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古代房屋的文章,哪些文字对城市的描写堪称经典?

王小波笔下的长安城。1、《万寿寺》:长安城让故事有了一个灰色的开始,这种色调和中古这个时代一致。长安城是一座大得不得了的城市,周围围着灰色的砖墙。墙上有一些圆顶的城门洞,经常有一群群灰色的驴驮着粮食和柴草走进城里来。一早一晚,城市上空笼罩着灰色的雾,在这个地方买不到漂白布,最白的布买到手里,凑到眼前一看,就会发现它是灰的。这种景象使薛嵩感到郁闷,久而久之,他变得嗓音低沉。在冷天里他呵出一口白气,定眼一看,发现它也是灰的。这样,这个故事就有了一个灰色的开始,这种色调和中古这个时代一致。在整个自由奔放的秋季,长安是一座空城。你可以像风一样游遍长安,毫无阻碍。正如我喜欢此时的长安城:满是落叶的街道,鳞次栉比的两层楼房,还有紧闭的门窗。长安城到处是矮胖的法国梧桐,提供最初的宽大落叶;到处是年轻的银杏树,提供后来的杏黄色落叶,这种落叶像蝴蝶,总是在天上飞舞,不落到地下来;到处是钻天杨树,提供清脆的落叶。最后是少见的枫树,叶子像不能遗忘的鲜血,凝结在枝头。在整个自由奔放的秋季,长安是一座空城。你可以像风一样游遍长安,毫无阻碍。直到最后,才会在一条小街里,在遥远的过街天桥上看到这个姑娘,独自站着,白衣如雪。冬天,长安城里经常下雪。有人说,长安城存在的理由,就是等待冬天的雪。冬天,长安城里经常下雪。这是真正的鹅毛大雪,雪片大如松鼠尾巴,散发着茉莉花的香气。雪下得越久,花香也就越浓。那些松散、潮湿的雪片从天上软软地坠落,落到城墙上,落到精致的楼阁上,落到随处可见的亭榭上,也落到纵横的河渠里,成为多孔的浮冰。不管雪落了多久,地上总是只有薄薄的一层。有人走过时留下积满水的脚印──好像一些小巧的池塘。积雪好像漂浮在水上。满天满地弥散着白雾……整座长安城里,除城墙之外,全是小巧精致的建筑和交织的水路。有人说,长安城存在的理由,就是等待冬天的雪……2、《红拂夜奔》:长安城的一切东西似乎都有异常。人家说长安城藏风避气,有帝王之相。这就是说,长安城在地理上有异常的地方。城外八两重的东西进了城就有一斤重,而城里一斤重的出了城就只有八两了。这也是说,在城里做官领到的俸银,拿到城外去花就不值那么多钱了,而在城里买到的柴米油盐都好像没有应有的那么多。除此之外,在城里烧火,烟永远不往天上冒,而是刚冒出烟囱就沉到地上来。到了做饭的时候,长安城里总是烟雾迷漫,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假如你有哮喘,就会被熏得透不过气来。因此就有一条法律,从日出到日落,长安城里严禁动烟火。而天黑以后或者天亮之前,人是呆在房子里的,可以少受烟尘之害。长安城里的人从来都是天不亮就吃早饭,吃完了再去睡觉,天黑以后再吃晚饭。至于中午饭只好吃冷的了。久而久之,长安城里得胃病的人特别多。自己去造一座城,然后自己住在里面,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的了。卫公活着的时候,说过他很讨厌长安城,这是因为这座城市方方正正,缺少生气。所有的房子都坐北朝南,房顶由陶土预制板铺成,所以完全是些方盒子。正午时分,所有房屋的阳面全都闪耀着阳光,所有房子的阴面全都有些闪亮的白方块,好像一些晾着的白床单——这是对面墙壁的反光。假如有人走过,还会把人影投到反光里。所有的人都在阴影里走路,因为不必要地走在阳光里是被禁止的,但是像卫公这样的人走在哪里都可以。不论大街小巷都是那么干净,除了槐树看不到一点绿色,因为长安城里没有一棵草。最使卫公不舒服的是这种景象是他造成的,因为长安城是他建造的。李卫公不仅建造了长安城,而且建立了长安城里的一切制度。