入手,只有在这时我才会去想,“劈”“砍”“扎”“插”“刺”这些动作有什么不同。
因此,用哪个动词,也非常重要,必须要再三斟酌。
如果真的不放心,相信我,你想写角色的什么动作,你就先自己在现实里尝试一下吧。
小明兴奋地挥着手。好,那你就先挥挥手,体会一下那种开心的感觉,该怎么写。
小明眨了眨眼睛,忽然落下泪来。好,那你就先眨眨眼,想象一下,眼泪忽然落下,那是怎样的画面,是不是需要描写一下睫毛的颤动,以及泪珠顺着脸颊留下的画面?。
不要觉得难为情,只要对写作有效,再沙雕的事,我们也可以去做。
好的动作描写,不仅能体现表层的东西,它可以让你体会到更深层的。
比如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结尾处,桐原亮司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而雪穗是怎么做的呢?。
她走开了。
她的背影犹如白色影子。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怎么样,初次看去,是不是感觉她很冷酷无情?。
事实上,如果你真正读懂了这本书,在这简短的动作中,就不难体会到,雪穗此时的心已经死了,她生命中代替太阳的光已经消失了,而且再也不会有了。
她将生活在永夜里,不可能和他手牵着手走在阳光下。
但雪穗仍然要活下去,为了亮司对她的付出和牺牲,她不能再警察面前表现出,自己和这个男人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她必须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就是动作描写的魅力。
如果你可以好好练习,照样可以用简练的动作描写,表达出深刻的主题。
我们再回过头,看看刚才那句动作描写。
小明立在那里,狠狠咬着牙,半晌没说话,他的拳头紧握着,骨骼发出一点响声。
它确实是比其他的描写,要好一些。
但同样,这也不是多么高明的描写,因为实在是太过单一了。
真正的好描写,应该从多个角度体现。
而这种时候,必不可少的就是神态描写。
它奇妙就奇妙在这里,难写也难写在这里。
神态描写,从来不会大段描写。
它只是偶尔一出现,往往也就几个字,最长也就几句话,就没了。
但它重要吗?重要!。
除非你的角色是面瘫,不然,他只要开口讲话,他只要作出动作,他只要心里有所活动,肯定会体现在神态上!。
好的神态描写,读者会觉得舒服,但往往不会发出什么赞赏。
但如果是差劲的神态描写,读者很快就会看出不对劲,然后心情整个都毁了。
当年我在读《斗破苍穹》的时候,对于其中的各种情节,真的是如痴如醉,太吸引人了。
但我实在受不了那一句反复出现的。
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没有仔细地数过,但整本书下来,这句话绝对出现了不下一百次。
简直和“恐怖如斯”可以并列成为土豆的第一必用词了…。
那么,神态描写应该如何训练呢?。
其实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从影视作品下手,是一个非常好的练习方法。
又要有画面感,又要精炼,难道不应该好好琢磨一下,演员们所演绎出的表情,然后仔细揣摩写出来,再给追剧的朋友们看,检验一下成果吗?。
还有比这更方便的吗?。
最后,关于神态描写,我还有一点要强调。
那就是“细节感”。
神态描写比动作描写难度更高,其原因就是,现实里动作比较容易观察,而神态却不然。
除非你特别去注意过,脑子里对各种情绪对应的表情,有一定的概念。
不然,连想象都很难想象。
为了细节感,小明皱了皱眉头,事情就不能这么简单的结束了。
你最好还是写一写小明皱眉头是什么样儿,是拧成一个疙瘩,还是出现一个川字,是愁苦还是烦闷,这就是细节。
目前就想到这些,欢迎大家补充。

怎样描写女主容貌清丽脱俗,而又不会显得玛丽苏?

