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描写作文,如果今年高考写关于疫情作文,人人都会写,我如何能写出新意,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呢?

作为教了30多年语文的教书匠,退休前也多次参与过高考阅卷工作,我想我应该有点发言权。
我不太赞同高赞回答的观点,一个劲用文言文,堆砌辞藻不见得会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甚至可能会眼前一黑。
理由有二:。
1、重复空洞。
你能想到用的那些大词大套路,感觉气势蓬勃,但是大部分学生都是这个思路啊。
阅卷老师一个人批改几百份卷子,见的太多了,人可能已经看得想吐了。
老师心里的反应可能是:。
提前背好的吧?怎么又来一篇一样标题的?是互相抄的吗?2、没有新意。
那些新闻报道的框架搬过来,是准备高考作文?还是报考新闻系呢?。
阅卷老师也是人啊,也会上网看新闻,看电视,上抖音知乎,这种框架老师已经看过很多次了。新意何在?。
这种内容,不会让阅卷老师有心思读下去,只会让老师迅速草草扫一眼,「又是一个提前背新闻的」,想要让老师眼前一亮?。
你们能抄的比新闻本身写得还好吗?还是你掌握了不为人知的内幕?。
关于疫情的作文,应该属于话题作文。
话题作文的特点是提供了写作的范围和主体内容。你的作文应该始终围绕话题。
同时话题作文又是开放性的,表现在立意、选材、构思,甚至写作的文体都可以由写作者自己决定。在形式上,表达是自由的。
好,我们再来看看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如何能写出新意,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我想分几点讨论。
一、从立意角度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这方面没有确定性。

如果你能写出这样的文字,你能肯定阅卷老师会眼前一亮吗?。
不一定吧。
人与人是不同的,观点不同,价值观不同,思维方式不同。
也许阅卷老师看完后会眼前一黑呢。
所以从立意角度去获得高分,难!。
二、从选材角度看,能否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这个相对容易一些。
2020年开年以来,在抗疫中,涌现出许许多多的优秀人物,生活展现出波诡云谲的风采,到更重要的是疫情影响了我们和我们身边每一个人。
仅仅把新闻报道的那些事迹复述一遍,或者大讲特讲牺牲包容,并不见得讨巧。
这些事情,大家都看过,大家都在写,阅卷老师估计类似的故事能看过几百篇,那么你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如何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
在我看来,我们和别人的不同之处,不是新闻上谁看得多看得仔细,而是在生活中,我们也切切实实经历了这次疫情,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的感受,也经历过身边的小事。这些事可能不如国家大事来得震撼,但是却可能更是阅卷老师想看到的真实体验。
我的建议是:。
避开那些口口相传,人人皆知的人物和故事,着眼于你身边的,不为人知的细节,可能会打动阅卷老师。三、从构思角度看我觉得巧妙的构思匠心独具。
像“疫情”这样大的话题,一定不能以大见大,侃侃而谈,泛泛而论。
而是应该以小见大,找到小的切入点,或具体感性的记叙,或深入理性的思考。构思巧妙还在于文章整体的设计,这里文章的线索犹为重要。
“人”“物”“事”“情”皆可以成为线索。
《红楼梦》里的草蛇灰线,美国短篇小说家欧•亨利的小说结尾是构思匠心独具的代表。
关于文章线索,我想举鲁迅先生的散文【藤野先生】为例加以说明。
【藤野先生】是一篇以“情“为线的散文。