这都是因为当年皇帝这样要求:“李爱卿,你去为朕造一座都城”。自己去造一座城,然后自己住在里面,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的了。自己屙一些屎,尿一些尿,然后自己在里面沐浴,只有猪才会这样干;而且假如我有一点了解猪的话,还可以说,它们对此并不喜欢。天马行空,想象力丰富,爱好发明。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长安城,我们要说它是个很安静的城市,因为城里禁止喧哗。连小贩都不准吆喝,所以他们总是举着招牌去拦阻行人。草驴可以进城,叫驴不准进城,所以对于驴来说,长安是个同性恋的场所。城里可以养公猫,但不准养母猫,这样它们总是跑到城外去叫春。长安城里女人多,男人少,这对于我很有诱惑力。无须乎说,李卫公这样设计长安城,是为他自己着想。但是后来他又后悔了,因为女人一多,女权就高涨。长安城里还有一种特别的景致,就像近代城市一样,到处立了电线杆子,空中架有通讯线路,上面有些小小的老鼠拉着小车,车里是信件。要让老鼠送信并不难,只要在它前面用竹竿挑上一小块腊肉,它就会爬到该去的地方。在晚上那些小车上都点了一支香,所以长安的夜空中蠕动着一些火光。这又是卫公的发明。这种设施用起来很方便,但是他从来不用。而且他连看一眼都烦。
李卫公设计长安城时,还保留了她想像力丰富,爱好发明的本性。这种本性就是红拂爱他的原因。最早他想把长安建在海边上莱州一带,理由是海边上风大,有取之不尽的能源。假如这个方案被批准了,长安城就会是一片重重叠叠的石头高塔,塔顶上是无数的风车。使在里面的人靠风力来提水,磨粉,就连出门也要坐在带帆的小车里,在石头铺砌的道路上前进。李卫公还设计了风力灯,那是一对风力带动的火石轮,靠磨擦打出火星来照明。有风的时候大家出来工作、没风时躺倒了睡觉。这一点和我们这里是一样的:来电时工作,没电时睡觉。除了能源方面的考虑之外,李卫公还特别喜欢海,想要夏天和红拂一道到海里去游泳,把身上晒得黑油油。但是这个方案被皇帝否定了,理由是“朕的都城当与风磨有异”,除此之外,皇帝也不喜欢海,身为一国之君,在海滩上赤身裸体,不像个样子,晒黑了也有碍观瞻。后来李靖又把长安设计在峨嵋山腰上,这样长安城就由各种水道组成,这些水道通过水闸,带动数不清的水轮,水轮又带动登山的缆车,碾米的碾子,还有水力灯。整个城市都用木头建造,到处是木头掏成的水槽,木制的水轮,这样的长安城就像个半山上的威尼斯,在不停的旋转之中。李靖还喜欢登山,尤其是草木葱藐的山。他想和红拂一道去打猎。但是它又被否定了。理由是“朕的都城当不同于水碾”,而且皇帝也不喜欢山,尤其是草木葱笼的山。最后李卫公才提出了用泥土建造一座长安城,像古往今来中国的一切城池一样,用人力来驱动。为了防止人力想人非非,采用了一切必要的措施。皇帝这回满意了,没有说“朕的都城当不同于猪圈”,而是说“李爱卿有一颗聪明的脑袋,但他不知道怎么用”。3、《寻找无双》:四四方方的长安城里,所有人都是四四方方的。仙客到长安城里找无双,长安城是这么一个地方:从空中俯瞰,它是个四四方方的大院子。在大院子里,套着很多小院子,那就是长安七十二坊,横八竖九,大小都一样。每个坊都有四道门,每个坊都和每个坊一样,每个坊也都像缩小了的长安城一样,而且每个坊都四四方方。坊周围是三丈高的土坯墙,每块土坯都是十三斤重,上下差不了一两。坊里有一些四四方方的院子,没院子的人家房子也盖得四四方方。每座房子都朝着正南方,左右差不了一度。长安城里真正的君子,都长着四方脸,迈着四方步。真正的淑女,长的是四方的屁股,四方的乳房,给孩子喂奶时好像拿了块砖头要拍死他一样。在长安城里,谁敢说“派”,或者是3·14,都是不赦之罪。

我国古代大宅院里主人是如何召唤仆人的?