一、什么时候要写外貌?。
通常分三种。第一种,叙事中随便插一句:。
对面走来一个漂亮姑娘,我看傻了,女朋友狠狠一掐我的的腰:“看你妹!”。
第二种,叙事中随便插一句,带细节描写:。
对面走来一个漂亮姑娘,大波细腰,翘臀长腿,细长眼睛妩媚勾人。我看傻了,女朋友狠狠一掐我的腰:“看你妹!”。
第三种,暂停叙事,认真仔细地好好描写一番:那是傍晚,我站在路灯下抽烟,忽然一对儿情侣从旁边走过。那个女孩儿穿着红色风衣,身影熟悉。
昏黄路灯照在她脸上时,我认出了她,是小师妹。
小师妹比过去更好看了,漆黑头发披在红风衣上,雪白脸蛋满是微笑。她的眼睛还那么亮,一笑就像湖水落满星星。她侧着头,轻轻对男人说着什么,两人都笑起来,很快地走过我面前。
第一种是写龙套。该龙套的目的是让女票掐我,一句“漂亮”就够了。
第二种是写配角。该女以后还会出现,所以要写得细。细到“让读者对她有个初步印象”。
第三种是写女主。女主不光要形象鲜明,还要倾注情感。看似写外貌,实则写深情。
so,外貌描写是有作用的:。
推动情节。如果对面是个普通姑娘,女票就不会掐我,我也不会和女票吵,女票就就不会变成前女票。
塑造形象。好的外貌描写让读者心里呈现出此人形象。
表达感情。同一个人,怀着不同感情看,其外貌相差很大。
如果一个外貌描写没作用,那就不要写!。
如果一个外貌描写没作用,那就不要写!。
如果一个外貌描写没作用,那就不要写!。
二,如何描写。
作用不同,写法也不同。
第一种,只要抓住一件特征。
第二种,注意描写顺序,并抓住一件特征。
一个漂亮姑娘,大波细腰,翘臀长腿,细长妩媚的眼睛勾魂摄魄。描写顺序就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整体到部分等。
这儿的描写是从整体到部分。先总写“漂亮”,然后分写身材五官。分写按波、腰、臀、腿,从上到下。
不光外貌,描写各种物体,都要注意顺序,并抓住一件特征。
第三种,要注意双方站位、光影、对方动作,并抓住一件特征。
那是傍晚,我正在路灯下抽烟,忽然一对情侣从旁边走过。那个女孩儿穿着红色风衣,身影熟悉。这是站位,也是给小师妹出场搭个舞台。有舞台,才有画面感。
昏黄路灯照在她脸上时,我认出了她,是小师妹。这是光影。不同的光带来不同的感情。阳光是温暖的,月光是柔美的,路灯是凄凉的,家里的光是温馨的。
小师妹比过去更好看了,漆黑头发披在红风衣上,雪白脸蛋满是微笑。她的眼睛还那么亮,一笑就像湖水落满星星。她侧着头,轻轻对男人说着什么,两人都笑起来,很快地走够我面前。“一笑就像湖水落满星星,”是充满感情色彩的比喻,这是小师妹与众不同的特点。
抓住一件特征。
三,写外貌的禁忌。
禁写毫无特点的大美人。没有特点啊,就是美啊,就是美啊就是美,呸!刘亦菲是清纯美,你可以主写她的眼睛怎么清澈怎么大,范冰冰是妩媚美,你可以主写她的嘴唇怎么鲜红怎么勾人。禁是个人就写外貌。路上行人那么多,走过去能记住几个?龙套配角那么多,读者也懒得记。只有主角、重要配角需要有外貌。禁杂乱无章地堆砌辞藻,比如:闭月羞花、遗世独立、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姿貌玉洁、韶颜稚齿、瑰姿艳逸、琳琅玉树、神姿清发、识度清旷、高髻靓妆、玉容雅音、贵格清标、湛然神清、冰肌玉骨、秋水为神、雪肤花貌、骨肉匀亭、烟视媚行、风姿绰约、沉鱼落雁、骨秀神清、颜色殊绝、光艳逼人、姿容婉浼……。
╮╯_╰╭我在举反例,干嘛掏出摘抄本?。
————————————————————————————。
分析《红楼梦》王熙凤外貌:。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重要人物出场,先搭舞台。
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总写第一印象。
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分写身上配饰。配饰按头、发、项、裙顺序,从上到下。
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分写衣着。衣着按上衣、外罩、下裙顺序,从上到下。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分写五官身材。先五官,后身材。
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再次总结,并抓住特征——威。
总结起来,外貌描写的的技巧就两点:抓住特点、遵循顺序。

肖像描写,外貌描写,神态描写有什么区别?