鲁迅的爱国思想统摄全篇。写了三个地点,1东京,2仙台,3北京。在东京,作者看不惯清国留学生的所作所为,头顶上盘着大辫子,赏花跳舞。愤而离开东京。去仙台路上的所见所感,写了水户,写了“日暮里”。忧国之情表露无遗。在仙台重点写了匿名信事件和看日本时事影片事件,产生了“弃医从文”的思想,要改变愚弱国民的精神。在北京,他坚持写作,不懈努力,批判“正人君子”。全篇形散而神不散,以爱国之情为暗线。贯穿全文。构思之妙,令人叫绝。
而文章的主体部分又以“事”为线,写了作者和藤野先生的交往。
先写藤野先生的外貌和语言,勾画出藤野先生平易近人的学者形象,再写藤野先生为作者修改讲义,纠正解剖图,反映了他诲人不倦的老师形象。接着写在解剖实习前和问清国妇女缠足的事,表现了藤野先生的科学态度和求实精神,最后写师生惜别,藤野先生脸色悲哀,想说话,竟没有说。向鲁迅赠照片,题字。一个珍惜友谊,热爱学生,尊重中国人的日本长者的形象跃然纸上。藤野先生的形象被作者完整的勾勒出来。这是明线。
附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原文:。
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中国留学生会馆的门房里有几本书买,有时还值得去一转;倘在上午,里面的几间洋房里倒也还可以坐坐的。但到傍晚,有一间的地板便常不免要咚咚咚地响得震天,兼以满房烟尘斗乱;问问精通时事的人,答道,“那是在学跳舞。”。
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如何呢?。
我就往仙台的医学专门学校去。从东京出发,不久便到一处驿站,写道:日暮里。不知怎地,我到现在还记得这名目。其次却只记得水户了,这是明的遗民朱舜水先生客死的地方。仙台是一个市镇,并不大;冬天冷得利害;还没有中国的学生。
大概是物以希为贵罢。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福建野生着的芦荟,一到北京就请进温室,且美其名曰“龙舌兰”。我到仙台也颇受了这样的优待,不但学校不收学费,几个职员还为我的食宿操心。我先是住在监狱旁边一个客店里的,初冬已经颇冷,蚊子却还多,后来用被盖了全身,用衣服包了头脸,只留两个鼻孔出气。在这呼吸不息的地方,蚊子竟无从插嘴,居然睡安稳了。饭食也不坏。但一位先生却以为这客店也包办囚人的饭食,我住在那里不相宜,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说。我虽然觉得客店兼办囚人的饭食和我不相干,然而好意难却,也只得别寻相宜的住处了。于是搬到别一家,离监狱也很远,可惜每天总要喝难以下咽的芋梗汤。
从此就看见许多陌生的先生,听到许多新鲜的讲义。解剖学是两个教授分任的。最初是骨学。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一将书放在讲台上,便用了缓慢而很有顿挫的声调,向学生介绍自己道:。
“我就是叫作藤野严九郎的……。”。
后面有几个人笑起来了。他接着便讲述解剖学在日本发达的历史,那些大大小小的书,便是从最初到现今关于这一门学问的著作。起初有几本是线装的;还有翻刻中国译本的,他们的翻译和研究新的医学,并不比中国早。
那坐在后面发笑的是上学年不及格的留级学生,在校已经一年,掌故颇为熟悉的了。他们便给新生讲演每个教授的历史。这藤野先生,据说是穿衣服太模胡了,有时竟会忘记带领结;冬天是一件旧外套,寒颤颤的,有一回上火车去,致使管车的疑心他是扒手,叫车里的客人大家小心些。
他们的话大概是真的,我就亲见他有一次上讲堂没有带领结。
过了一星期,大约是星期六,他使助手来叫我了。到得研究室,见他坐在人骨和许多单独的头骨中间,──他其时正在研究着头骨,后来有一篇论文在本校的杂志上发表出来。
“我的讲义,你能抄下来么?”他问。
“可以抄一点。”。
“拿来我看!”。
我交出所抄的讲义去,他收下了,第二三天便还我,并且说,此后每一星期要送给他看一回。我拿下来打开看时,很吃了一惊,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这样一直继续到教完了他所担任的功课:骨学、血管学、神经学。