其一,有奴婢在屋里守夜。《宫女谈往录》《红楼梦》里都有描写过,大户人家的主人在晚上休息的时候,会有婢女在房屋内部守夜,也就是说,实际上并不存在题主所说的,仆人在隔壁房间的问题。以《宫女谈往录》为例,清朝皇宫的守夜制度,是一到戌时晚八点,西一长街打更,由大太监带着,查看并监督各宫宫门落锁,非紧急情况不允许进入,开门需要非常复杂的手续和流程,直到早晨寅时五点下锁,期间整个紫禁城被分割成无数相对独立的小区域。以慈禧居住的储秀宫来说,一个守夜的班次时间是晚九点到早晨五点,一个班次五个人起,有时候大宫女带徒弟会多一两个人,她们的位置,职责都分配的非常明确。以下出自原文,非常详细的描述了宫女守夜的情况:“以下说说我们值夜的情况。“我们宫女上夜,主要是在储秀宫内,储秀宫以外的事我们不管。“一到九点,我们值夜的人就要按时当差了。通常是五个人,包括带班的人在内,人数不太一定。有时姑姑带徒弟练习值夜,有时老太后御体欠安,全凭女带班的一句话,就可能多一两个人。“到九点,储秀宫正殿的门,就要掩上一扇,通常是掩东扇,因为用水、取东西走西扇门方便。储秀宫专用的水房和御用小膳房在西面。值夜的人有预备好的毡垫子,像单人睡的毡子一样大小,但很厚,可以半躺半坐地靠着。垫子平常在西偏殿墙角里放着,8点以前,小太监给搭过来准备好。值夜的人,夜里有一次点心,大半是喝粥吃杂样包子,从11点起轮流替换着吃。“值夜,我们叫‘上夜’,是给太后、皇上、后、妃等夜里当差的意思。储秀宫值夜人员是这样分配的:“一、门口两个人,这是老太后的两条看门的狗,夏天在竹帘子外头,冬天在棉帘子里头。只要寝宫的门一掩,不管职位多么高的太监,不经过老太后的许可,若擅自闯宫,非剐了不可。这也不是老太后立下的规矩,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家法,宫里的人全知道。“二、更衣室门口外头一个人,她负责寝宫里明三间的一切,主要还是仔细注意老太后卧室里的声音动静,给卧室里侍寝的当副手。“三、静室门口外一个人,她负责静室和南面一排窗子。“四、卧室里一个人,这是最重要的人物了。可以说天底下没有任何人比‘侍寝’跟老太后更亲近的了,所以‘侍寝’最得宠,连军机处的头儿、太监的总管,也比不上‘侍寝’的份儿。她和老太后呆的时间最长,说的话最多,可以跟老太后从容不迫地谈家常,宫里头大大小小的人都得看她的脸色……侍寝的也最辛苦,她没毡垫子,老太后屋里不许放,她只能靠着西墙,坐在地上,离老太后床二尺远近,面对着卧室门,用耳朵听着老太后睡觉安稳不?睡得香甜不?出气匀停不?夜里口燥不?起几次夜?喝几次水?翻几次身?夜里醒几次?咳嗽不?早晨几点醒?都要记在心里,保不定内务府的官儿们和太医院的院尹要问。这是有关他们按时贡献什么和每日保平安的帖子的重要依据,当然是让总管太监间接询问。……“当然值夜的规矩是不许犯的:“第一,绝对不许仰面朝天大八字式躺着,身体乏了,闭目养神可以,但不许出粗气。“第二,不许出恶味,不能在正偏殿解溲。“第三,太后坐的炕、椅子等决不许坐。“第四,门口值夜,永远保持两个人。“这都是历代相传,姑姑一代一代地教出来的。“另外,还有一处值夜的。“在储秀宫西偏殿和体和殿连接的廊子底下有日夜不断的铜茶炊,这是老太后的茶房和值夜班的太监、宫女休息吃点心的地方。铜茶炊旁有不灰木白石灰和粉子做成炉子,黑夜白天生着炭,我们的点心在宫门没上锁前,就预备在这里。……“这就是我们值夜的情况。应该说,主要值夜的还是我们宫女。”