人物描写一般包括——外貌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神态描写。
外貌描写是从人物的体貌特征包括人物的容貌、衣着、体型、姿态等)进行描写,比如:。
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鲁迅《故乡》。
而神态描写主要描写的是脸上的表情。比如:。
她跑起来很吃力,脸蛋累得通红,微微凸出的前额渗出细小的汗珠。
为什么没有肖像描写呢,一般认为,肖像描写就是外貌描写,因为肖像描写所描写的主要是脸部(五官),通过描写人物的五官或者其不同时期的变化来揭示人物的思想性格。对于五官的描写自然归属于外貌描写。
当然我更倾向于另一种观点。
相比于肖像描写的主要集中于五官,外貌描写的范围要大一点,着重描写一个人的气质,穿着,以及言谈举止。所以肖像描写不同于外貌描写,可以这么说,一段话,属于外貌描写,但不一定属于肖像描写。那么,应该是这样:。
外貌描写包含肖像描写和神态描写。
没有哪个权威著作或者机构有过规定应该怎么分类,这只是在实际的经验、教学中总结出来的。

写小说过程中对于一些细节不会描述,还有一些人物动作,景色环境灯等,该怎么办?

承蒙抬举,谢请。
有一个成语我们经常会见到,所谓:『旁观者清』。
我想我就是一个『旁观者』,虽然我很喜欢写作,写出来的却始终并不如意,但我的朋友却说我总是能发现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逻辑关系。
关于人物行为和场景以及事件的描写,我只能聊聊自己的发现。
从认知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来谈,人很难对所谓的『逻辑』感动和认同。如果你对一部小说充满喜爱,多数是因为这部小说充满了『感情』。
ps:『逻辑』是我的优势,但这也是我一直觉得自己写作不好的原因,当然也是我得以发现这一关系的原因。
『逻辑』只能够用来构筑框架,细节却需要『感情』来进行填充。我们可以将『逻辑』比喻成小说的骨架,而『感情』则是小说的血肉。
很少有人可以完美的统御这两者,这少数人是真正的大师。
我认为,在小说中,『感情』需要依附于『逻辑』,而『逻辑』需要隐藏在『感情』中。
如果这个想法是对的,那么关于细节描写就要符合『逻辑』,并且充满『感情』。
依次推论的话,一个好的细节描写应该是服务于『逻辑』的。一个不符合故事逻辑的细节描写大几率会让读者出戏。举个例子:。
一个关于黑帮的故事,如果在枪战场景中不断更换武器,从格洛克手枪开始,应该属于正常装备;使用AK,也无可厚非;突然拉上来一门榴弹炮,场景就开始变得诡异了;如果换上炮姐或者舰娘,这就完全变成了另外的故事。还有一些隐藏的要求,比如与故事无关的细节尽可能少写,因为没有必要甚至会反作用。举个例子:。
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家庭布置很可能在某些细微处能够体现出这个人的特点。比如简约的装饰,家具全部使用落地式,而且会使用墙面固定,家具使用圆角,刀具放在抽屉里而不是放在刀架上,不让家中有可以隐藏陌生人的死角等等。但这时你不去描写这些细节,而是转去描写这个家中有什么艺术品,什么花朵装饰等无关人物和情节的细节就是冗余的描写。这样做非但不能够突出人物的性格,反而会混淆读者的感受。一个好的细节描写还应该是富有『感情』的。一个没有感情的细节描写可能还不如不写。举个例子,仅作对比,写的不好,别做模板:。
1、见到久别的小明,全班31个同学都围了上来,排在最前面的是小明的朋友小王小李和小赵。
2、几个死党就像苍蝇见到屎一样将小明团团围住。虽是细节,却并不需要冗长的描写,重要的是要传达出想要的『感情』。
以上。
这些只是很个人的思考,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有些人天生容易传递出情感,有些人则天生强于逻辑,有些人则令人羡慕的可以不自觉的运用这两者。
我觉得,比较起来,任何人给出的答案都只是一块砖石。更重要的是个人的思考,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道路,那才是美玉!。
回复评论的时候从头读了一下自己的答案,发现并没有直接回答题主的问题,所以小小更新一下。
原回答中提到了「逻辑」和「感情」,如果用来描写技能和周围环境的变化时,不妨这样尝试一下。
您的角色有什么过往,就会成就什么样的性格;。
什么样的性格,就会造就什么样的价值观;。
什么样的价值观,就会养成什么样的处事方式;。
什么样的处事方式,就会影响个人的技能特点。这样就是从「逻辑」框架上构建技能,不断的从「逻辑」角度强化角色设定,应该可以不断加深读者对这一角色的认知。
比如《叶问》中的叶问所使用的咏春,转圜小、动作轻巧,为人处事也是温文儒雅,不争不吵。他的幼年生活也是富足安定,成家后的生活也是安安稳稳,娇妻美子。
而金山找的功夫则是大开大阖、凛栗生风,行事态度也是风风火火的。相对应的,金山找的生活困苦,为了生活不惜豪赌,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感情」嘛,是我的弱项,实在没办法多说误人!。
告辞~。