可惜我那时太不用功,有时也很任性。还记得有一回藤野先生将我叫到他的研究室里去,翻出我那讲义上的一个图来,是下臂的血管,指着,向我和蔼的说道:。
“你看,你将这条血管移了一点位置了。──自然,这样一移,的确比较的好看些,然而解剖图不是美术,实物是那么样的,我们没法改换它。现在我给你改好了,以后你要全照着黑板上那样的画。”。
但是我还不服气,口头答应着,心里却想道:。
“图还是我画的不错;至于实在的情形,我心里自然记得的。”。
学年试验完毕之后,我便到东京玩了一夏天,秋初再回学校,成绩早已发表了,同学100余人之中,我在中间,不过是没有落第。这回藤野先生所担任的功课,是解剖实习和局部解剖学。
解剖实习了大概一星期,他又叫我去了,很高兴地,仍用了极有抑扬的声调对我说道:。
“我因为听说中国人是很敬重鬼的,所以很担心,怕你不肯解剖尸体。现在总算放心了,没有这回事。”。
但他也偶有使我很为难的时候。他听说中国的女人是裹脚的,但不知道详细,所以要问我怎么裹法,足骨变成怎样的畸形,还叹息道,“总要看一看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有一天,本级的学生会干事到我寓里来了,要借我的讲义看。我检出来交给他们,却只翻检了一通,并没有带走。但他们一走,邮差就送到一封很厚的信,拆开看时,第一句是:。
“你改悔罢!”。
这是《新约》上的句子罢,但经托尔斯泰新近引用过的。
其时正值日俄战争,托老先生便写了一封给俄国和日本的皇帝的信,开首便是这一句。日本报纸上很斥责他的不逊,爱国青年也愤然,然而暗地里却早受了他的影响了。其次的话,大略是说上年解剖学试验的题目,是藤野先生在讲义上做了记号,我预先知道的,所以能有这样的成绩。末尾是匿名。
我这才回忆到前几天的一件事。因为要开同级会,干事便在黑板上写广告,末一句是“请全数到会勿漏为要”,而且在“漏”字旁边加了一个圈。我当时虽然觉到圈得可笑,但是毫不介意,这回才悟出那字也在讥刺我了,犹言我得了教员漏泄出来的题目。
我便将这事告知了藤野先生;有几个和我熟识的同学也很不平,一同去诘责干事托辞检查的无礼,并且要求他们将检查的结果,发表出来。终于这流言消灭了,干事却又竭力运动,要收回那一封匿名信去。结末是我便将这托尔斯泰式的信退还了他们。
中国是弱国,所以中国人当然是低能儿,分数在60分以上,便不是自己的能力了:也无怪他们疑惑。但我接着便有参观枪毙中国人的命运了。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采,──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到第二学年的终结,我便去寻藤野先生,告诉他我将不学医学,并且离开这仙台。他的脸色仿佛有些悲哀,似乎想说话,但竟没有说。
“我想去学生物学,先生教给我的学问,也还有用的。”其实我并没有决意要学生物学,因为看得他有些凄然,便说了一个慰安他的谎话。
“为医学而教的解剖学之类,怕于生物学也没有什么大帮助。”他叹息说。
将走的前几天,他叫我到他家里去,交给我一张照相,后面写着两个字道:“惜别”,还说希望将我的也送他。但我这时适值没有照相了;他便叮嘱我将来照了寄给他,并且时时通信告诉他此后的状况。
我离开仙台之后,就多年没有照过相,又因为状况也无聊,说起来无非使他失望,便连信也怕敢写了。经过的年月一多,话更无从说起,所以虽然有时想写信,却又难以下笔,这样的一直到现在,竟没有寄过一封信和一张照片。从他那一面看起来,是一去之后,杳无消息了。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
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
他所改正的讲义,我曾经订成三厚本,收藏着的,将作为永久的纪念。不幸7年前迁居的时候,中途毁坏了一口书箱,失去半箱书,恰巧这讲义也遗失在内了。责成运送局去找寻,寂无回信。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再举一个以「物」为线的例子。
这是我一个学生的作文。
纽扣上课铃响了。
同学们走进教室,何老师开始上课。同学们是那样专心地听着。