由她的描述可知,第一,房屋内部是有人值守,可以第一时间应对主人需求,第二,房屋的偏屋会预备小茶炉,以供汤水,可以说非常细致了。民国的时候有传说,慈禧晚上想喝水,李莲英为了不惊醒她,趴在地下爬进去给她倒了水,慈禧非常感动,由此对李莲英的宠爱有加。但实际上这件事是不会发生,也没有任何可能性的,即使是在流亡西安的途中,慈禧也带着两个宫女——《宫女谈往录》的叙述者荣子和小娟子,她的近身伺候都由两个宫女服侍,守卫她睡眠的也是宫女。这是宫廷的排场,贵族和大户就简单的多了,《红楼梦》里直接描写守夜的场景很少,但也有侧面叙述的案例。“第五十二回宝玉回来,看晴雯吃了药。此夕宝玉便不命晴雯挪出暖阁来,自己便在晴雯外边。又命将熏笼抬至暖阁前,麝月便在熏笼上睡。一宿无话。至次日,天未明时,晴雯便叫醒麝月道:“你也该醒了,只是睡不够!你出去叫人给他预备茶水,我叫醒他就是了。”麝月忙披衣起来道:“咱们叫起他来,穿好衣裳,抬过这火箱去,再叫她们进来。老嬷嬷们已经说过,不叫他在这屋里,怕过了病气。如今他们见咱们挤在一处,又该唠叨了。”晴雯道:“我也是这么说呢。”二人才叫时,宝玉已醒了,忙起身披衣。麝月先叫进小丫头子来,收拾妥当了,才命秋纹、檀云等进来,一同伏侍宝玉梳洗毕。”熏笼,顾名思义很容易以为是一个笼子,但实际上按红楼梦的描述,应该是是一种长方体,可能是竹制或者木制,带有镂空的箱体,古代的衣物尤其是冬衣厚重笨拙,冬日长时间不见阳光的话很容易滋生怪味,便会用熏笼熏烤,熏烤用的热水或者炭都会加一些香料,达到熏完以后香暖的目的。熏笼在南北方都应用的非常广泛,从两汉年间一直到近代才逐渐消失了踪影。因此可见,奴婢晚上一般会和主人共处一室,睡在熏笼,暖阁,或者屏风外侧打地铺,不存在屋里没有人的情况。其二,关于夜宵的问题。一是通常在房屋的侧面都会设有小茶炉,坐着茶水或者汤水,以备热饮,二是会常备一些冷菜,非常方便。这里以《金瓶梅》的描写最多,这本书基本可以视为明朝民间生活实录,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提供了大量在正史里不会详写的材料。能与之比较的,唯有《东京梦华录》《清明上河图》。“第四十四回瓶儿这里打发西门庆出来,和吴银儿两个灯下放炕桌儿,摆下棋子,对坐下象棋儿。吩咐迎春:“拿个果盒儿,把甜金华酒筛下一壶儿来,我和银姐吃。”因问:“银姐,你吃饭?教他盛饭来你吃。”吴银儿道:“娘,我不饿,休叫姐盛来。”李瓶儿道:“也罢。银姐不吃饭,你拿个盒盖儿,我拣妆里有果馅饼儿,拾四个儿来与银姐吃罢。”须臾,迎春都拿了,放在旁边。李瓶儿与吴银儿下了三盘棋,筛上酒来,拿银钟儿两个共饮。”这里的时间节点是深夜,大约在十二点和以后,作为大妇的吴月娘那边已经关了仪门,李瓶儿这边也已经落锁,但她所处的房屋里备有许多果饯和冷食,这一点并不是特例,书里随处可见喝酒时丫头很快就上了一桌小食,都是常备的。有个细节,盛饭,叶思芬的研究是西门庆家里的大厨房很可能不会熄火,昼夜都有人,以下引用自《叶思芬说金瓶梅》:“第二十二回应伯爵与西门庆约好去帮人送殡,让西门庆在家等他一起吃早饭。两个小厮放桌儿,拿粥来吃。就是四个咸食,十样小菜儿,四碗顿烂:一碗蹄子,一碗鸽子雏儿,一碗春不老蒸乳饼,一碗馄饨鸡儿。银厢瓯儿,粳米投着各样榛松栗子果仁梅桂白糖粥儿。西门庆陪应伯爵、陈经济吃了,就拿小银钟筛金华酒,每人吃了三杯。壶里还剩下上半壶酒,分付小厮画童儿,连桌儿抬下去,厢房内与李铭吃。当天是腊月初八,放了各色果仁的稀饭分明就是腊八粥。