怎样才是算好的性描写?有什么具体标准么?

判断一段性描写的好坏,首先要有平常心,要知道,性描写只是动作描写的一个分支,所以,判断其他类型描写(环境描写、外貌描写、心理描写,自然也包括动作描写)好坏的标准也完全可以用在性描写上。对性描写采取单独一套标准是对性问题没有脱敏的表现。
以下这几个标准,是常见的,也是我认可的:。
要切合人物的身份、性格,周末九点准时过有规律的夫妻性生活肯定跟有上顿没下顿的偷情不一样,肯定也跟性交易不一样。要切合上下文的语境,同样的两个人,最好能看出初尝禁果和水到渠成的过程。能从中看出深刻的象征意义,触发丰富的联想与感叹,这个是加分项,不能作为基本标准。以下这些经常被人提到,但我认为不是判断性描写好坏的标准。
是否有必要。有些人认为只有必要的性描写才是好的,但其实所有对某事物的详尽描写,仅从情节来考虑的话,都不是必要的。描写只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感知它们。一个人的外貌,作者不描写,我们就只能凭想象;一个人的心理,作者不描写,我们也只能去猜。二十世纪以前的文学都比较克制,我们都会猜到爱玛与包法利先生的性生活肯定很乏味,但如果福楼拜不写,这永远也只是猜测。是否含蓄。含蓄的才是好的。是否需要含蓄也是要根据人物身份性格和语境来确定的。“把魔鬼打入地狱”挺含蓄的,很好,那是因为切合人物作为僧侣的身份。我认为直白的性描写,直接使用器官的学名或者俗名,反而要比用隐语和替代词更干净些。在很多情况下,效果更佳。是否美。美的才是好的。这个要根据具体情况来看。过来人都知道,美好的性生活并不是经常有的,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性生活有很多时候是乏味的无聊的,有时候是痛苦的,屈辱的(即使不是被强暴)。所以一定要把一段丑陋的性生活写成美好,这是丧失了艺术的求真立场。是否刺激。这个有两说,有人认为刺激才是好的,有人刺激是不好的。但同上,只有恰如其分切合语境才是好的,是否刺激不是描写的目的。根据上面的标准,我认为《金瓶梅》里很多性描写(特指那些直白的细致的过程描写,不包括那些陈词滥调的拟物四六)都挺好的,饱受诟病的《废都》里的性描写也不错,只是模仿《金瓶梅》的痕迹稍重,男性中心的倾向也特别明显(比如,哪怕是描写女性的快感,也好像是在衬托男主的成就感,再比如,似乎所有女人,除了他老婆,离了他都不能活一样)。当然,你们宠爱的小波自然也是好的。
很多人推崇的老舍《骆驼祥子》里的这段反而不好:。
屋内灭了灯。天上很黑。不时有一两个星刺入了银河,(中略)…………。地上飞着些寻求情侣的秋萤,也作着星样的游戏。很含蓄,很美,但既不切合人物的身份,也不切合语境,可以用在任何对美好性生活憧憬着的男女身上,用在祥子和虎妞身上反而很违和。
另外,我之前因为自己发表的文章被封号写过一小段辩护,也和这个问题有关,放在这里作为补充:。
我不介意自己的作品被看成是淫秽色情,尽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读者认为它们隐晦涩青的可能性更大,一个意在挑逗刺激读者的作者不会用简单的字母做标题对不对?(这里指的是我的系列短篇《字母表》)。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使用人体生殖器官和交配行为的词语,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用来骂人、用来问候对方的女性亲属(少数情况下也包括男性亲属),而是用它们的字面意思,我认为用这些词语的字面意思,是对这些词语的尊重,是把这些词语纯洁化、把它们从脏字中拯救出来的一种努力,因此我不会用同音字来代替它们,用同音字来代替的话,是对这些字的侮辱,好像这些字不能见人,因此必须找人来代表自己一样,结果是使得这些同音字也成了所谓脏字了。这是让人恶心的。【说明:这个回答只讨论严肃文学里的性描写,很显然,对通俗文学,尤其是对色情文学里性描写的判断需要采用完全不同的标准。】。