突然,同桌同学指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又指了指老师。我会意地抬头一看。
只见何老师西装最下边那粒纽扣一荡一荡地像个钟摆。
何老师起劲地讲课,身子不停地转动,那纽扣也随着不停地晃荡。
我轻轻一笑。
旁边同学问我怎么回事,我指了指自己的纽扣,又指了指老师,他立刻明白了,也注意起老师的纽扣来,连忙用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
下课以后,我走到讲台前,对何老师说:“何老师,您西装上的纽扣要掉了。”。
何老师低头一看,随即翻了翻衣服,用力捻了捻线头,纽扣被收紧了。
“您干脆把它拉下来吧,这样会掉的。”我不放心地对何老师说。
“不要紧,呆会儿会就去把它钉好。”何老师说完,拎着皮包,提着录音机走了。
下午辅导课,何老师又来上课了。可那粒纽扣却没有了。同学们暗暗发笑。
下课时,我又问何老师:“您把扣子摘下来了?”何老师低头一看:“啊?掉啦!我忘记钉了。”。
“您想想看,纽扣在什么地方掉的。”另一个同学关心地说。
“不知道怎么掉的,算了,过几天上街买一粒吧!”。
何老师走后,同学们还在想老师的纽扣,“何老师也真辛苦,一个教三个班,家离学校也远。一天到晚就看见他坐在办公室里备课批改作业,自己事从不放在心上。”。
第二天,何老师一进办公室,看见办公桌上的一大堆纽扣,愣住了,但与此同时,他什么都明白了。
我们隔窗望去,见他的眼睛湿润了,刹时,同学们也落泪了。那泪珠,晶莹透亮,好纯洁,好纯洁……。
很明显,这篇作文以题目纽扣为线索。“纽扣”串联起了全文的事件。
何老师西装上的一粒纽扣快掉了,有同学发现后提醒了他。何老师匆匆上完辅导课,纽扣不见了。说明何老师把精力放在教学上,忘了自己的事。第二天何老师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堆纽扣。师生的眼睛都湿润了。
本文的构思巧妙表现在“纽扣”这条叙事线索上。作者用纽扣串联起了全部细节。
一方面,掉纽扣说明何老师不修边幅,其实是不在意自己的事。表现了何老师的敬业爱生的精神。
另一方面,学生关心老师的生活细节,希望为老师做点什么,表现了尊师重教精神。
作者举重若轻的用纽扣串联起了学校生活的细节,凸显了师生情这个主题。
如果你的作文构思简单明了而又巧妙。那么一定会使阅卷老师眼前一亮!。
希望对同学们有帮助。

已经写了接近14万字了,前几天申请了签约一直没有回复,是不是意味着这本书可以切了?

首先笔法很稚嫩,有很多高考作文的影子,比如这里:。
刘与青抬眼看向林夙,笑眯眯地道,脸上的褶子能夹死蚊子。先不谈这个句子读起来很不人性,就说“脸上的褶子能夹死蚊子”这句,如果你在中学,老师肯定会夸这是个好比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教育是“应试”的,他讲方法,你这个方法很好,就会受到夸奖,但是读者不一样,读者是活生生的人,读者不去看你的技能,他只察觉自己的感受。
所以读者读到“脸上的褶子能夹死蚊子”,他会觉得很怪,为什么呢,因为你这个句子是自相矛盾的,你希望读者想象这个画面,但这个画面又是夸张的,你可能会觉得我吹毛求疵,我吹毛求疵是因为我知道你这里有问题,而读者虽然不会像我这么精细,但他们随手就把书关掉了。
那么这个地方应该怎么写,其实很简单,你真的让他夹死一只蚊子就行了,你感受一下我的处理,不要分析,就感受,一分析就完了。
就是说你的文字很多并没有去考虑读者的感受,没有考虑读者读这里是不是感觉很流畅很舒服的,这是很常见的一个问题,但你身为作者,应该去学着换位思考。
这是第一个问题,其实你所有的问题都是同一个根源——你只把自己当作者,而没有把自己当读者,一旦你开始尝试成为自己的读者,很多问题就都能察觉到了。
第二个问题也是很常见的,读者不喜欢读回忆,你看动画的时候,回忆篇你是什么样的感觉——你会不停快进,因为你想知道结果啊。请你第一章,只写当下发生的事情,关于回忆的一切,努力地感受想要告诉读者的欲望,但是不能有一句完整地描写。
第三个问题,花活太多,没拿真本事。
说白了你第一章就是个下毒,怕下毒被发现拆成了两个无毒的部分让他们化合反应,你这个情节漏洞太多了:。