四样炖烂,都是要花时间烹饪的。现在满街都是快炒,花个十几元就能来一份;我们五点半下班到家,六点就可以开出四菜一汤,随便炒炒就好。但在《金瓶梅》成书的年代,快炒是社会底层的人吃的东西,富贵人家要吃炖烂……都是“工夫菜”,要花费大量时间。西门庆家早饭就有炖烂吃,表示他家厨房二十四小时有人在,可以供应这种耗时耗力的食物。李瓶儿进西门府后的第一餐,桌子上也有炖烂。第二十回两个睡到次日饭时,李瓶儿恰待起来临镜梳头,只见迎春后边拿将来四小碟甜酱瓜茄,细巧菜蔬,一瓯顿烂鸽子雏儿,一瓯黄韭乳饼,并醋烧白菜,一碟火薰肉,一碟红糟鲥鱼,两银厢瓯儿白生生软香稻粳米饭儿,两双牙箸。妇人先漱了口,陪西门庆吃了上半盏儿。”这是大厨房,还有小厨房,和茶炉一样的作用。“第二十二回……他做的好汤水,不教他上大灶,只教他和玉箫两个,在月娘房里后边小灶上,专顿茶水,整理菜蔬,打发月娘房里吃饭,与月娘做针指,不必细说。”饮食告一段落,接着是其三,题主问的,上厕所的问题。古代限于生产力和农业需要,民间多是旱厕,用来收集粪便做肥料,还有专人去城市里收集,运往乡下,此风一直延续到近代,拾粪都是乡村农民的常备科目,贾平凹的《鸡窝洼人家》里,农民山山家底殷实,也还是一大清早的就起来拾粪,而且镇上的公家厕所还需要提前去抢。而古代的城市居民和大户人家用的多半是马桶,也叫马子,净桶,清朝北方的雅称是官房。豪华版的有慈禧。“她说:“官房有各式各样的,一般瓷盆比较多,可老太后常用的是檀香木刻的,外边刻着一条大壁虎。啊呀!这条大壁虎刻得不用说有多好看了,它好像碰到什么猎物要进行捕捉一样,四只爪子狠狠地抓着地,这就是官房底座的四条腿;身上有隐隐的鳞,仿佛都张起来了;肚子鼓鼓地憋足了气,活像一个扁平的大葫芦,这正好作官房的肚子;尾巴紧紧地卷起来,尾梢折回来和尾柄相交形成一个8字形,巧妙地做成了官房的后把手,壁虎头翘起来,向后微仰着,紧贴在官房肚子上,下颌稍稍凸出,和后边的尾巴正好是平行的地位,手的虎口恰好可以托住,正好做为前面的把手,壁虎头往后扭着,两眼向上注视着骑在背上的人,嘴略略地张开一条缝,缝内恰好可以衔着手纸;两只眼睛镶着红红的不知叫什么的宝石,闪亮闪亮的。整个官房比瓷盆略高一些,可以骑在上面。官房的口是略张的椭圆形,有盖,盖的正中卧着一条螭虎,做为提手。这也是老太后非常心爱的东西。我当差的时候,已经是老太后的晚年了,约在她五十七岁到六十五岁这个阶段。老太后晚年肠胃不和,经常要用官房。所以我对这件东西非常熟悉。以后我也打听过这件东西的下落,有的老太监说随着太后上东陵了,有的说大概是‘宾天’了。清朝有这样一种风俗,皇上、太后、皇后死了,在百日期内,遗物除赏赐给亲贵外,其余一律用火化的仪式烧掉,这就叫宾天。回想起来,我不知有多少次看着老太后骑在上面,用手纸逗着大壁虎玩。“大壁虎的肚里,是香木的细末,要干松而蓬蓬着,便物下坠后,立即滚入香木末里,被香木末包起来,根本看不见脏东西,当然更不会有什么恶气味了。“老太后一说传官房,立刻就有几个宫女行动起来,各有各的差事。一个去传专伺候官房的太监。这个太监自从‘叫起’回来,就随时准备着传唤,所以宫女出去,点首自来。太监把用黄云龙套包着的官房恭恭敬敬地顶在头上,送在寝宫门外一般不许进寝宫,请跪安因头上有官房没法磕头,然后把黄云龙套迅速打开,把官房请出来,由宫女捧进更衣室。在这片刻的时间里,太后几乎已经宽衣解带了,所以不许任何太监进寝宫。第二个宫女赶紧去取油布在更衣间茶几底下,把地面铺起来,约二尺见方。