我终于知道原来构成一部小说最重要的就是动作和神态描写啊!这些描写几乎占了百分之七十的篇幅!?

。尽管你没说错,但是你把主次和因果搞反了。
动作和神态描写的确占了大部分,但是这是为什么呢?不是为了凑字数啊,是为了讲故事和塑造人物啊。也就是说小说是由动作神态描写组成的,但是有动作神态描写的不一定是小说,也不一定是好小说。
小说最主要的是讲故事和塑造人物,通过动作和神态描写来讲故事和塑造人物。讲好故事,成功塑造了人物才是一本好小说。但是除了动作和神态描写,其他方法也能达成这两点,比如语言描写,比如上帝视角的独白,等等。所以新人写小说千万不能本末倒置,会写描写,不一定会写小说,写小说这个东西太复杂了,我自己现在还琢磨不透。总之共勉吧,加油。

挑逗男朋友的小动作有什么技巧吗?

Candy是我们一帮朋友中出了名的Partyqueen。
城中哪里有新冒出来的小酒吧,和最近刚认识的小哥哥,她总是很热衷组局,让我们一帮姐妹雨露均沾。
“我知道刚开的一家lounge,那的鸡尾酒不错,关键是调酒师长得很像王嘉尔,你们有谁要我一起去!”。
她知道王嘉尔是我最近刚pick的新idol,这句话,分明是冲着我来的。
我看着还没码完的字,默默吞一口口水,在对话框里疯狂打下一行字:“加班!!!!”。
群里同时发出哭哭的表情的还有大苗。
大苗是电视台的企宣,加班也是家常便饭。
一个小时后,终于忙完的我和大苗没赶上Candy的局,只好约了一起去美容会所做肩颈保养。
天知道,是不是女人一脱了衣服就容易开黄腔,我竟然在狭小的美容室里扎扎实实的上了一堂女性闺房调情技巧!。
02。
故事的开头其实是这样的,两个被工作折磨的没有性生活的女人,躺在美容床上,喊着这里痛,那里酸,最后长吁一声:。
哎,为什么要这么累啊,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算了,我要做金丝雀~雀~雀~。
“苗,恕我直言,你这样的是找不到的。吊儿郎当的二世祖你瞧不上,拼事业的男人又实在太忙,咱们谈恋爱是讲感觉,他们没那么多儿女情长,求的是效率!”。
“对对对,我男朋友就是这样,他成天在外面飞。我们一个月见一次,每次见面都直接约在酒店”。
大苗没作声,帮她服务的23号技师姐姐抢答了。
“一个月见一次,这样的感情稳固吗?”。
“稳!前不久刚给我买了车子,过段时间买房。”。
“快快快,快说说你有什么秘诀?”作为一个情感号作者,听到这种素材,就像晴子看见流川枫,眼里冒着小星星。
“秘诀就是,我把他在床上睡服!”。
“一个女人,想把男人收拾的服服帖帖,一定要有两手,还要有两口”。
口?这位姐姐,您的车速会不会太快了。
两口指的是:会说话,还要会叫!。
会说话,可不是单纯的哄哄骗骗:“老公老公,你最棒”,还要学会用语言制造感官刺激!。
男人可是看到一张女明星的泳装性感照都会硬的动物啊!。
比如:他给我发信息:我想你了。
我回:哪想了?上面还是下面。
他问:午饭吃了什么?。
我回:除了你,别的食物都让我食之无味。我想把你从头吃到脚!。
03。
靠,姐姐,您这是玩的一手好wen文爱啊。
这项技能我是不是从来没教过大家?。
来,我科普一下:wen爱指的是文字挑逗性,是近两年才流行起来的网络名词。
但,其实,老司机们早就开始玩了,比如Phonesex就是wen爱的一种。
在欧美一些国家,甚至有专门从事ps的职业。客户拨打专门的se情服务电话,接电话的女生要用语言、声音想办法挑逗顾客,让他在电话中得到满足。据说这种电话费用不菲。