1.仙人都不知道仙人夕一个凡人知道;。
2.仙人夕只毒仙人不毒林夙;。
3.下完毒还要告诉对面,为啥就不能等毒发再说呢?。
4.你这个毒到底是剂量问题还是化学反应问题,如果是剂量问题,为什么仙人没有察觉,如果是化学反应问题,女的为什么会中毒?。
你看起来是在写故事,但其实你只是在“描述”,你只是在把一个顺理成章的东西顺理成章地写下来——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故事是顺理成章地。读者看到你这个故事,他感觉不到surprise,因为他每一刻都在接近自己已经知道的结果,你在做的事情并不是讲故事,而是把陈年烂梗一个一个读给读者听,你的问题不是不熟练或者不善于学习,你的问题是你太熟练了,审美带来的刺痛感已经没办法影响熟练带来的舒适感了。
你以为我们写故事拖稿是在发呆吗?是因为我们有一种本能,如果我们发现我们写出的故事像这样顺理成章,在写完的那一刻我们就知道这故事是不行的,诚实,尊重,好像是鸡汤,但你的问题全是因为你没有真诚对待读者。
自己写的东西,自己读一读,诚实一点,不要侥幸。

你见过对“回忆”描写的最好的语段是什么?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余常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蚊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
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兴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虾蟆,舌一吐而二虫尽为所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觉呀然一惊.神定,捉虾蟆,鞭数十,驱之别院.。

有哪些可以用于语文作文中的高级词汇?

数词、量词、代词、拟声词、叹词、表示颜色的词。
1、数词。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每回读到四百八十,我都很骄傲,好像是我写的……。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爱读。
一望二三里也很好,就稍微腻了一丢丢。
《左传》“赵威后问齐使”,结尾那句,“此二士弗业,一女不朝,何以王齐国,子万民乎?”读这句,不拍案而起,总觉得对不住左丘明。
“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
庄子于数词最喜欢十九,“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吾与夫子游十九年矣,等等,关于这个神秘的十九,有一些神秘的说法,但我觉得,他老人家应该就是觉得这数好听。(北大杨立华老师说是因为庄子懒,说高就是九万里,说久就是十九年,换一下好累……)。
当然最好听还是孙悟空,“赶早把干净房子打扫一千间,老孙睡觉!”换成一百间,一万间,都没那个气势。
2、量词。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就得是瓢,换成杯盏樽壶,好像那酒就没那么好喝了。
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
读到一床书,就想归隐,一桌书就不行。
别浦,恨堆积,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
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红楼梦里妙玉说,你可吃得了这一海?。
唐鲁孙写酱青椒:一咬一包汤;北京人管冬天的柿子叫“一兜蜜”;古代美人梳头,有个发型叫“一筐春”,当然春字很好,但筐更好。
英语也在量词上下功夫,aschooloffish,一学校鱼。