每次解溲都用油布把地遮上,把纸放在壁虎的嘴上。一切完毕,官房由宫女捧出寝宫。在寝宫门外伺候的太监,垂手躬身恭候着,双手接过官房,再用黄云龙套装好,头顶回去,清除脏物,重新擦抹干净,再填充香木末备用。另外,在寝宫的廊下僻角处,备有轻便的瓷盒,以备临时或晚间用。”民间的更为朴素,但由奴婢清理马桶这一项一直都没有改变。马桶通常会放在室内,古代家具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类目——屏风,屏风既可以摆在大堂作为背景,也可以在屋内设置作为隔断,马桶通常会放在床后,有条件的便会用屏风隔开,营造一个相对私密的环境。“六十一回且说李瓶儿归到房中,坐净桶,下边似尿的一般,只顾流将起来,登时流的眼黑了。起来穿裙子,忽然一阵旋晕,向前一头撞倒在地。饶是迎春在旁扶着,还把额角上磕伤了皮。和奶子搀到炕上,半日不省人事。……六十二回初时,李瓶儿还挣着梳头洗脸,下炕来坐净桶,次后渐渐饮食减少,形容消瘦,那消几时,把个花朵般人儿,瘦弱得黄叶相似,也不起炕了,只在床褥上铺垫草纸。”综上这三点都已经解释完毕,不得不说,古典小说里藏了太多生活的细节,不经意的一个词,就够考据半天了。所以“拣妆”到底是什么啊??。

日本文学作品中有哪些对于古建筑的颜色描写?

谷崎润一郎(日本近代小说家,唯美派文学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源氏物语》现代文的译者,多次诺奖提名)的《阴翳礼赞》,应该是最直接的,对于日本建筑进行鉴赏的文学随笔。在这篇文章里,谷崎润一郎不止谈论了日本建筑,更深入到了日本建筑之下,日本美学的根基“侘寂(chàjì,日文wabisabi)”。而了解这个概念,正是理解日本建筑的色彩特色的本质的重点。颜色不只是颜色本身,更是颜色,材料,光影的互动。仓库、厨房、走廊等处,可用光色涂料,而居室则用沙壁,不过分明亮。
若居室过于明亮则淡淡光线的柔和纤弱韵味将消失。
我们随处可以看到闪烁不定的光洒落在黄昏暗淡的墙壁上,伤佛以冀保存其艰辛的余生。
-----谷崎润一郎《阴翳礼赞》。
------.图片来自斜光beautifuljapan「白」入賞by素人写真館(ID:3075313)-写真共有サイト:PHOTOHITO是一张广受使用但一直没人标出原始作者与出处的图。
-.图片所拍的是脇本陣奥谷(国重要文化財)|見どころ|妻籠観光協会-日本初の重要伝統的建造物郡保存地区-位于妻笼宿(つまごじゅく),是旧驿道上的驿站。
-.关于“侘寂(wabisabi)”,更详细的可以阅读这里:如何理解「侘寂」(wabisabi)?。

有哪些你认为描写事物最好的古代作品?

描写美女最好的《洛神赋》风——风赋月——月赋雪——雪赋╮(╯_╰)╭。
晚霞——暮江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牡丹[唐·李商隐]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垂手乱翻雕玉佩,招腰争舞郁金裙。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描写湘君湘夫人最好的,最美试帖诗——省试湘灵鼓瑟[唐·钱起]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有哪些文学作品对房子(居所)的描述值得一看?