韩国电影《美女大翻身》里,整容前的珍妮除了给歌手亚美做声替,在后台做做假唱。]回到家,做的兼职,就是电话服务。
根据客户的要求,有时还要在电话里做角色扮演,护士,空姐,高中生,是常常被点的.。
除了这部电影有些许这方面的情节。
韩国还干脆出了一部电影,就叫《我的PS搭档》(PS注解:phonesex)主演是池城和金雅中(又是金雅中)。
电影的开头,金雅中酒后拨错电话,以为给男朋友的却直接拨到池城那了,上来第一句就是:你猜我穿着什么款式的内衣?。
池城以为是se情电话串线,将错就错,“粉红色蕾丝?”。
……。
一番不可描述的语言之后,两人第一次在电话中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
04。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wen爱的刺激就相当于这种偷不着,男人是视觉动物,但赤裸裸的摊在他面前,有的时候会显得过于直白且无趣。不如用文字来勾勒一副场景,让他想着,念着。
适用人群:远距离恋爱的小情侣,以及欲重新找回激情的老夫老妻。
TIPS:。
天天在同一床上睡觉的老夫老妻,今天晚上可以试着分房睡,或者一个人躲在洗手间。
老公啊,那天晚上你亲我的时候好紧张啊。
我亲你哪里了?。
一句话回到18岁,唤起曾经的青涩和激情。略加些细节描写和感受。5分钟之内,你老公肯定一脚把门踹开,把你推倒!。
嗯,总之~~wen爱,对于情侣之间的关系升温,非常好用!。
还没有确定关系的珍珠们,这招要慎用哦,可能会被认为是随便的姑娘嘞。
当然,聪明的小妖精可以用一句话引出这个话题,让男生来主导,结束了还娇嗔地说一句:都是你啦,耍流氓!你坏死了。
男人沾沾自喜的同时,还不知道自己才是被调戏的那一个。
对于有待开发的白莲花小姐姐们,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些wen爱指导教材:。
除了上述提到的两部电影《丑女大翻身》和《我的PS搭档》。还可以看一些台湾的口袋文学,标题类似于《餐桌上的小辣椒》(捂脸)。
比较适合青涩的珍珠们晚上盖着被窝学习。
05。
画面回到美容院。
“那,第二个口呢?”大苗被技师姐姐翻了个身,迫不及待地继续问,这个平日里连我写的小黄文都要捂眼看的摩羯座,今天很明显闷骚的一面是被技师姐姐打开了。
深怕她说出什么不得了的字眼,我已经绷紧了神经。
“第二个口啊,就是要会叫,在床上,我们的声音很重要。把握好语音语调和节奏,你就把握了主导权,就像骑马,驾~~就是飞奔,吁~~~就是停下来。你的声音就是马鞭!你要他快,他就快,你要他慢他就慢。”。
服了,她举的例子如此生动形象,我竟有点想拿小本本记下来的冲动。
“发声的位置也有讲究,如果只是从嗓子眼发出,声音就容易扁,不圆润,像鸭子叫,男人一听就软掉。
动人的声音要带有感情,喘息声是从喉咙里忍不住溢出来的,发声的位置要靠后,带点鼻腔共鸣。”。
“靠后?这么专业的发声位置我找不准啊。”。
“来,你皱一皱眉头,再发声,就找到那里了。”。
大苗坐起来,皱着眉,“嗯嗯啊啊”地找位置,旁边的技师说“对了,就是那里,来,再靠后一点。”。
我实在没忍住爆笑,那个画面,你能想象吗?一个捂着浴巾的姑娘在上声乐课。
哎呀,我给Candy发信息:王嘉尔留给你吧,我这边的活动更好玩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22351.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