量词是逞才的好机会,用对了,整句话跃然纸上。用不对,就是蚊子咬了不给挠的感觉。一眼泉,一口井,一尾鱼,这一棚白事——你换个词试试。
前天看《利刃出鞘》,兰斯大骂家人“你吃屎,你吃屎,你吃屎……”有个哥们回,“我一口也不会吃的!”虽然这里也就只有这一个量词能用,但我还是要表扬编剧,台词写太六了。
写到这想起来,这几年最流行最形象最牛的量词,应该是坨。
3、代词。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这句要我说,就是咱用得好。换成别的啥它也火不起来。
《西厢记》里惠明说,“你与我助威风擂几声鼓,仗佛力呐一声喊,绣旗下遥见英雄俺”,这个俺字,我简直想抠下来亲亲。
我一般不喜欢有人自称的时候不说我,说名字,但也有例外。
《牡丹亭》“写真”一折,杜丽娘有句念白:若不趁此时自行描画,流在人间,一旦无常,谁知西蜀杜丽娘有如此美貌乎?。
美人自矜,这就算到头了。后来冯小青“题曲”,放着大段的曲词不用,单单挑出这句来咀嚼,可见也是喜欢的。
其实她最气人就是非加上个西蜀——大概也只有常山赵子龙能对这下联了。
水浒里也有个例外:卢俊义被关到监牢,燕青身无分文,如同乞丐,身上只有一张弓,一支箭,这时看见一只大雁,他跟自己打了个赌——如果我能把雁射下来,我就能救出卢俊义。施耐庵是这么写的:。
燕青轻轻取出弓,暗暗问天买卦,望空祈祷,说道:“燕青只有这一支箭了,若是救得主人性命,箭到,灵鹊坠地,若是主人命运何休,箭到,灵鹊飞去。”搭上箭,叫声,“如意子,不要误我”,驽子响处,正中喜鹊后尾。
我第一次读到“燕青只有这一支箭”,是落了泪的。另外灵鹊,如意子,某种程度上说都算代词,他给这两样物事另外取了个名字来指称,都起得很好。如果把这些词都换掉,这段话立刻就平常了。
老水浒电视剧,宋江要讨招文袋,阎婆惜说,你过来陪姐姐睡一觉,就给你。“姐姐”用到这么豪迈,今天看来,可算开风气之先。
还有一种代词是语法意义上的代词,本身是名词,比如很久以前流行过的一句话——老子这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我真喜欢这个“老子”,捂脸。
宫廷剧,不管皇后妃子,都自称“本宫”,其实这个词是现代人造的,古人不用,但是你得说,造得很好,说出来就是带感。
水浒里还有一处,李逵和张顺打架,张顺把船弄翻了,“船底朝天,英雄落水”,英雄二字,也是好。
郭德纲张云雷都唱过的《高亮赶水》里面,小将军高亮银盔银甲,雄赳赳气昂昂赶水去了,姚广孝跟燕王爷提议:西直门城楼上咱们看看英雄——跟前面例子一样,英雄,其实就是代词“他”,“他们”,可只有这么用,我才会真的感觉那都是英雄,要是换成——你真是个英雄,他真是个大英雄,啥感觉都没了。
古人礼数多,自称尊称谦称,名目繁多,如今都没了。没了好,省得麻烦,但“金缸灭,啼转多,掩妾泪,听君歌”;“妮妮儿女语,恩怨相尔汝”这类佳句,也就跟着没了。平时聊天常用的,除了哥,姐,也就剩下老子、老娘和你丫了。
4、拟声词。
用拟声词的大师那绝对是汪曾祺。
别人都已经走净了,他一个人在月亮地里绷楞绷楞地投篮。
著名的咸鸭蛋:。
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
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了一只青桩,擦着芦穗,扑鲁鲁鲁飞远了。
老九这双鞋也是奇怪,实纳帮,厚布底,满底钉了扁头铁钉,还特别大,走起来忒楞忒楞地响。
当然最出色还是写初恋情事:。
少男少女,情色相当,哼哼唧唧,美妙异常。
这样天真和美好的床笫,还有谁能写?想想这样的句子随先生去了,真是难过。
举个另外的例子吧:。
双截棍的“诗眼”,是“哼哼哈嘿”。
5、叹词。
噫吁巇危乎高哉!前仨字翻译过来是“哎我靠”,。
《论语里仁》: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曾参的自信,都在“而已矣”里面了。
6、表示颜色的词:。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