乔治·佩雷克的《人生拼图版》,又译为《生活使用指南》。私以为后一个译名好,口气大得吓人,然而这才配得上作者的野心。你可能在小说里看过不少关于房屋建筑的描写,甚至像雨果《巴黎圣母院》里面那种对教堂建筑几十页的长篇大论。但是你见过用整部五百多页的小说描写一座公寓大楼的吗?这部小说的场景设置在巴黎十七区西蒙-克鲁贝利埃街十一号的一幢十层公寓楼,讲述了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和故事。
这幢公寓楼被作者纵向剖开,将房间、楼道、电梯、地下室划分成一个横竖各10格的国际象棋棋盘,除左下角的格子之外,其余99个格子分别对应书中的一章。作者从四楼楼道开始,依次描绘每个格子中的物品、人物、故事,描写的顺序按照国际象棋中马步的走法,绝不重复,故事最终在四楼最左侧的房间结束。整部小说按照严密的数学结构,有条不紊地描绘了1468个人物包罗万象的生活。佩雷克抓取了这栋大楼一个平常的瞬间,并让它凝固下来,仿佛按下了暂停键。然后,作者为我们打开大楼每一层的剖面图,带我们领略大楼的结构,房间里人物的活动,还有房间里的每一件物品——请注意量词“每一件”,因为作者确实是这么干的。假如你是疯狂的细节爱好者,一定会喜欢上这本书。佩雷克仿佛化身为税务部门的资产清查员,只要目力所及范围内东西他都不会放过,一定要登记到这本五百多页的资产清册上。不仅如此,对于那些微小的细节,哪怕像火柴盒上的图案,他都要拿放大镜仔细查看,仿佛得了一种漏过一丝细节就会浑身难受的怪病。这些物品的种类五花八门,从画作到食物,从工业机械到家居用品,从通俗小说到儿童玩具,可谓是应有尽有。基本上现代社会可能出现的商品,都能在巴黎的这栋公寓楼里找到。这还没完,对这些物品,佩雷克并不仅仅满足于列举和描述,只要有机会,他还要叙述物品背后的历史,它的全部经历,在空间和时间的两个维度上都大大扩展其存在。卡尔维诺将这部小说视为“繁复”的典范,把它看做那些“作为百科全书的小说”当中的一员。可以想见,假如有一天我们遗失了有关二十世纪物质生活的历史,通过这部小说也能将它重建出来,就像我们通过《红楼梦》重建清朝的日常生活,通过《人间喜剧》重建十九世纪的法国社会一样。《人生拼图版》显然是有这种野心的。这部小说诞生于七十年代,那个文体实验大爆发的时代。它在结构和叙事技巧上玩了许多让人眼花缭乱的把戏,很多与数学有关。在这里仅举一个例子:整部小说用房间号来安排章节,每章描述房间里有什么,住着什么人,这个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整个大楼的剖面图是这样的:然而作者并不是从一楼开始逐个顺着写下去的——这样也太没意思了。他玩了一个相当好玩的数学把戏:对于一个公寓楼,一层挨一层,一套公寓接一套的描写应该会很无聊。那么章节的连接就不能全靠偶然。所以我决定使用从国际象棋衍生出来的原则。马的走法所有人都知道,在64格的棋盘中,马可以不停地跳进所有的格子,而不会有一次重复。总过有几千种可能性,比如欧拉的神奇方块就是一种。如果是程序员,或者大学学过编程课,估计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就是跳马问题吗!马踏棋盘问题(又称骑士周游或骑士漫游问题)是算法设计的经典问题之一。国际象棋的棋盘为8*8的方格棋盘,现将“马”放在任意指定的方格中,按照“马”走棋的规则将“马”进行移动。要求每个方格只能进入一次,最终使得“马”走遍棋盘64个方格如果用C语言来写,解决这个问题大概就是几十行代码的事。然而佩雷克手头没有计算机,而且和棋盘不同的是,公寓楼是10*10格,不像国际象棋那样是8*8格。结果佩雷克通过手算,居然真的找到了这一条路径。画成图的话就是这个样子:100个房间,全部遍历,既不重复也不遗漏——几乎是这样。如果你眼尖,会发现左下角那个房间是用虚线连起来的,说明它并没有被写到。没错,小说总共99章,不是100章。你可以认为这是一种缺憾美,或者干脆就是作者故意留下的玩笑。这只是一个例子,整部小说充满了这样别具匠心的构思,配合它巨大的规模,细节上的一丝不苟,无怪乎卡尔维诺会将其称为“小说史上迄今的最后一个真正的‘事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xlib.cn/zhishi/110860.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