连用三种颜色,读者不腻,仍然青枝绿叶,如在眼前。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凡带颜色的诗句,总让人觉得很干净。这个颜色有时候都不用是颜色,“黄四娘家花满蹊”,我觉得杜甫写这位四娘,不因为她种花,因为她姓黄。
古诗里的例子太多不说,说一个白话小说里的——红楼梦“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莺儿道:“汗巾子是什么颜色的?”宝玉道:“大红的。”莺儿道:“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或是石青的才压的住颜色。”宝玉道:“松花色配什么?”莺儿道:“松花配桃红。”宝玉笑道:“这才娇艳。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娇艳。”莺儿道:“葱绿柳黄,我是最爱的。”宝玉道:“也罢了,也打一条桃红,再打一条葱绿。”……。
宝钗道:“若用杂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黑的又过暗。等我想个法儿:把那金线拿来,配着黑珠儿线,一根一根的拈上,打成络子,这才好看。
这真是一席盛宴,主角就是颜色,是我见过写色彩写得最美的段落。我怀疑曹雪芹是先要挥洒这一盘颜色,然后才设计了“打络子”的情节;而不是反过来要写“打络子”,这才铺红排绿。
汪曾祺有一篇短文,题目就叫色彩。全文如下:。
鱼肚白。
珍珠母。
珠灰。
葡萄灰(以上皆天色)。
朱红。
牡丹红。
玫瑰红。
胭脂红。
干红。
(《水浒》等书动辄言“干红”,不知究竟是怎样的红)。
粉红。
水红。
单杉杏子红。
霁红(釉色)。
豇豆红(粉绿地泛出豇豆红,釉色,极娇美)。
湖蓝。
春水碧于蓝。
雨过天青云破处(釉色)。
鸭蛋青。
葱绿。
鹦哥绿。
孔雀绿。
“嘎吧绿”。
明黄。
赫黄。
藤黄(出柬埔寨者佳)。
梨皮黄(釉色)。
鹅黄。
老僧衣。
茶叶末。
芝麻酱(以上皆釉色,甚肖。
世界充满了颜色。
这是中国人命名颜色的方式,加了很多名词,不是纯粹的颜色词了,但能撑起一篇文章,还不是一般词汇能比的。一点情节都没有,却让人看了莫名其妙地开心。
《甄嬛传》一类的网络小说,总要铺排各种豪华的衣裳,鹅黄嫩绿月白,一排一排,整整齐齐,的确是学红楼梦,也的确写颜色大家爱看。
动名形容词,太多就不说了,还有一些最简单的字,我莫名喜欢。比如大、小、儿,乖。
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
此马临阵久无敌,与人一心成大功。
长刀大弓,坐拥江东。
这几句的“大”,古人赞美过很多次了。
我东看西看南看北看,杨柳树上挂着一个大招牌。汪曾祺说这句很美,我觉得就美在那个“大”字上。
小凤仙、小白玉霜、小六龄童六小龄童。
多好听。
蝠拂帘旌终辗转,鼠翻蛛网小惊猜。
小苗条吃的是夫人杖。
小和大换过来用的时候最好:。
我小时候梳头,刘海梳上去,我爸说:这大锛喽!。
后来长大了,再梳上去,我爸说:这小锛喽。
儿。
遥看孟津河,杨柳郁婆娑,我是虏家儿,不解汉儿歌。
若问儿家夫婿,腰悬大将金牌。
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多好听。
吴承恩最会给小妖取名字,取最好的当然是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
乖。
这个词最特殊,看着就好看,摆在纸上像一个垂手站立的小女孩,乖乖的。
白娘子被压雷峰塔,抛夫别子,抱着襁褓中的许汉文有句唱:断桥亭,重相爱,患难中生下你这小乖乖。这是我见过用得最好的乖。出自京剧《白蛇传》,田汉作词。
综上,词这东西,没有好和不好,只有用得好不好。非说好,把最简单的词用好了,是真好。
最后引一句最六的大和小,还是出自水浒,潘巧云偷情那一回:。
大和尚今朝圆寂了,小和尚昨夜狂骚。
————————。
卫迟的小说:。
什么样的女朋友才能配得上孙悟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17302.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